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章 浑身是力气/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完话见没人回答,过来一看,这两口子都紧闭双眼,上牙打下牙地发抖呢,毛日天赶紧伸手一拉二妮儿:“嫂子,你凑什么热闹,快出来!”

一拉没拉动,赶紧掀开被子,只见这两口子手脚抱在一起,都冻僵了!

毛日天大惊,赶紧按住这两人的顶门,输入灵气,想帮他们化解。

这时候柳小婵和呆小萌回来了,一看这种情况都惊住了,问道:“二妮儿姐和狗剩子大哥在练什么功呢?”

毛日天说:“别说废话了,赶紧用大锅烧水,我要把他们两个化开!”

呆小萌赶紧去厨房把大灶坑点燃了,锅里边加入一锅水。

毛日天和柳小婵抬着僵直的两口子到了厨房,掰着他们的手脚放进大锅里,这俩人坐在大锅中,还拥抱在一起。

毛日天把狗剩子的背心撕开了扔出来,那边柳小婵就把二妮儿的胸衣也给撤了,一对大宝贝浮在水中。

毛日天说:“你干嘛?一会儿二妮儿醒了还不急眼么?”

柳小婵说:“没啥,我见你脱狗剩子的,我就脱二妮儿的,不是给他们洗澡么?”

“说了你也不懂,下去,帮着添火,要慢慢加热,水温了就把柴禾都撤出去!”

柳小婵跳下去,说:“一样的吃药,我就没有被冻僵,难道这药吃多了会有这么大的副作用?”

毛日天蹲在锅台上,一只手按住一个人的顶心,继续输入灵气。

不到十分钟,二妮儿忽然大叫一声:“烫死屁股啦!”松开狗剩子就跳出来了,捂着屁股直跳。

毛日天一试水温:“怒道:“不是告诉你俩水温了就停火撤柴禾么,干什么呢?”

“忘记了,忘记了。”柳小婵和呆小萌连忙用火铲子往出勾火。柳小婵看着二妮儿一对晃动的大宝贝,推推呆小萌说:“你总说你的大你的大,看看人家二妮儿姐的,那才叫大呢!”

呆小萌推了柳小婵一把,不好意思地看看毛日天,说:“还不去给二妮儿姐拿鞋拿衣服。”

这时候二妮儿才看见自己身上就一条短裤,吓得不等柳小婵去拿,“嗖”的一声跑回屋里了。

这时候狗剩子忽然大喊一声:“难受死啦!”然后双臂一震,把毛日天推了个腚堆儿,摔下锅台,然后大吼一声,跳了起来,落下的时候铁锅踩漏了,跳出来手舞足蹈,把柳小婵和呆小萌吓得都跑屋里去了。

毛日天坐在地上看着他,见他后背上的疙瘩全都破了,流出白色脓水,大腿烫的通红通红的。

狗剩子蹦跳了好半天,这才稳住,揉揉眼睛问毛日天:“我怎么了?”

毛日天松了一口气,说:“你应该是好了,不会变癞蛤蟆啦!”

“真的呀?”狗剩子过来伸手抓住毛日天,毛日天只感觉狗剩子的大手异常有力!毛日天说:“看来你身体机能也起到变化了,你不是说你的力气一股子一股子么,你再试试能不能收控自如。”

“好!”狗剩子抓起毛日天,一把就把他扔进屋里去了。

毛日天一个璇子稳稳站住,惊奇是说:“好呀,你的力量已经提高了!”

狗剩子回头对着水缸就是一脚,水缸破裂,水流了一地!

二妮儿气得抓起笤扫就打:“你个败家玩意,让你试试力气,你还要把家砸了是怎么的?”

狗剩子乐得回头就往外跑,二妮儿跟着往出跑:“你穿上衣服呀!”

大家都跟出去,只见狗剩子站在院子里,抱住一棵柳树就往出拔,毛日天过去看看,树都被他弄秃噜皮了,狗剩子俩脚深陷在地里,赛果腰粗的柳树枝叶乱晃。

毛日天问:“你这是要学鲁智深是怎么的?”

狗剩子说:“我试着我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毛日天说:“那你就留着慢慢使吧,还非得一下子使完了干啥呀?”

狗剩子说:“我不用出来就憋得慌。”

毛日天伸手摸摸他额头,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再用透视眼看看他脉络,也没有异常,然后用读心术读了一下他的大脑信息,读到了一个声音“我草你妈,我就不信我拔不出来你!”

大家都围过来,二妮儿扯了好几下狗剩子,就是扯不开他,只见他浑身肌肉突起,脸憋得通红,就是要把这棵树拔出来。

二妮儿回头看看毛日天问:“会不会是神经错乱了?”

毛日天说:“他回答正常,应该不会,就是牛劲上来了,让他在这慢慢拔吧,我们先回去了,有啥不对再给我打电话!”

毛日天回了莲花湖别墅的工地,看看杨二虎和老王队长都很认真负责,已经把地基盖的像模像样了,就回头到宿舍去了。柳小婵和呆小萌不和他走了,有自己跑了,到湖边玩去了。

一进宿舍,只见海老头在他那屋的窗子上趴着往外看了一眼,一看毛日天走过来,“嚓”的一下就把窗帘拉上了。

毛日天纳闷:卧草,这老死头子啥时候睡觉也不挡窗帘呀,就连换裤衩子都不挡窗帘,上次柳小婵在窗下走,无意中看见海老头撅着大屁股换裤衩,气得进去踹了他一顿呢。或许是上次把他打得有记性了?那也不用看见自己回来了就挡窗帘吧,啥见不得人的事儿呀?

毛日天凑近过去,用透视眼透视窗帘,只见里边是两个人影,用力看清,海老头抱着刘嫂又亲又啃呢,俩手都伸刘嫂裤子里去了。

这时候毛日天身后有个人跑过来,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喝问道:“喂,你在这看啥呢?”

毛日天回头一看,是刘嫂的傻儿子老丑子。

毛日天问:“你在这干啥呢?”

老丑子说:“海叔叔让我给他站岗,他说他帮我妈驱魔,要不然有坏蛋老欺负我妈,你是不是坏蛋?”

毛日天笑道:“那你接着站岗吧,我是好蛋,不是坏蛋!”

他刚要走,窗户上窗帘打开,推开窗子,一颗大脑袋伸出来:“喂,毛日天,你是不是偷看了?”

门一开,刘嫂就出来了。海老头一看老刘嫂要走,顺着窗子跳出来挡住,说:“先别走,我还没完事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