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章 别玩你婶子/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问黄薇和谁打电话,黄薇扭捏地说:“我家人。”

一看她的表情都不是和家人通话,毛日天偷偷叫了一下时间静止,然后迅速手机看了一眼又塞回了黄薇的手里,说:“我都猜得到,是不是大贺给你打的?”

黄薇一脸惊奇:“你咋知道的?”

毛日天说:“我是你们的介绍人,还能骗得了我?我让他们哥俩找你们姐俩,年貌相当不好么,不过大贺找了你,那你姐就得吃亏了,到时候就得叫你嫂子,不过小贺也可以叫大贺妹夫……嘿嘿,这个关系很复杂,实际你们要是愿意就四个人在一个屋里过也挺好,显着热闹。”

说得黄薇满脸通红,电话那边的大贺赶紧告诉黄薇“你离小毛远点,这小子最近很邪门!”

毛日天耳聪目明,已经听见了,对着电话骂道:“大贺你个狗日的,卸磨杀驴是不是,我给你介绍了黄薇,你让她离我远点?”

黄薇吓得赶紧拿着电话跑了。

毛日天出来,开着车就奔赵疤瘌家,这小子这些年又是开麻将馆,又是倒卖山货,赚了不少钱,要盖小学,得让他也出点血。

到了麻将馆,他老婆王欣欣在这看着麻将馆呢,屋里三桌人在玩,一看毛日天进来基本上都和他打招呼,知道他不愿意玩麻将,都问来干啥来了。

毛日天说:“没啥事,找我相好的聊会天。”

王迷瞪老婆大喇叭笑着问:“谁是你相好的呀?”

“反正不是你。”毛日天笑道。

大喇叭一撇嘴:“没大没小的,在这么说话我就把你的丑事儿说的全村都知道,看你怕不怕。”

毛日天没理她,走了过去,说一句时间停止,然后跑回来把大喇叭面前的牌全都放倒了,在闪身躲开。

在别人看来毛日天从来没有过来的,忽然看见大喇叭的牌倒下了,就问:“你这啥牌呀就放倒了,要诈胡呀!”

大喇叭一看,吓得赶紧手忙脚乱往起收拾麻将,嘴上说:“没胡,没胡,出鬼了,我没有动牌咋倒下啦?”

有人就说了:“你故意露牌,罚十块,扔进来!”

牌桌有规矩,说叉不叉都是不允许的,没胡牌把所有牌亮给大家看,人家另外三家当然不干了。

这边大喇叭和人家解释不是故意的,没有空再和毛日天斗嘴了。毛日天走到里边坐着嗑瓜子的王欣欣跟前,说:“疤瘌叔没在家呀?”

王欣欣说:“你不是要找你的相好的么,你疤瘌叔和你有一腿呀?”

毛日天笑到:“那我不成了玻璃了?再说疤瘌叔长得太丑了,我要是找相好的也得找婶子你这么漂亮的呀!”

王欣欣一笑:“就你嘴甜,你婶子我老了,哪能入你小毛法眼。”

毛日天低声说:“不用你入我的眼,我入你的眼儿就行了。”说着扫了一眼王欣欣的小肚子下边,弄得王欣欣脸一红,骂道:“滚犊子,别和我闹。”

毛日天说:“不和你闹了,我真的是找你家有大事儿说的,你就说你家的事儿是你说了算了还是疤瘌叔说了算吧?”

王欣欣说:“啥事儿吧,哪方面的?”

“钱方面的!”毛日天说。

“你要是给我钱,那就我说了算,给我就行。你要是朝我家要钱,那你就找你疤瘌叔去。”

毛日天哈哈一笑:“我要是给你钱你敢要吗?”

王欣欣可不是省油的灯,说:“那有啥不敢,你敢掏我就敢要!”

毛日天从兜里掏出一百元就扔给她,说:“拿着吧。”

王欣欣拿起来就揣兜了,说:“是你给我的,别打算往回要。”

毛日天嘿嘿一笑,转身就往出走,王欣欣这时候才注意到,大家的眼光都在看着她呢,眼神很奇妙,她忽然后悔了,毛日天风流成性,所有人都知道,都叫他是小邪医,自己无缘无故收了他一百元,这要是传出去可不是啥好事儿,舌头根子压死人呀,当初赵疤瘌被杨大虎他们诬陷,憋屈了好长时间,这段时间毛日天和杨大虎杨二虎哥几个走得很近,可别是又来下什么套子呀!

一想到这儿,王欣欣赶紧往出跑,来追毛日天。

毛日天已经上了车了,王欣欣就拍窗户,毛日天说:“这边窗户打不开,到这里边来!”

王欣欣就绕过去到副驾驶那边,毛日天打开车门,王欣欣探进身子说:“小毛,我不和你闹了,一百元给你拿回去。”说着就把钱递过来。

毛日天抓着她的手脖子用力一拉,王欣欣九十多斤的小身子板就上了车了,毛日天脚踩油门就开车走了,地上只留下王欣欣一只拖鞋。

王欣欣赶紧挣扎:“你干啥小毛,快松手。”

毛日天用一只手开车,笑呵呵地说:“我带你跑一圈,这车一百来万,开着可稳当了。”

王欣欣怒道:“我不坐,你快放我下去,那么多人看着,我可不想弄出风言风语的!”

毛日天说:“已经晚了,我高低带你在外边呆上一会儿,回去了见人就说咱俩没啥事儿,看看这帮人啥反应!”

王欣欣大怒:“小毛你这小兔崽子是要坑我呀?我他妈也没得罪你呀!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告你抢奸!”

毛日天笑道:“来吧,正好让你看看我小毛的实力,当初老杨家想和我斗,现在还不是老老实实听话,你要是觉得你们家比老杨家实力大,你就试试。和你说没啥,镇长过几天结婚,请帖都发给我了,你感觉你诬陷我,能成功么?”

王欣欣知道毛日天的实力,别说在湖山村,就是在水岭镇提起来毛日天也很少有不知到的,赵疤瘌虽然也是个臭无赖出身,不过现在和毛日天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王欣欣也不傻,知道毛日天不会平白无故的这么做,就不再挣扎了,好好坐在了副驾驶上,说:“小毛,你要是有啥事儿就好好说,不用这么玩你婶子吧?”

毛日天笑嘻嘻地说:“谁说我玩你呀,我怎么会玩你呢,这不是稀罕你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