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章 密室遗书/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用灯照着,又看看柳小婵后背上的纹身。梅姑可能也是害怕地图过于明显,容易被人看出来,所以还纹了一些图形在上边,把地图藏在里边,通常人只看一眼,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地图。不过毛日天已经研究好久了,自然看的明明白白。

他用一根手指顺着柳小婵的脊梁往下划,说:“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在这里,然后往这里走,有两条路,走这条的话……应该是死路,前边先是又是水潭,要是往这一条走……嗯,这里是台阶,一直往下去……再往下……”

“别往下了,再往下就是我的屁股了!”柳小婵被毛日天的手指画的好痒痒,扭了几下身子。

毛日天说:“对,就走这一条,前边是一间屋子!”

毛日天在前边带路,柳小婵跟在身后,顺着那条发出呜呜的声音那边走过去。

走着走着,柳小婵忽然叫道:“鬼呀!”俩手紧紧主抓了毛日天裤衩松紧带,差点给扯下来。

毛日天说:“能不能别大惊小怪的,那不过是个门帘子而已。”

柳小婵定睛一看,前边飘来飘去的果然是一个大门帘子,应该是白布做成的,不过这时候已经脏兮兮的看不出本色来了,门帘后边好像是有亮光照射,晃了一个大影子在上边。

柳小婵问道:“这里边为啥这么大的风?”

毛日天心里也紧张,不过跟了九煞学了一些治僵尸的手段,再有探过古墓的经验,所以虽然紧张,但是并不太害怕,说:“你别害怕,即便有鬼,也是他怕你,俗话说得好,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柳小婵说:“可是我要怕鬼十分咋办?”

毛日天掰开她的手指说:“别扯淡,我裤子快被你扒下来了,赶紧好好地,我们进去看看!”

柳小婵这才直起腰,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害怕,一大半是想让毛日天保护她,故意装得小女人。

毛日天走过去,躲在门边,用一只手撩开门帘,一束光线照射下来,看得清里边是一间石室。

毛日天抬头顺着光线看上去,只见这个石室高有几十米,在顶端有一条隧道,上挂了一面铜镜,镜子反射下来的光线,想必是隧道的里边不知有多少镜子,一道一道的转弯,才会把外边的光线折射进来。看那个隧道宽不过一尺,在外边露孔处也是一定很隐秘,不然外边的镜子说不定早就被人捡走了。

既然有光折射进来,那么这风自然就是从这里吹进来的山风。

毛日天借着光线折射,看见里边供着一尊雕像,这雕像的影子被光线折射映照在了门帘上,门帘一动,自然好像后边站了一个人一样。

毛日天侧着身子进去石室,慢慢走到雕像面前,只见这是一座男人雕像,使用石头雕成真人大小的一尊,立在半米高的青石台上。上边的人剑眉虎目,英姿飒爽,穿着是古代的衣服,一柄短剑佩戴在腰间。

柳小婵在背后看了半天,笑到:“这人有几分像你!”

毛日天端详一下,说:“估计帅哥都是有几分相像的。”

在石室里边转悠一圈,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是石桌石凳,摆设简陋,一个石头书架,上边掰着一些古旧的书籍,两边立着兵器架子,上边一些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全都生了锈了,挂满了蜘蛛网。

毛日天一边翻越那些书籍,一边说:“这里不是古墓,倒像是一个武将的练功房。你师父既然能把地图纹在你身上,她自然知道这里,如果有什么好东西,估计早就被她拿走了。”

柳小婵也说:“嗯,师父虽然对我还算不错,但是我现在回想起以前她的作为,好像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的作为。丢了神龙珠的时候,差点把我开了膛来找。”

毛日天说:“是呀,你师父看似清高,却不想在这里供了一个野汉子的雕像,还是照着我的比例做的!”

毛日天翻看那些书籍,都是一些竖版繁体字的书,估计都是清朝以前的书籍。

这里多是一些文集,还有医药方面的书,很普通的书,记录的一些治病的方子也是一些现在中医所熟知的方子。

毛日天忽然看见一本发黄的书上所写的字都是用毛笔写上去的,应该不是书,而是一本记录事情的本子,就从头看了起来。

“卧了个槽,这是一本日记呀!”毛日天叨咕道,接着往下看,这人自称竟然是五毒教的神龙使者!

柳小婵说:“神龙使者岂不是我的师祖?快看看上边写的什么!”

毛日天详细看下去,上边是神龙使者自从五毒教四分五裂之后,游历大江南北,到晚年就在这里建造了这座道观,还有这个地下暗室,一来躲避其他的使者仇家的追杀,二来在这里安心练习一些教主逆天行传授的法术功夫。

看来神姑来到这座道观,并不是盲目的误打误撞来的,而这座道观最初就是属于神龙使者的。

神龙使者在日记中记录,很感叹自己这一脉后继无人,没有杰出的人物继承自己的本事,以至于到了晚年,要闭门隐居,不敢和另外几个使者或者其后人抗衡,也遗憾在有生之年没有找到长生方。

看他记载,这个雕像是他雇石匠打造的五毒教教主逆天行的雕像。五毒教虽然分裂,大家反目成仇了,但是对教主却都存着敬重之心,以至于神龙使者隐居在这里,每天也给教主的雕像上香磕头。

在后几页神龙使者说了自己留下一些道法秘籍和两件宝物,其中一件就是柳小婵脖子上的银项圈弯刀,说此刀乃是精钢和纯银合并打造,不但无坚不摧,而且可以用来辟邪,鬼怪不敢接近!另外一件天蚕背心,可以这挡得住世上任何利器的攻击!

柳小婵听了,又把弯刀拿下来掰开看看,除了打造精美,刀刃锋利,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

毛日天说:“这岂不是自相矛盾的说法,不知道你的刀子够锋利还是这件背心够结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