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章 好马不吃回头草/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开着车,毛日天和海老头坐在后边,海老头俩手直搓,显得很是紧张。毛日天暗笑,真是爱情面前人人年轻,老小子几百岁的人了,还这么在乎儿女私情。

车出村口的时候,忽然一个女人拦车,柳小婵一脚刹车踩住,探出身子吵到:“你想碰瓷儿呀,幸亏我没把油门儿当刹车!”

毛日天一看,拦车的竟然是李颖她妈。

毛日天对海老头说:“坏了,这娘们儿一定是听说你要相亲找上来了,肯定和你余情未了,想要再续前缘!”

海老头哼了一声,说:“我海缘再不济也不会吃回头草!她当初怎么对我来着!再说刘嫂对我一往情深,我不怕别的还怕刘嫂伤心呢!”然后偷偷凑到毛日天耳边说:“刘嫂屁股比她的软乎!”

毛日天把头伸出去,问道:“你有事儿么?”

李颖妈拦住车以后就站在车头,好像有些犹豫,也不往前来。

见毛日天问自己,她走过来几步,但还是站在几步以外,显得有些拘谨,说:“小毛,你有时间过去看看李颖呗?”

“李颖回来啦?”

“嗯,她好像病了,很不开心的样子。”

身后的海老头轻声唱到:“好马不吃回头草,好钢宁折也不弯,哎嗨呦……”

毛日天心说,我不能再心软了,再心软连个老王八都不如了,李颖根本不适合我,爱慕虚荣,见利忘义,即便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终究不是一类人!

毛日天说:“我现在改行做生意了,这看病的本事都扔下了,李颖要是有病你就带她到镇子里去看看吧。要是缺钱……”

柳小婵伸手一把把伸出个头的毛日天扯回来,说:“就你有钱,人家缺什么钱呀,缺钱人家能辞职么!”说着,开车就走,把李颖妈扔在那了。

毛日天叹口气,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车往前走,上了大道。

毛日天问:“怎么不走小路,要近很多。”

柳小婵说:“好不容易开一会车,我绕个远走,反正也不急!”

“卧草,咋不急!我都和刘嫂定好时间了!”海老头差点从座椅中间挤过去。

“不差这一会儿。”毛日天一把将海老头扯了回来。毛日天其实挺惯着柳小婵的,和这小丫头大有生死之交的感觉,她年纪小,不太懂事,自然就宠着她,对她的感情尤胜呆小萌。

柳小婵一看毛日天不反对,车子差点南辕北辙,在公路上绕了一大圈。海老头不认得公路上的道,也不知道走哪条对,就是一个劲儿追“快点,开快点。”

柳小婵玩够了,刚从一个转盘转回来,忽然后边有车按喇叭,接着就追上一辆警车。

毛日天说:“坏了,这条道上咋出来交警了?你没成年,可是要有麻烦。”

柳小婵说:“刀姐教过我,遇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方法!”

“什么方法?”

“跑!”柳小婵一脚油门,车子嚎叫一声就冲出去了。

“这是啥办法呀,跑了和尚还跑了庙了,我车有牌子的!”毛日天说。

“也对,”柳小婵说,“刀姐那个是假牌照的。”

柳小婵一松懈,后边的警车追上来了,车头一横就把柳小婵憋住了,柳小婵问毛日天:“撞不撞过去?”

“赶紧给我熄火!”毛日天赶紧喊道,这臭丫头小事儿能给你弄成大事儿,毛日天说,“放心,有我在不能怎么样你,千万别做傻事!”他真害怕柳小婵一急了又把她的小弯刀拿出来。

毛日天赶紧下车,那边警察也下来了,毛日天一看就乐了,不是交警是刑警,是美女警花南楠!

南楠走过来问:“是不是柳小婵开的车?”

柳小婵这时候从驾驶位置钻到后座去了,伸出头来说:“不是我开的,毛日天开的!”

毛日天笑道:“怎么,你没有案子可管啦,咋还管上交通了?”

南楠说:“我看着是你的车,就按喇叭和你打招呼,哪知道我一按喇叭,这车像是受惊了一样跑起来,你们做了什么亏心事了怎么的,见到警车就跑!”

毛日天说:“以为是交警呢,柳小婵没成年,不得罚款扣车么!”

南楠也笑了:“你小毛害怕交警,真是笑话,给哪个当官的朋友打个电话不得给你几分薄面呀!”

“不愿意麻烦人,我这人低调你又不是不知道!”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海老头从窗户伸出头来喊道:“有完没完了,吉时快过了!”

毛日天骂道:“你着什么急?没见我泡妞呢么?”

南楠一巴掌打过了:“滚蛋,谁让你泡!”

毛日天知道这个小女警不能闹得太深,容易翻脸,就问正事儿:“你们古墓那边怎么样了,我告诉老于头了,要是能进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要进去找找媺娖。”

南楠说:“路已经完全开通了,我的车能一直开到那座山下了,等着重机械进去,估计这几天吧,应该就能进去了。”

毛日天手:“那你可一定要通知我,里边我熟悉。”

“一定会的,即便没有私交,也会找你们进过古墓的人当向导的!”

两人说好了,各自上车,南楠先让开了路,毛日天上车把车开了出去,这一回直奔牛头村了。

到了牛头村,一进村就看见老丑子在村口张望,一看见毛日天的车,回身就跑。

柳小婵说:“这小子是不是做了亏心事了,追上他抓住他问问。”

毛日天说:“做什么亏心事?他要知道啥事亏心就不是老丑子了。一定是她妈让他看看我们来了没有。”

老丑子果然一溜尘烟跑回了家,毛日天在门口一停车,屋里的人就迎出来了。都是刘嫂的几个还好姐妹,还有村长牛田东。

毛日天心说,看来刘嫂还挺重视这门亲事,找了这么多人来坐阵。

三人往里走,里边的人往里接,进了屋一看,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桌子上还摆着瓜子花生糖块的,看来早就有准备的。

海老头昨晚就给刘嫂打电话了,说好了今天起早过来,现在都九点多了,这些人都等了半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