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章 他是市长?/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飞是恨透了这个姓李的混子,下手不留情,要替兄弟报仇,所以一上手就是狠招,把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李老狠给解决掉了。

不过被跟过来的那帮混子的棍棒也打得他够呛,幸好二赖子舞着单刀左劈右砍逼退了这帮小子,才让洪飞缓了一口气,随后他在地上拾起一只镐把就有冲进战团。

洪飞和二赖子都拼了命,对方虽然人多但是一时也制服不了这两只红了眼的猛虎。

那个功夫和尚没有加入混战,一直站在大厅中间的拳台上,居高临下观看战局,见洪飞一把镐把抡开了,旁边的人很难近他的身,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兴许会给这两个猛汉杀出重围也说不准。在一旁看准了一个空当,猛然间大叫一声飞身而下,一棍打飞了二赖子的单刀,接着脚步不停,又冲向了洪飞。

二赖子单刀脱手,一下子就陷入重围,在用手臂硬接了几镐把之后,终于抵挡不住,被人家打倒在地,不过二赖子也是个烈性人,有一丝力气都不会服软,弯着腰顶着棒子抱住了一个敌手,俩个人滚到在地,翻来覆去也不肯放手,对方怕伤到自己人,二赖子暂时倒是少挨了不少打。

功夫和尚冲向洪飞,两个人每人一只硬木镐把,“呯呯啪啪”连磕十几下,最终都虎口流血扔了家伙,扯胳膊捞腿摔在一起,以最大的力量想把对手压在身下。

武僧和洪飞滚在一起互殴起来,这就是真实的搏斗,即便是两个人都是习武之人,到了生死较量的时候就没有了花俏的招式,每一下都想要置人于死地。

两个人在地上翻滚,虽然洪飞的后背时而要挨上几棒子,但是最后还是洪飞赢了。论力量论武术根基洪飞都不是武僧的对手,但是还是洪飞赢了,因为他比武僧更狠,更敢下死手。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武僧虽从小习武,但是他所接触的是佛,是善。即便后来跟了齐三少,有时候会充当打手、保镖的角色,但是他潜意识里没有洪飞那种做惯了市井流氓锻炼出来的狠毒。如果他把洪飞压在身下时,他也许会狠打洪飞两拳,但是绝对不会像洪飞一样,把手指捅进了他的眼睛。

洪飞两根铁钩一样的手指捅进了武僧的左眼,出来的时候一颗眼珠子攥在了手里,武僧疼的大叫一声,顿时失去了战斗力,洪飞趁势跳起,在他太阳穴上又狠踢一脚,武僧脑袋一震,差点昏过去。洪飞紧接着一个前滚翻躲过一根镐把的袭击,起来时手里又拾起一柄单刀,正是刚才二赖子手中被武僧打落的那一把单刀,脚在墙上一蹬,跳起来回身猛砍,一刀砍在一个冲上来的小子脑袋上,这小子脑袋顿时血就窜了箭了,要不是这把刀已经卷了刃,这一刀非把这小子脑袋劈开不可。

姚七死守楼梯口,双截棍都打成单节棍了,但是还是谁也冲不上来。有几个硬冲的都被姚七打得滚了楼梯,有一个当时就昏死过去了,还有一个被姚七一脚踹飞,从众人头顶飞过,落地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也昏了,都被同伙抬了出去,其余的人就不敢过分逼近。姚七手拿两根短棒和下边的人僵持着,这时候下边的二赖子已经昏死过去了,直挺挺躺在地上还不时有人往他身上猛打呢,胳膊腿的骨头都打断了。

后来二赖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病床上躺着了,身边还站着警察,等着给他做笔录呢。

李老狠死了,武僧残废了,洪飞伤重也死了,姚七在警车来的时候杀出重围从后窗子跳出去跑了。

这一场恶斗死了十来个人,被列为当年的万山县第一大案。

不过齐三少的老爸手眼通天,居然把齐三少洗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都推到了已经死了的李老狠身上,定性为李老狠和姚七两伙流氓的私人恩怨引发的群殴事件。

要不是当时二赖子胳膊腿都断了也会被扔进监狱的,姚七也成了通缉犯,不敢回家,他们手下一些跟着混的兄弟也是树倒猢狲散了。

齐三少自以为没事了,和自己作对的团伙又倒下一个,以后万山就是自己的天下了,但是却想不到他已经被姚七的几个徒弟盯住了。

姚七藏在一个烧锅炉的徒弟锅炉房里,指派几个徒弟暗中查访齐三少的踪迹。

有一天齐三少泡妞,没有带手下保镖,被姚七的徒弟盯上了,赶紧打电话给姚七,姚七拎着刀就出来了。

在宾馆的房间里,姚七一脚踹开门,齐三少从女人肚皮上轱辘下来要跑,被姚七一脚就踹倒了,齐三少磕头作揖的求饶,姚七有意折磨他,一刀一刀往身上扎,却不扎他的要害,吓得齐三少屎尿齐流。

没想到姚七来的时候在路上已经被便衣盯上了,这时候叫了增援,把酒店围住了,几个特警冲上来时候被姚七发觉了,姚七就要一刀结果了齐三少的时候,这小子忽然拼命了,跳起来推开姚七,从二楼窗子就跳下去了。

最后齐三少落了的终身残疾,而姚七也被特警逮住入狱了。

二赖子说完了当年的事儿,眼睛都有些湿了,说:“姚七哥现在在监狱里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齐三少的老爸现在是万山的市长,他在万山市重刑监狱押着,还能有他好日子么?”

毛日天听了,也挺佩服这个为了朋友不惜肝脑涂地的汉子,何况他老婆月姐和自己的关系也是不错,毛日天说:“这事儿我打听一下,要是能把他救出来更好,要是救不出来,至少我能找人关照他一下。”

正说着,二赖子指着墙上播放早间新闻的电视说:“你看,那个就是齐市长,叫齐文超。”

毛日天回头一看:卧了个槽,我说在澳门的时候见到那个赌钱的中年人那么眼熟,原来在电视里见过,他居然是个市长?毛日天自言自语说:“这回月姐老公应该是有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