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章 吞龙斩/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对着媺娖的遗体抹眼泪了,忽然感觉背后有人吹自己的脖子,回头一看,顿时又惊又喜,居然又一个媺娖蹲在石头堆上。

毛日天忙问:“真的是你么?”

柳小婵说:“可不是我么!”

“我不是和你说话!”毛日天对柳小婵身边蹲着的媺娖说:“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柳小婵怒道:“就我一个人,你不和我说和谁说,谁已经死了?”

毛日天奇怪道:“媺娖在这里,难道你没看见?”

这时候蹲在石头上的媺娖站起来,双脚居然离地飘行,毛日天顿时醒悟了,不由又伤心了,媺娖已经死了,这个不过是她的鬼魂儿而已。

毛日天站起来说到:“公主,对不起,你真的为了我而死了!”

柳小婵顺着毛日天的眼光看看,她没有阴阳眼,眼睛的看到的全是石头,不由怀疑毛日天是不是疯了!

媺娖说:“其实我在古墓中这几百年,又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柳小婵这一次听到了媺娖的声音,惊异地看看地上尸体,尸体一点没动,媺娖的声音还在继续,就在耳边飘荡。

柳小婵吓得问道:“毛日天,你是不是在和鬼说话!”

媺娖这时候显出身来,柳小婵大为奇怪,问道:“你成仙了么?”

媺娖笑到:“我不过是个鬼魂而已,在这里守着肉体,等待鬼差来带我下地府吧。”

柳小婵说:“那你何不回到你的身体里边,咱们和谁也别说你已经死了,你就和我们一起正常生活不就得了!”

媺娖笑着对毛日天说:“你的这个小朋友还真的是天真的可爱!”对柳小婵说:“照你说的那样,世上就没有生死之说了。我已经成鬼,回不了肉身,而且,鬼并不是像你想象中无所不能,我们没有什么法术道行,见不得阳光,只有等鬼差来领我们走。我死在玲珑洞里,属于阴不阴阳不阳,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地界,鬼差未必那么快得到信息,所以,请你们帮我把尸体火化了,我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留恋的,只想早些去投胎。”

毛日天心里难过,看着媺娖不说话,柳小婵看看媺娖的肉身,说:“这漂亮的一个美人,谁能忍心烧毁!”

媺娖说:“花容月貌终将是一副皮囊,不可能万古长存,我能活了几百年,已经是侥幸了,不过在我看来,宁愿做一个普通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毛日天点头,说:“那我就帮你把尸体化了,然后安葬在地下。”

媺娖点头:“那就有劳你了,火化完之后,把我安葬在鳄鱼池附近的泥土中即可。”

毛日天答应一声,除了玲珑洞,在杨阁老雕像的那道石门里找了一些木头绢布,回来吧媺娖的尸体围拢点燃。

在一阵烟火之中,媺娖的遗体逐渐变得枯萎。

媺娖的鬼魂影像也是逐渐变得淡薄了,烟雾中,媺娖的歌声响起:“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歌声悲悲戚戚,让人伤感不已。

媺娖一体化成骨灰,她的影像随之消失,山涧中回荡她的声音:“你们要找那个带翅膀的小女孩是么?她已经走了,不在洞中了……”

“那她在哪里?”毛日天和柳小婵赶紧问,但是山洞中空寂寂,再无声息。

毛日天长出一口气,说:“不管怎么样,小雯没有死就好,她要是出去了,终究会来找我们的。”

毛日天把媺娖的遗骨捡起来,用自己的衣服包裹住,和柳小婵拾阶而下,一直到了鳄鱼池跟前,再看这里已经有了变化,无数的大石头落下来,鳄鱼池里差不多被填满了,砸死的鳄鱼到处都是。

毛日天用吞龙斩在泥土中掘坑,把媺娖的遗骨放进去,然后掩埋好了。

他知道媺娖让自己火化尸首,是不想让采墓的人动自己的身体,所以毛日天没有留下坟头,而是把土地弄得平整,免得有人挖掘惊扰。

这时候一块巨石“哗啦”一动,一条巨大鳄鱼在水里边拱了出来。

看着它缓慢地爬过来,毛日天说:“你扔点东西吸引它,我来试试我的吞龙斩。”

柳小婵拿出一块夜光壁丢过去,滚到鳄鱼右侧,那个鳄鱼果然把头扭了过去。毛日天纵身一跳,就上了鳄鱼后背,对准它两眼之间的脑门,一刀扎了下去,只听“噗嗤”一声,整把短刀都陷落进去,没想到在这柄宝刀之下,鳄鱼的脑门和豆腐渣一样不堪一击,反倒吓了毛日天一跳,赶紧拔出到来跳到一边,那条鳄鱼连尾巴都没有翘一下就死了。

柳小婵吐了一下舌头说:“估计我的天蚕背心是挡不住你的一刀!”

身后石块响动,又有两条鳄鱼同时拱了出来。

毛日天知道了宝刀的效果,就毫不畏惧,对柳小婵说:“你的珠宝留着吧,让我来!”

毛日天冲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刀剁下去,前边一只鳄鱼的整个上吻被切了下来,另一只鳄鱼张开大嘴扑过来,毛日天一挥手,它的下边的嘴也飞了,两只鳄鱼疼得乱滚,嘴都剩下半边了,即便是再过来也咬不到人了。

毛日天回头对柳小婵说:“我们过去找你和呆小萌走过的那条通道,看看能不能找到小雯,要是找不到,我们就从那里出去!”

有了宝刀助阵,胆量倍增,俩人踩着水里露出来的石头跳跃着往前走,有时候踩得竟然是鳄鱼的后背,不过俩人都是动作迅速,不等鳄鱼惊觉,他们就已经跳过去了。

柳小婵按着自己的记忆,又到了那条水流通道前,这通道至多有五十多公分宽,毛日天一手拿短刀,一手握着柳小婵,柳小婵把用衣服包裹着的那些珍珠往腰里一掖,跟着毛日天跳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