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章 七天/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钻进了山洞,顺着这个山洞往前游,一开始路很窄,但是逐渐宽松一些了,不过水流却是越来越急,紧接着,水流加速,就不用这两个人划水,身子跟着水流飞速前进。

水流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这两个人都已经被水流冲的窒息了,毛日天知道这里出去是瀑布,而瀑布下边的溪流并不深,水里全是石头,这样下去会被摔坏的,就赶紧用刀向旁边的石头戳过去,想要阻止身子跟着水流走。

但是刀子戳在石头上,这些石头居然像朽木一样,把不住刀尖,反而加快了两人的速度。

忽然间眼前一亮,身子已经在洞外了,紧跟着身子下落,下落速度快的异常,这两人同时失去了知觉,但是不知过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依然在瀑布中下落,这种感觉柳小婵之前有过一次,但是毛日天是第一次,不过也知道下边是峡谷,往下足有百米高,直接掉下去会摔得骨断筋折的,毛日天暗叫一声“时间停止!”

所有东西都停止了,瀑布没有了声音,水流不再迷住眼睛,但是毛日天自己的身子还在拉着柳小婵下落。

毛日天往下一看,下边距离地面已经就剩十几米了,赶紧对着石壁狠狠踹出一脚,身横向扑出瀑布,眼看下边是一块大石头,就是那天救柳小婵和呆小萌的那块石头,毛日天用力一推,把柳小婵推上石头,然后自己落下去的时候,用刀对着那块石头狠狠一戳。

幸好这块石头质地不像山洞里那些石头那么松软,刀尖戳进石头缝里,毛日天的身子被吊在半空。

这块大石头只有几米高,毛日天卸去了从百米高空下落的惯性,用力一拔短刀,落下地去。

柳小婵也从石头上跳下来,大叫过瘾!

这也就是毛日天艺高人大胆,换做是柳小婵自己,也要被直接摔扁的溪水里。

毛日天看看四周,和前几天一样的环境,已经出来了,但是根本没有看见小雯的影子,不知到这个丫头是不是从这个出口出来了,还是古墓中另有自己不知道的出口!

没什么收获,俩人从峡谷中上来,毛日天带着柳小婵往前走,转过一个山坳,游走一段路,就找到了工程队新开的那条路了,远远地看见自己的车还在路边停着,就走了过去。

只见自己车上满是灰尘,好像从土里挖出来的一样。

毛日天骂道:“这谁这么缺德,往上车上扬土了?”

这时候有两个武警战士过来了,手里还端着枪,问道:“什么人?不要乱动。”

毛日天赶紧把短刀塞进裤腿中,说:“什么人?我是这车的主人!”

武警看看浑身湿啦啦的毛日天和柳小婵,说:“领导让看着这车,不许任何人乱动。”

毛日天伸手打开车门,两个小武警都要发火了,但是毛日天从里边拿出来驾驶证和行车证,说:“你俩看看,这车是不是我的,我早上开过来的,钥匙都没往下拔呢!”

一个武警说:“什么你早上开过来的,一听就是说谎,这车在这扔了已经一个星期了,山洞塌方之前就来了!”

“什么……一个星期了?”毛日天和柳小婵都很惊异,又问道:“你俩确定这车是在这一星期了?”

小武警说:“怎么不确定,我们四个人轮流值守,我们今天正好是第四次执勤,小伍那班人值了三次,这不是七天了么!”

毛日天回头看看柳小婵,说:“看来又是时间错乱了,你和呆小萌上次是一个多月,这次咱倆是七天!”

柳小婵点头:“嗯,看来要想死得快,就来玩漂流,一小时就顶得过别人好多天!”

毛日天对武警说:“我要见一下你们领导,于木生在不在,还有刑警队的南楠在不?”

武警说:“于老爷子去村子里了,南楠警官还在。”

一个武警带着毛日天和柳小婵往山里走,另一个仍然尽忠职守,守在汽车边上。

拐一道弯就是那个施工现场了,南楠坐在一堆石头上吃泡面呢。旁边很多工作人员忙来忙去的。

一看见毛日天,南楠把半碗泡面一放就跳过来了,叫到:“小子,你跑哪去了,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毛日天从兜里掏出湿啦啦的电话说:“进水了!”

南楠问:“七天了,你跑哪去了,我回村子里去找你好几趟了你也没回去。”

毛日天说:“说来话长,这七天你们的工作过进展怎么样了?”

南楠说:“嗨,别提了,那天你们来过以后不是失踪了么,之后当天晚上考古队的总工说让几个队员和几个武警战士先进去探探虚实,不过这几个人进去没多久就没命似的跑出来。

他们说在山洞里出来一个一只胳膊穿着古装衣服的美女和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往出走,告诉他们别进山洞,这里会塌下来,说完了就和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要走。武警战士赶紧拦住,问他们怎么进去的,那个穿黑衣服的人忽然一张嘴,嘴里吐出一条一尺多长的舌头,队员们知道见鬼了,吓得没命似的往出跑。武警战士也都是小孩子,也都跟着跑出来。

就在他们出来的一瞬间,里边就塌方了,没有见到那个女人和黑衣服男人出来。

后来经过考察,这一次山体塌方是因为承重出现问题,山体里边是空的,整个山体下沉,山尖至少矮了有几百米,要不是有那个独臂美女提醒,这一次进去的人一定全军覆没,而且外边的工作队员可能也不会躲避那么及时。

当时地动山摇的一声,大家都以为地震了,不过还好山没有倒下来,石流不大,没有产生伤亡。不过考古队的总工说,空山已经成了实心的了,要想再次找到古墓的准确位置,少则一年两载,多则十年八年,之前的功课全都白做了!”

毛日天听了心中反而有了一丝安慰,这一回媺娖的遗骨永沉地下,不会再有人找到了。这么大的一座山压下来,看来他们即便是想找到那些珍宝,那也是任重道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