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章 站街女/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看见李颖和小白菜的合影,俩人都只穿了吊带,露着半截膀子,很亲密地搂着肩膀照的,毛日天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呀。

李颖难道走了下坡路?要不然怎么会和小白菜在一起照相,看样子还是在卧室照的!

白天的时候遇上李颖,她不是说自己找了富二代么,那个时候毛日天还真的为她有了个稳定归属而高兴了一小下,不过就纳闷她怎么会和小白菜合影,难道是在认识富二代之前?

毛日天又看看手机里的照片,时间就是几天前。

月姐的旅店不远,出了饭店没走几步就到了。

毛日天进来,月姐正亲自坐吧台呢,一看毛日天,笑到:“呦,小毛呀?这么晚才过来?”

毛日天说:“白天办点事,今晚不走了,住你这里,要钱不?”

“你给我就要,臭小子,你姐你也逗,钱咋那么好花!”月姐出来,往那一站,风情万种。月姐体型好,喜欢穿旗袍,这时候一身淡绿的水墨丹青,穿在她身上彰显着她玲珑曲线。

毛日天问:“我住哪一间?”

“喜欢住哪间你就住哪间,和回家一样。”月姐笑着说,她也很喜欢毛日天这个帅气的小老弟。

“那我就住你那间了,咱俩晚上唠会磕!”毛日天一脸坏笑。

“没正经的,你要真敢住,我还真的不往出赶你,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毛日天笑道:“算了,我怕我半夜梦游吓到你,你还是给我弄我原来住的那一间吧。”

“好说,那一间还正闲着,钥匙给你,自己去吧。”月姐把钥匙递给毛日天,毛日天又问:“小白菜回来没?”

月姐一瞪眼:“干嘛?你还想找个陪你睡觉的呀?”

毛日天笑道:“不是,我有点事儿想问她而已。”

月姐说:“喝多了,在上边睡觉呢,你上去看看吧,估计现在她亲爹她都不一定认识了。”

毛日天顺着楼梯上去,二零五房间门口停住,用透视眼看看里边,木板门不厚,可以看见里边床上趴着一个女人,衣服也没脱,穿着一只鞋,另一只鞋甩到了自己后背上,高跟鞋喜无忌惮地自己在她背上站着呢。

毛日天把手贴在门上,运用吸力,吸住门把手,然后一转手脖子,门锁开了。

他推门进去,回手关上,一进来就一股酒气扑鼻。

毛日天过去推了推小白菜:“喂,醒醒。”

没动,再推,还是不动。

毛日天试探着用手掌按在她后脑勺上,输入一些灵气,帮助她清醒。

过了一会儿,小白菜翻了个身,把另一只鞋也甩飞了,然后抓心挠肝地往下脱衣服,一边叨咕:“大哥,我真的喝不进去了,你打我我也喝不进去了!”

毛日天看着她短裙下大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淤痕,叹了口气,感觉这女人活的其实也挺累,遇到好的客人,或许十分八分就赚个百头八十,遇上无赖混子,赚他们的钱可真的是不易,弄得伤痕累累的。

毛日天有招呼几声,小白菜就是不醒。毛日天试探着推她两下,小白菜“哇”的一声干呕,差点吐了,吓得毛日天赶紧后退。

他不敢再招呼小白菜了,心说比他妈吐我一身,我还得换衣服!明早再说吧。

他刚要出来,就听隔壁响起了“啪啪”的声音,这声音太熟悉了,记得上次来找李颖的时候,就是因为小白菜在隔壁一个劲儿的接客人,弄得自己睡不好觉,自己菜一桶脏水倒在了他们身上。

月姐这个旅店的小姐不止小白菜一个,至少有四五个常年在这里住着的,也有穿插着来打快枪,待几天就走的,不知隔壁住了个什么货色,自己刚才进来的时候门口没有站街的,说明都已经有了客人了。

好奇心促使毛日天用透视眼看了一眼隔壁,不由像一个雕像一样僵住了。

隔壁一个女人骑在一个男人身上,用力地上下颠簸,这身形是无比的熟悉,不用看脸就知道,这就是自己曾经恋的水深火热的村花李颖呀!

毛日天有些蒙,感到头有些晕,看见李颖和杨明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种心痛的感觉,但是和现在不是一种痛法。上次属于李颖对不起自己,心痛伴随着委屈,带着被侮辱的感觉。而现在,李颖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她也不是和人处对象,分明就是和小白菜一样,是在用自己的肉体换钱,在干着天下最让人不耻的工作!

为什么会这样?好好的工作不去干,为什么非要辞了职干这个?赚的多么?钱对她来说就这么重要么?毛日天眼里又出现了上次找李颖的时候,她被发廊的人欺负,那种无助的眼神。那时候的李颖还是有廉耻心的,现在呢?

隔壁房间没有声音了,毛日天又用了一下透视眼,一个中年男人掏出钱来递给李颖,李颖裤子都没穿,就把钱接过来,往床头的小包里边放,然后一脸媚笑地挥手和那个中年人说拜拜!

那个中年男人出去以后,毛日天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过去和李颖见面。眼看着李颖洗了下身,然后补了补脸上的妆,又出去了。

毛日天上来就是为了问小白菜李颖的下落,问她为什么会和李颖合影。现在不用问了,一切都明白了。

他坐在那儿不知所措,心里一阵一阵地疼着,虽然已经不再喜欢李颖了,但是他不想从小一块长大的女孩子,曾经热恋过的女朋友,堕落成这个样子,虽然李颖曾经背叛过他。

十分钟左右,隔壁的屋里又进来人了,毛日天用透视眼看了一眼,李颖挎着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进来,这男人三十几岁,身上纹着一条龙,一脸的邪笑,一只手在李颖的屁股上放着呢,而李颖,也是笑脸相迎!

这就是卖笑生涯么?毛日天不看了,感觉有些恶心。

耳朵中想起最最难听的声音,就是李颖的呻吟声!

忽然毛日天感觉不对,这声音有些像是痛苦的声音。他赶紧用透视眼看了过去,只见那个男人拿着一根红蜡,再往李颖后背上滴蜡油,而李颖趴在那里,咬着牙,流着汗,默默地承受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