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章 美术班/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把车开到街口,只见一个瘦高戴着眼镜的男人,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领着个梅莹莹在内的三个女孩子,每人都背了一个画板。

梅莹莹一见毛日天的车就高声大喊,小脚乱跳:“我们在这里!”

毛日天停下来,梅莹莹迫不及待地给他介绍自己的同学老师,告诉毛日天:“这个是我们美术班的侯老师,这个高个的模特身材的是莉莉,那个胖胖的是欢欢。”

欢欢过来就打了她一巴掌:“你才胖胖的呢!”

毛日天看看,这个女孩虽然有些婴儿肥,不过称不上胖,而且白白净净的,也长得挺漂,就说:“你们美术班的同学颜值都不低呀!”

三个女孩顿时都笑逐颜开,夸他会说话。

上车以后,开出万山市,一路上边走边聊,三个女孩坐在后排座,换着班的把头座椅缝隙伸过来聊天,尤其是梅莹莹。

经过聊天毛日天才知道,她们的美术班并不是学校的组织,而是侯老师私人办的班。侯老师是牛头山村考出去的孩子,美术专业毕业,在万山市开设了一个素描国画班,而且还有一定的名气,所以爱好画画的梅莹莹报了他的美术班。

而其余两个女孩也都是梅莹莹的初中同学,高挑身材的莉莉的爸爸是梅莹莹班主任的女儿,婴儿肥的欢欢家境要困难一些,老爸出国务工,家里就她妈妈做小商贩卖水果养着她。。

他们美术班里有二十几个学生,由于都是课余时间学习,所以出去写生都是分开来的。而且是要交钱的,写生的费用都是由学生来出。

毛日天看看坐在副驾上的侯老师,少言寡语,时不时地推推眼镜,这可能是个习惯动作,眼镜片一圈一圈的,看着度数就小不了。

毛日天问侯老师:“你家是牛头山村的?那个屯的人我认识一半,还真没见过你呀?”

侯老师推推眼镜说:“我十几岁就出来在镇里寄居读初中,又到县城读高中,后来在云海市上的大学,再回来就在万山县,现在叫万山市了,在这里工作。”

毛日天点头,看他说话吞吞吐吐的,活脱一个书呆子,或许画技惊人,要不然这些孩子咋这么服他呢。

车到了湖山村,毛日天没停,答应梅莹莹送她们去石头岭的。

毛日天问:“你们回来怎么办?”

侯老师说:“每次我们都是走到牛头村去,村里要是遇上有出租车来就坐出租车,要是没有就通过牛头村的小道,上公路上坐小客回去。”

梅莹莹看着外边花红柳绿的,兴奋的不得了,说:“我这是第一次到乡下来,这里好漂亮。”把头伸出车窗,用力抽了几下鼻子,说:“空气好新鲜,一点尾气味都没有!”

毛日天笑道:“前边还有大粪坑呢,过了这是是一个养牛的,你再闻闻啥味。”

正说着,前边出现一个拄着拐的矮个老头,毛日天骂道:“死老鬼,又往刘嫂家跑!”然后就一劲儿按喇叭。

前边走的就是海老头,这段时间毛日天忙的不可开交,把他和刘嫂的事儿给落下了,他一问毛日天就推辞,说过几天再说,这老头心里着急,但是对毛日天也是敢怒不敢言,只好没事儿就往牛头村去,给刘嫂家里送点礼物。

今天拎了两条鱼,正走着后面毛日天按喇叭,回头看就乐了,跳着脚拦车,这里路窄,毛日天只好停下。

海老头乐呵呵地过来:“太好了,不用走了,借个光坐车……呀,这咋这么多人呢?”他一看车里都坐满了,回头看看毛日天,“你改行倒卖人口啦?”

毛日天问:“你咋又偷鱼呢?”

海老头说:“谁偷了,我和大贺说了,在我工钱里边扣出去,又不是单目鱼,没几个钱,我给刘嫂拿去。”

毛日天说:“那你自己慢慢拿走吧,我去送这几个孩子!”

海老头说:“别介呀,既然遇上了,就捎我一程吧。我这一条腿跳着走多累呀?”

毛日天说:“你看看车上有你的位置么?”

海老头说:“我就在这后边和几个小妹妹挤一挤就行,又没多远,又没有交警管你。”说着就要开车,门,后边的几个小姑娘吓得大叫:“别上来!”

一个是海老头相貌丑陋,再者他穿着工作服,身上脏兮兮的,手里还拎着两条一个劲儿甩尾巴的活鱼。

毛日天说:“你别上来了,你要是累了你就在这里歇歇,我先送他们,然后回来再接你!”

海老头“哼”了一声,说:“不怪狗剩子说你重色轻友!”

“屁话,你敢说这是狗剩子说的?”毛日天怒道,说着就要开门下车,被海老头在外边把车门顶住了,说:“别下来,我不说了!”

毛日天一脚油门,车子“嗖”一下窜出去了,海老头就好像一个被鞭子抽了的陀螺一样原地转了十几圈才用拐杖支住地。

没梅莹莹回头看着跳着脚骂人的海老头,问毛日天:“那人谁呀?你刚才做的太危险了,弄伤了他怎么办?”

毛日天说:“他结实着呢,填到炮筒里把他打出去都不会死的!”

侯老师推推眼镜说:“老爷子挺可怜的,要不然我们下去走,让他上来吧。”

毛日天笑道:“没事,他不会累,只不过走得慢些。虽然挺烦人的,不过也算是我的生死弟兄,不用客气。”

毛日天带着他们穿过牛头村,侯老师指着刘嫂家旁边的两间房子说:“那个房子就是我家的房子,我老爸死了以后就空着了,我有时候还会回来看看,都是旁边的刘嫂帮我打理着,要不然早就满园子蒿草了。”

毛日天点头:“刘嫂是个好人,等我忙完这一段,就给她和海老头办婚礼。”

“谁是海老头?”侯老师问。

“就是刚才截车的那个一条腿。”

“啊,刘嫂……跟他?”侯老师有点意外,又用手推推眼镜。

“不般配么?刘嫂本人可是同意了。别看海老头长得丑,但是人能干,又听话,刘嫂跟他不吃亏的。”毛日天心里感觉虽然刘嫂相貌上强一些,不过除了海老头,谁还愿意和她一起养那个傻儿子老丑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