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章 遭遇袭击/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此时灵气没有复原,很难使用顺当,就拿出了针囊,然后掀开毯子,梅莹莹只穿睡衣,没有穿内衣,毛日天把她前襟扣子解开,一对微乳就露出来。

梅萍试着脸上一发烧,但是看看毛日天全神贯注的,自己也不好胡思乱想。

毛日天用酒精棉给银针消毒,又给要下针的部位消毒。

在头顶百会穴,手腕内关穴,神门穴,还有胸口膻中穴,脚腕太溪穴下针,然后看了一眼时间说:“留针三十分钟,然后再看看效果!”

梅萍赶紧搬过一个凳子给毛日天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床边,看着侄女说:“这孩子其实挺懂事的,但就是不愿意和他家人相处,喜欢住在我这里。”

毛日天说:“近朱者赤,她和你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受到良好熏染,以后说不定也是一个品貌端钻的女强人呢!”

梅萍微微一笑,说:“哪有你这么当面夸人的。”

“我夸谁了?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成熟稳重,典雅大方,又漂亮的。”毛日天忽悠女人的词儿不用想,随口就说出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何况这些词用到梅萍身上,也不为过。梅萍心中暗喜,乘毛日天不注意,又偷偷瞄了毛日天几眼,她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扭捏过。

两人闲聊了几句,这时候梅莹莹醒了,刚要动,毛日天制止说:“别动,帮你针灸呢,你是吓到了,压压惊!”

梅莹莹一看是毛日天,就流泪了,说:“毛大哥……”

梅萍说:“叫叔叔。”

毛日天一笑:“没事儿,随便叫吧。”

梅莹莹说:“我好害怕!”

看这个女孩子楚楚可怜的,毛日天又犯了心软的毛病了,心中不忍,走过去用手按住她的手心,给她传送灵气过去。

原来那天梅莹莹滚下山坡以后,亲眼看见一只巨大黑熊扑过来,用大巴掌拎着自己回去山洞。

而那时候莉莉和欢欢都已经昏过去了,被大黑熊用大石头一压,就谁也没有醒过来,所以她们俩并不怎么害怕,治好伤了就算是好了。而梅莹莹亲眼看着大黑熊变化成了一个黑大汉,相貌凶恶,又在她面前把黄皮子老婆狠揍了一顿,所以梅莹莹的惊吓程度要比其他两个女孩大得多。

毛日天又用灵气帮她稳定心神,好半天,梅莹莹这才精神过来。

梅莹莹低头一看自己的睡衣解开了,胸口扎着银针,不由又羞又怕,问道:“怎么会这样?”

毛日天说:“银针刺穴,可以稳定你的心神。”

梅莹莹说:“能帮我把那地方遮起来么,好羞人呀!”

梅萍连忙帮她把那两个小樱桃遮上,姑侄俩都满脸通红。

毛日天笑着说:“别不好意思,我是医生,不用这么避忌、”

三十分钟一到,毛日天伸手往下拔针,难免又要解开衣服,碰触皮肤,梅莹莹眼睛都不敢睁开了。小姑娘虽然大胆活泼,但是这种阵势从来没见过,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露过身子。

又聊了一会儿,感觉梅莹莹已经完全恢复了,毛日天这才起身告辞。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梅萍想留毛日天在这里住,但是自己家里没有男人又害怕传出去不好听。

梅莹莹年纪小,不考虑那么多,说:“毛大哥,你就住在这儿吧,我和二姑睡一起,你睡我的床!”

毛日天摸摸她的头,感觉这个小姑娘很天真,虽然年纪和呆小萌还有柳小婵他们差不多,但是在她身上感觉孩子气更重一些,自己不会有占她便宜的冲动,就笑到:“不叨扰你们了,我开车用不了多久就回去了,还是在家睡觉舒服。”

梅萍虽然不好意思直接留毛日天住在这里,但是也客气到:“你要是累了就住下吧?”

毛日天摇头:“不了,你要不是市长我就住了,你明白的。”

梅萍知道毛日天是害怕给自己造成不良影响,不由心说这个小毛还挺通情达理的。

毛日天开车出来,本来想要回家的,但是车开到水岭镇的时候就感觉疲劳的不行了,上眼皮下眼皮老打架。

本来就没休息好,有用灵气给梅莹莹压惊,所以疲劳感增强,一点不愿意动弹了。

他把车停到了路边,闭上眼睛休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突然“哗啦”一声响,车窗碎裂,自己头上被打中一下,幸亏毛日天反应灵敏,虽然是在睡觉,一听到声音立刻向一边躲闪,虽然头上挨了一下,不过不是很重。

他来不及细看,从座椅中间的缝隙一挤,身子就到了后座上。

只见外边的人拿着一块石头,挨着砸自己的车窗,一块两块……砸了一圈,周围的玻璃都碎了,他伸手进来要打开车门。

毛日天以为遇上疯子了,见他伸手,一脚踹过去,把他的手踹了出去了,然后开门跳了出去。

只见外边站了一个大汉,这时候明月当空,照着这个人脸,毛日天不由一惊,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朱老太太唯一在逃的儿子十一。

要是放在平时,毛日天根本不在意他,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现在自己累得浑身散架一样,平时力气使不出一分,要是真的拼命打起来,恐怕还真的未必能打得过这个猛汉!

毛日天怒道:“小子,砸我车干嘛?”

只见十一两只野兽一样的眼睛看着自己,拿出一个口袋,从里边拿出一只小号试敏针管。针管里有小半管的红色药水!

“你干嘛?”毛日天问道。

“要你的命!”十一把针管里的药扎进了自己的胳膊。

这时候毛日天注意到,十一留了一脸胡茬子,一脸污秽,脏兮兮的,身上还穿着一身环卫工的衣服,地上还扔着一把大扫把。

“你在这里干环卫工?”毛日天问。

十一不说话,把针管里红色药水都打了进去,然后扔掉针管,表情很痛苦的样子,咬着牙,瞪着眼,双手拳头握得紧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