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章 怪物/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他们冲出门来,大贺在村里牵来的一条土狗就拴在房山头,这时候头都没了,就剩个抽动的身子,看来是刚刚死的。

大家都惊疑不定,狗剩子说:“这不会是人干的!”

毛日天蹲过去扒拉一下,狗脖子的皮毛参差不齐,脑袋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了一样,毛日天不由回头看了看微波荡漾的莲花湖水。

“不会是湖水里又出怪物了吧?”毛日天说。

狗剩子说:“莲花湖的情况海老头最熟悉了,问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有人回头一拽门,里边插上了,只听海老头在里边喊:“我们睡觉了,有啥事儿明天说。”接着灯就闭了。

毛日天说:“别叫他了,洞房花烛夜,别吓得他东西不好使了!”

毛日天沿着狗窝看了一圈,说:“这里没有水迹,未必是水里出来的东西,刚才谁叫的狗死了?”

一个年轻小伙说:“是我,我出来撒尿,听见房山头这边有动静,就问了一声是谁,没人答应,我过来一看,就看见狗在蹬腿了。”

毛日天说:“你们都先回去吧,今天我在这给海老头守个夜,今晚别让他受了惊扰。”

狗剩子说:“我陪你,咱俩就在窗户外头摆张桌子,在这喝酒,看看什么怪物敢来!”

毛日天让一个猪场的小伙子回去别墅那边,取来了自己挂在墙上的吞龙斩,就放在酒桌旁边,摆上酒菜。

狗剩子说:“这刀看着不错,就是短了点!”

“懂啥,这叫一寸短一寸险,用着灵便。”

狗剩子一看毛日天有兵刃,自己也找了一圈,想拿菜刀屋门被海老头插上拽不开,想想到后院厕所那里取了一柄铁锹,立在酒桌旁边。说:“我这个是一寸长一寸强!”

毛日天一看赶紧挥手说:“哥哥,能不能别拿这个,这个是收拾厕所铲粪用的。”

狗剩子说:“就是这个臭味才能先声夺人呢。要是真的有什么怪物混蛋的,我铁锹一挥舞,打不倒他也甩他一脸屎渣子。”

这俩人就坐在海老头窗户下边喝酒,边喝酒变忆苦思甜,说起了小时候穷的时候怎么怎么馋嘴,啥也不吃不着,现在好了想吃啥吃啥!

忽然海老头在屋里喊道:“你们两个臭小子,能不能远点喝酒去,坐我窗户下老子还睡不睡?”

狗剩子一笑:“是呀,忘了这老小子今晚洞房花烛还要造人呢,咱俩在这儿喝酒说话估计他硬不起来!”

海老头大叫:“谁说的,老子硬的可以用来敲锣了!”

狗剩子说:“那这么说我俩没耽误你,那我们就在这喝了。”

海老头又喊:“那不行,你们不走我老婆不让我动她!”

毛日天说:“咱俩搬着桌子离远点吧,别耽误海嫂叫爽。”

里边的海嫂骂道:“这个小毛,没有一点正经的!”

毛日天和狗剩子一人扳着桌子的一边,抬出二十几步,然后回来又拿了凳子,坐到一边喝酒去了。

毛日天听力灵敏,距离二十步也听到窗户里边的海老头“吭哧吭哧”的用力,海嫂“哎呦哎呦”地叫了。

狗剩子说:“你猜现在海老头是在摸还是在干?”

毛日天回头看看,本来想过去用透视眼看一眼,但是一想海嫂虽然有几分身段,不过要是不留神看到海老头就有些恶心了,有点喝多了,别整吐喽。

他这么一扫房子的同时,忽然感觉有些不对,手握住了吞龙斩,对狗剩子低声说:“哥哥,你用武之际到了,守住前边,我去房后,房顶上有东西!”

狗剩子一听就去抓铁锹,毛日天说:“别动声色,最好是一击中的,别让他跑了。”说完,又大声说到:“不行了,我得到后边的厕所去一趟,喝多了。”

狗剩子会意,“好的,好的,你去吧,我先自己喝一会儿!”

毛日天悄悄地把吞龙斩拎在手里,顺着房山头过去,假意上厕所,抬头看看房顶没有动静,忽然跳起来,踩着厕所的墙一跃而上,到了房顶,就见屋脊北坡上,趴着一只和人一样大小的蜘蛛,八条大长腿抓着屋瓦,头伸出屋脊,朝着狗剩子那边偷窥呢。

毛日天脚在屋瓦上边一落地,这只大蜘蛛就惊觉了,一扭头,他看清毛日天的同时,毛日天也看清他了,月光下,这只蜘蛛长了一张人脸,而这张人脸也是分外狰狞,一双眸子发出凶光,正是前几天逃进山里的朱老太太儿子——十一!

十一满嘴的血迹,不用问,大贺的黑狗肯定是这家伙给咬死的,这家伙偷偷伏在这里不走,一定是等机会伤人,毛日天骂道:“丑八怪,你在看什么?”举刀就要剁了他。

十一忽然间往后一退,上了屋脊,八只大爪子上下飞舞,抓起屋瓦打过来,一时把毛日天打了个手忙脚乱。

八只爪子,出一次手就是八块瓦打过来,也就是仗着毛日天手快,挥舞吞龙斩上下护住,换一个人早被打落下去了。

毛日天一看这房瓦源源不断打过来,气得叫了一声:“时间停止1”然后在停在半空中的众多房瓦中穿行过去,挥手两刀,十一的两个大爪子就被砍掉了。

三秒一过,十一惨叫一声,六只脚一蹬,就从前边下去了。

狗剩子正拿着大铁锹等在下边呢,一看下来一个黑影,迎头一铁锹打过去,正拍在十一脑袋上,“呯”的一声,十一翻滚了一下,回身一头就从海老头的窗子撞了进去。

毛日天跳下来,和狗剩子紧跟着跳了进去!

屋里边开着灯呢,他俩从窗子跳进去就是大炕,这俩人站炕上一看,奇景呀!两条白影和一条黑影在地上乱跳呢。

两条白影子是没穿衣服的海老头和海嫂,正在炕上翻身打滚的亲热呢,忽然间窗子“哗啦”一声稀碎稀碎的,一只六条腿大蜘蛛就跳了进来,这俩人一时间受了惊,吓得“嗷嗷”大叫,跳到地上转圈跑。

十一也是受了惊,跟着在地上追着海老头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