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章 夫妻间的秘密/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让二妮儿找了一个小瓶子,然后多挤了一些脓水出来,用小瓶子装在里边。揣在兜里。

狗剩子不耐烦地说:“你有完没完,挤来挤去干什么?”

毛日天让他起来,问道:“你感觉吃了百消丹以后,和以前最不一样的地方在哪?”

狗剩子抬眼睛看看二妮儿,说:“我没感觉出别的,就是比以前有劲儿了,另外……嘿嘿,比以前有劲儿了!”本来想说性能力超强了,但是看看二妮儿看着自己,就没说。

毛日天说:“如果百消丹能排除你身体中的毒素,那是最好了,但是现在我看来好像是没有,而是激发了隐藏在你身体中的某些物质。就好比以前你是受到了重击,才会发挥出神力,而且会冲昏头脑的发疯,但是看你昨天拔树的样子,你已经能在清醒的头脑下发挥力量了。现在你的潜力刚刚发挥出来,有些控制不住也是正常的,但是我最担心的是你身体中的毒素还存在,而且已经从表皮收敛到了皮下,我试探用我的灵气给你治疗一下,但是我也没有把握能够成功,你自己也要有些克制力,不要纵欲!”

狗剩子说:“我现在感觉好好的,你非说我身子有毒,我不用你治疗,快回去睡觉吧,我还有事儿没做完呢!”说着,就要往出推毛日天。

毛日天说:“那好,我在看一眼你的后背我就走,要不然你推我我也不走!”

“那就快点看,看完就走!”狗剩子转过身,自己一掀衣服,趴在炕沿上。

毛日天从针囊中拿出一根银针,手一抖,迅速刺进狗剩子的玉枕穴,手指撵动,同时另一只手按在他脑户穴上,用力气轻柔,狗剩子一惊,想要挣扎的时候,忽然眼皮一沉,困意来了,趴在炕上就睡着了!

二妮儿忙问:“怎么样?能治么?”

毛日天生性带着三分痞,啥时候也不忘了逗逗美女,回头对二妮儿说:“他今晚和你几次?”

“算上刚才都第七次了,不过这次被你打扰了,要不然不知道啥时候能完。”二妮儿以为是给狗剩子治病需要问呢,所以就如实回答。

“那你能接受得了么?”毛日天问。

“谁能受得了这么折腾呀,困也困死了!”二妮儿并没反应过来,看着昏睡的狗剩子很是担心。

“那你能接受狗剩子一宿弄几次?”毛日天一脸的坏笑问道。

“一宿最好是……”二妮儿反应过来了,抬手就是一巴掌:“臭小子,你耍我,赶紧治病!”

毛日天连忙解释说:“这个必须要问,你想呀,我要是治过了头,狗剩子一年都不碰你一下,不但你没有舒服的机会了,以后还想不想要后代了,生不出小狗剩子,谁接他们家户口本呀!”

“有这么严重么?”二妮儿半信半疑,但是就害怕万一像毛日天说的,治过了头,那还真的是不行,就问,“那你说多久一次是正常的?”

毛日天说:“那得你说了算,他又不是弄我。”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出话来就不像个好人!”二妮儿叨咕着,眼睛看着在炕上趴着的狗剩子,下边现在还在隐隐作痛,自己也不知道应该说就一次最好。

毛日天说:“那就一个月吧!”

说着,就把针囊摆开了。

“等等,一个月有点太久了……”二妮儿说,“不是差别的,我现在是真的想给他生个一男半女的!”

“那就半个月一次!”毛日天说着往下脱狗剩子的衣服。

“还是……有点久……吧?”二妮儿不知道毛日天是在逗她,实际上狗剩子这个毛病毛日天能不能治得了自己都不知道,上哪弄得那么精准去,不过二妮儿不知道,还以为这个毛神医真就那么神呢!

“半个月还久?看来你也很旺盛呀?”毛日天调笑说。

“不是,我这不是想给他生个孩子么?要是频率太少了,怕是怀不上。”二妮儿臊得脸通红,但是有不少的不说,害怕毛日天一针下去,狗剩子从此再不碰自己了。

毛日天问:“那以前你们多久一次?”

“这是我们间的秘密,说出来……不好吧?”二妮儿犹豫地说。

“我是医生,又不会给你说出去,有什么好隐瞒的!”毛日天假装不在乎,实际真的想知道。

“基本上一星期两次……是不是挺正常的?”二妮儿问。

“嗯,那就保持这个频率就行了。一次你想要多久时间?”毛日天问道。

“这也能定下来?”二妮儿疑惑地问。

毛日天玩到兴头上,心说:让你们大半夜折腾我,我必须玩到爽歪歪,就点头说:“那当然,你只是想要个孩子,每次有个三五十秒就够用了。”说着就拿出一根银针。

二妮儿一急,一把抓住毛日天的手腕,说:“那可不行,时间太短了!”

“那你想多久,说话,我还急着回家睡觉呢!”毛日天假装不耐烦。

“一个小时吧……或者,一个半小时也行!”二妮儿红着脸,声音低的不能再低了,从来没感觉这么丢人过,即便是在温泉谷让毛日天抱着去撒尿,也没有感觉自己这么丢人,不过不说出个数来也不行,万一狗剩子一次做一宿,自己也太遭罪了。

毛日天强忍住不笑,说:“行了,一星期两次,一次做九十分钟,一个半小时,这是你自己定的。”

“嗯,就这么定了!”二妮儿点头。

毛日天说:“那我就开始下针了。”

二妮儿有肯定地点点头说:“这么定了!”

毛日天把狗剩子横放在炕沿上,衣裤脱掉,然后拿着针囊,在他的耳尖穴、夹里穴、地合穴、臂间穴、八邪穴、阳溪穴、腰俞穴……等等几十处穴道下针,片刻之间狗剩子就被毛日天扎得像刺猬一样躺在那里。

二妮儿看着狗剩子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些担心,问道:“他不会有事儿吧?”

“你不相信我?”毛日天问。

“相信!”

“那就啥也别问,等着就行了,我这是帮他再排排毒!”

二妮儿不言语了,在地上转了一圈,回到毛日天身边问:“我想一次有六十分钟就够用了,现在还能不能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