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章 屯霸进城/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长还真被这个疯狂的少年给震住了,一时没敢动手,僵在那了,村长老婆抱着儿子往外跑,边跑边喊村长:“快送儿子上医院吧,还打啥呀”村长就坡下驴,跟着走了,临走回头扔了句狠话:“你们等着,要你们好看。”

向阳菜刀一举,也说了句狠话:“等着就等着,我用命等着你,你要是敢换我就陪着你。”

向阳老爸一巴掌打过去,接着又搂过了满头是血的儿子,又气又怜:“这回可是真的摸了老虎屁股了。”

向阳也挺犟:“摸就摸了,我还要剁烂了他的老虎屁股。”

没想到村长不再使横的了,动用关系,让治保主任领着派出所的警察过来把向阳父子都带派出所去了,因为向阳没成年,也就没关他,教育几句就放了,却把项老蔫巴给拘留了,并且告诉他家给村长家拿五千块钱的医药费,那年头以项家的收入,一年不吃不喝都存不下五千块钱,把向阳的娘急的直哭。

向阳回到家,二话没说,拿起菜刀又上村长家了。一进门,村长正蹲在灶坑旁抽烟呢,一看向阳拿着刀来了,“腾”就跳起来了,抄起一把铁锹指着向阳骂:“小兔崽子你没完啦是吧,别以为老子怕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关你老爸一辈子。”

向阳说:“我不就是砍你儿子一刀么,我让你还回来,然后你放了我爸,这和我爸没关系。”

村长看向阳不是来拼命的就又神气了:“你老爸纵子行凶,该着拘留,关我啥事,我又不是警察,说了也不算。”

向阳把右手按在灶台上,说:“我用这只手砍的你儿子,你放了我老爸,我把这只手剁下来还你。”说着一刀就剁下去了,村长老婆在一旁吓得赶紧去拉,“咔”的一声,向阳的右手食指还是被剁掉了,饶是村长是半个无赖,也吓得瞠目结舌。村长老婆赶紧小声催促村长:“你快让人放了项老蔫巴吧,这小崽子是个疯子,要是真逼急了不知干出啥事儿来”

村长前脚把向阳安抚回家,后脚就让人放了项老蔫巴,医药费也不要了。看似向阳服软了,村长家赢了,实际从打那以后,不但村长家,整个屯子的人也没有敢惹向阳的。后来没几天村长家养的鸡被药死了好几只,村长明知道是向阳干的也没言语,只是以后不再往出放鸡了。村子里和向阳同龄的小孩儿都对向阳崇拜的不得了,随着年龄增长,向阳也渐渐成为了新一代的屯霸,村长家的儿子直到现在见着向阳都绕着走。

这次的事儿不过是向阳称王称霸的一个开始,而后的日子里,向阳渐渐从一个屯霸发展到了城里,在北郊有一个农贸市场,每逢星期礼拜就是狗市,全万山的养狗爱好者都带着狗往这聚,买狗卖狗的,用狗掐架赌钱的,不但是有狗,什么鸽子鸡鸭骡子驴的也在这儿贩卖,说白了就是一个牲口集市,不过卖狗的最多,冲着赏狗来看热闹的也最多,那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向阳从十八岁时候开始,就领着一帮兄弟盘踞于此,以贩卖笨狗为业,而且向阳有一手绝技,杀狗比谁都快,一上午自己连杀带扒皮能弄好几十条狗,多厉害的狗到他手里都老实得像绵羊一样,他这“狗阎王”的外号也是从那时传出来的。

真正令向阳成名的并不完全是他杀狗杀的好,他欺行霸市十几年,大小战役自然是少不了的,具有代表性的要数十八岁那年在农贸市场拿菜刀砍工商管理所的所长那一次了。

那次他和管理员发生口角,直接找到市场管理所,所长拿他没当回事儿,结果俩人打起来了,这个所长也是年轻气盛,在市场里被向阳打了两拳面子上过不去了,就在一个卖切面的摊床上抄起一把菜刀来,向阳一看乐了,把头伸过去等着他砍,说:“想用菜刀说话是吧,这可是我强项,来,你别客气,咱俩一人一刀的,你先砍我,看看谁是孬种”

所长刀举得挺高就是没敢往下落,被向阳一把就夺过去了,说你不砍那就我先砍,挥手就是一刀,把所长大盖帽砍飞出老远,脑袋上砍了挺长一道大口子,所长吓得回头就跑,向阳拎着刀追了半个市场,追到了死角把所长堵住了,所长都吓堆了,举着两只手说:“兄弟,有话好说,咱别玩命。”

向阳呲着牙,像唠家常似的:“你跑啥呀,到你砍我的了。”说着就把刀递过去了。所长也没敢接呀,一个劲儿说:“算了算了,咱们不打了。”

向阳说:“你他妈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你当我是耍着玩的呀”说着刀又举起来了,所长吓得捂着脑袋又跑,向阳又追,这次向阳不留情了,连砍了所长好几刀,虽然伤都不是多重,但是已经把这个不知深浅的年轻所长吓得魂飞天外了,最后差点没跪地求饶,还是派出所警察来了才把他救了下来。也算是向阳识相,见着警察就把菜刀扔了,高举双手说是所长先拿刀砍的他,他这是反击。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次用菜刀说话,给他带来了三年的牢狱之灾,这三年大狱他也算没白蹲,再出来以后在农贸市场绝对是大哥大了。

不过最近几年向阳已经不再混市场和狗市了,开始办狗场了,而且规模还挺大,他是万山第一个养藏獒的人,也是以狗发家的第一人,是当之无愧的“狗阎王”。

就这么一个狠人,今天遇上毛日天,莫名地打了一个冷战,自己都纳闷,长这么大就从来没害怕过谁,他信奉一条,人死以后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所以一定要宁折不弯,坚决不做苟且偷生的人,虽然长得不是很光明磊落,不过向阳绝对是一条汉子!

向阳问道:“你谁呀,大大呼呼的,装比是不是?”

向阳虽然嘴上满不在乎,但是心里也在犯嘀咕,这小子什么本事,咋我的人都是飞出来的呢?能打的人见多了,大不了就是身强体壮不要命这几个字,哪见过把人当球扔的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