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章 曾经的大混子/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向阳生搬硬套,和毛日天弄得好像是至亲好友一样,实际这就叫好汉不吃眼前亏,本来也不是啥杀父仇,夺妻恨的,何必吃这个眼前亏。

毛日天的性子也是不愿意欺负人,举手不打笑面人,虽然心情不好,但是也不好意思再揍他们了,就问:“既然都是自己人,那二赖子的这个饭店咋办?昨天根本不怨二赖子,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你的两个人欺负一个站街小姐,我看不惯收拾收拾他们。”

向阳说:“不用说了,毛兄弟,一切损失我来陪,那两个小兔崽子哪去了?”

这时候三角眼和绿豆眼都从垃圾箱里爬出来了,带着一脑袋烂菜叶子跑过来,绿豆眼说:“舅舅,我在这!”

“你他妈连站街小姐你都欺负,你还是不是人,去,把那个小姐找来,给人家赔礼道歉!”

毛日天说:“那倒不用了,以后注意点就行了!”

这时候只听一声大吼,二赖子左手一根九节鞭,右手一把龙泉宝剑冲出来了,这两样兵器都是当年姚七他们那伙流氓开武馆的时候置办的,姚七他们进去了,二赖子挑了这两样兵器收藏起来了。

二赖子今天发了狠,召集人马是来不及了,不能让小毛看低了自己,今天就和毛日天并肩作战,浴血沙场!发了狠心回去拿出这两样兵器,他老婆一看赶紧抱住他,死活不让他出来拼命,二赖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老婆摔在地上,拎着兵器冲出来,大吼一声,却感觉场面不对呀!

向阳一脸笑容,搂着毛日天的肩头,他带来的一帮人远远地站着,一个个丢盔卸甲的狼狈不堪,还有几个在垃圾箱里露出脑袋看情况呢。

毛日天说:“二哥,你看看你这店多大损失,这个阎王老兄说了,双倍赔给你!”

向阳不是不识时务的人,既然知道对方是毛日天了,自问自己的实力虽然不弱于杨火他们这一帮,但是也强不多少,杨火和牛大癞联手都摆不平的人,自己要是来硬的恐怕也是得不偿失。刚才亲眼看见了毛日天实力了,今天要是不讲和,自己有可能想牛大癞他们一样,颜面扫地。

想到这儿,一想还不如装作讲义气,趁机和解了,何况像毛日天这样本事的人,那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就会多堵墙。

听了毛日天的话,向阳对二赖子说:“哥们儿,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以后有啥事儿就说,不冲别的,就冲毛兄弟的面子,我向阳也不会不管的。”

二赖子说:“拉几巴倒吧,你别来砸我就行,我现在也不想混了,就是能消消停停做生意就行!”

向阳说:“这好说,回头我让人送过两万块钱来,你把窗户桌椅的自己收拾一下吧,咱们也别在你这,咱们海天大酒店,我请!”

向阳硬是拉着毛日天去喝酒,毛日天本来不想去,但是向阳急头掰脸的非要请,连同二赖子也拉着,毛日天说:“那就别海天了,那是我朋友开的,去了弄不好不要钱,咱们就在二哥这,接着喝得了,反正上午你这里得好好收拾收拾,也别开业了,向阳老兄都请了!”

向阳也是个好结交的人,虽然今天这事儿很没面子,不过要是因此交上了毛日天也不错,这段时间万山市的小混混都已认识毛日天为荣了,自己混这么多年要是不认识,岂不让人笑话!

向阳把跟来的这些人都打发走了,自己陪着毛日天和二赖子一起进包房喝酒。

二赖子安排来上班的员工,炒菜的炒菜,去找装修工找装修工,有他老婆出去买桌椅,把砸烂的东西都换了。

二赖子老婆一看二赖子打架没打成,还打出朋友来了,心里也高兴了,赶紧把二赖子的兵器收起来,带这个服务员出去买桌椅了。

向阳说:“我说二赖子,我听说姚七的老婆在这里开旅店,是不是离你不远?”

“你说月姐,就在我隔壁,小毛也认识。”

“那请过来呀,当年姚七结婚的时候我还去随礼了呢,过来一起喝点酒。”姚七虽然进去了,但是向阳还是对他有几分敬佩的。

二赖子说:“月姐不能来,她不愿意参加这场和,除非老七他们现在出来,月姐才能恢复以前在酒桌上的样子。”

毛日天问道:“常听你们说起姚七姚七的,我没见过,不知道是怎么样一个人物?”

向阳说:“老七那可是一条好汉,当年在万山那是有着单挑之王的称号的,单挑没人是对手!”

毛日天一听,很想知道这人的事迹,问道:“那你们给我讲一讲,他有什么事迹?”

向阳说:“当年万山市,那时候还叫万山县呢,有这么几股最有实力的流氓团伙,一伙市站前的,老大名字霸气,叫“霸王”!和姚七因为争夺沙场火拼了一次,姚七把兄弟八个对他们几十人,差点没要了霸王的命,后来姚七干起来了,霸王到现在都明哲保身,不敢再嘚嗖了。

像大佬白,二白兄弟俩,滕家三虎,那都是白给了,一伙一伙都让姚七和他的兄弟们给摆平了。

还有一伙是当时万山县旁边的隆安县县长的儿子,叫齐三少,那是个官二代,他姐夫那时候是防暴大队的队长,老妈市纪委的,总之一家子都是当官的,就他不是干部,是个混社会的,有啥事儿不用说他老爸出马,他姐夫就都摆平了,万山那时候没人敢动他,结果他惹了姚七他们这一伙,后来被姚老七给捅残废了,姚老七进去了,齐三少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泡妞了,不过他老爸现在调到万山市来当市长了!这事儿二赖子知道的详细,让他和你说!”

二赖子干了一杯啤酒,擦了一把嘴上的啤酒沫子,眼睛望着窗外,仿佛回到了那个叱咤风云的年代,刚要说,回头看看毛日天,问道:“小毛你愿意听不?都是些陈年往事,多少年过去了,你们小孩子或许懒得听了。”

毛日天一笑,说:“如果不是月姐老公,我就不听了,我倒要听听,是什么样的汉子,能让我们月姐这么多年独守空房,无怨无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