566章 拍腚鬼/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二虎和毛日天聊得火热,说到盖房子那是二虎强项,前些年在外边到处包工,没少赚钱,今天要是别人和他提到盖房子,他或许能够平淡一些去谈一谈,但是在毛日天面前,他有些兴奋,因为他急需在毛日天面前找回一些尊严,要不然感觉自己太没面子了。

毛日天一说求他帮忙,杨二虎顿时侃侃而谈,一边说一边拉着毛日天往屋里走,完全忘了玉兰刚才尿了裤子,在屋里换裤子的情节。

而玉兰看着这俩人出去了,杨二虎要送毛日天走,哪会想到他俩又杀了个回马枪,因为二虎马上就回屋了,自己又急着换裤子穿上,所以门也没插上,就急忙忙脱掉了湿的裤子,里外都脱了,然后用擦脚毛巾擦了几把,就这么光着去柜里找要换的裤头去了。

杨二虎还在白唬他当年包工,不用尺子量,用眼睛一看就知道这一面墙需要多少砖,这时候看见毛日天的眼睛直了,回头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卧了个槽!两瓣屁股好清晰!

杨二虎当时就恼了,过去就是一巴掌打在玉兰的屁股上:“我草你个蛋,大白天你脱这么光干个鸟!”

玉兰脑袋扎进柜子里,听着二虎叨叨咕咕回来了,也没想到毛日天跟回来呀,忽然间屁股上受了重击,吓得妈呀一声!刚要往回转身,杨二虎哪能让毛日天前后通通都看见,身后一掀玉兰的腿,直接就把她塞进开柜子里了。“咣当”把柜子关了,骂道:“你在里边好好找吧!”

说着领着毛日天,说:“走,咱俩到院里说去。”

毛日天满心的憋不住笑,但是也得憋着,要不然二虎面子上太过不去了。

这俩人又回到了院子里,就蹲在葡萄架下边的花池子边上,研究着这个别墅和厂房怎么建造。俩人商量完了,毛日天起身要走,玉兰已经换好了衣服,拿了两把椅子出来,说:“你俩坐着说吧。”

杨二虎一瞪眼:“滚回去,还嫌不够丢人呀!”

玉兰吓得一声不敢回,就要往回走。毛日天说话了:“二虎叔,你这火气也太大了,想不想让你后代成人了?”

杨二虎疑惑地问:“我火气大,和我后代有啥关系?”

玉兰一听提到自己的后代,也停住脚,询问的眼光看着毛日天。

毛日天说:“我说的都是有中医理论根据的,一般父亲脾气火爆,母亲像个受气包似的家庭,生下的孩子多半性格懦弱,你要是想玉兰婶子带着孩子的时候忍气吞声的,能生出什么有胆色的孩子来呀?”

杨二虎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说:“那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孩子是个汉子!”

毛日天说:“那就要对二婶温柔一些,她发个脾气啥地你的忍着,让你的孩子在娘胎里就养成王者的霸气。要是孩子在你的肚子里怀着,那就相反了,二婶就得让着你!”

杨二虎点头:“我知道了,我以后真的改改这臭脾气,绝对不能让玉兰再害怕我了,我可不想生个儿子像玉兰这么老实巴交的。”说着,就好像玉兰已经身怀有孕了一样,杨二虎还伸手扶着玉兰去了。

毛日天就这么随口一句话,把玉兰感动的都不要不要的了,眼睛都湿了。这么多年忍着二虎的臭脾气,实际上心里很是压抑,但是又不敢反抗,今天终于有一个人能在自己和二虎的面前说出对自己公道的话来了,这一刻她都想过去亲毛日天一口。为了表示感谢,毛日天临走的时候,玉兰说啥给她拿了一兜子山核桃回去。

毛日天被两口子恭恭敬敬送出来,然后哼着小调往回走,忽然看见前边一个女人扭着胯,也哼着歌走路,却是村委会的村长助理黄薇。

毛日天有心和她开玩笑,躲到树后,弹出一颗石子,打在黄薇的屁股上。

黄薇正走着呢,忽然屁股一疼,吓得尖叫一声:“谁呀?”赶紧回头看。

身后一个人没有,虽然是大白天的,但是黄薇也害怕了。不由想起这段时间村里的女人议论的拍腚鬼。

所谓的拍腚鬼,是村里人自己起的名字,就是这段时间很多女人都有过这个经历,正走着呢,忽然被人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有的拍的重些屁股上都留下手印了,但是回头就看不见有人拍自己,有时候身后有好几个人,却依然谁也没看见过有人拍自己屁股。

有好几个长得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的都被人拍过好几次了,吓得自己不敢单独出门,但是有时候即便是和别人一起走,一样被拍。有的干脆认了,在屁股后垫了一层海绵,拍就拍吧,还好这个鬼只是非礼一下就算了,不会缠上你。

虽然是不会伤害人,但是这时候路上就自己一个人,忽然被打了屁股也是很吓人的。

黄薇四下看看,大声说:“喂,我知道是你,你是拍腚鬼对吧?你别拍我了,你要是再敢拍我,我们就要请法师治你了!”

毛日天听着这个气呀,这个外号也太不雅观了。

他这段时间被邪灵珠烧的,没事儿就爱非礼个大姑娘小媳妇的,还好自己心里还有善良的一面,始终控制着自己没有犯大的错误,除了上次在水岭镇把大有好感的王艺潇给叉叉了,再没有叉过村里的妇女。

这时候被黄薇叫自己“拍腚鬼”,毛日天有些生气了,心中叨念了一句:“时间静止!”顿时身边的飞花落叶都停在半空了。

所有物体都静止了,毛日天却以闪电般的速度跳出来,把一块泥巴贴在了黄薇的嘴上,他宁愿被人叫拍嘴鬼,也不愿意叫拍腚鬼。

毛日天又躲到树后,黄薇这才能动,对她来说,根本反应不过来自己嘴上为什么会多出一块泥巴来,只是觉得嘴上臭哄的,伸手一摸,一块带着猪粪味的泥巴在手上,气得黄薇直跺脚。

这时候路上开来了一辆车子,开到黄薇的身边忽然站住了,上边跳下来两个壮汉,一上一下就抱住了黄薇,抬着她就往面包车里塞。

黄薇吓坏了,大白天的,这不是绑架吗,吓得她喊都喊不出声来了,俩腿使劲儿地踢蹬,那两个大汉一时半会还真塞不进去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