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章 恐怖蜘蛛/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老头被大蜘蛛吓到了,光着腚飞奔,在地上转了两圈,六条腿的大蜘蛛硬是没追上一条腿的海老头。海老头从毛日天和狗剩子中间飞奔过去,从窗户跳出去,大叫:“小毛,快救我老婆!”

这时候蜘蛛追不上海老头,已经转换了对象,伸出一只大爪子就把海嫂给搂过去了。

张开血淋淋的大嘴,朝着海嫂的脖子就咬了过去,海嫂看着十一的嘴里两排带尖的牙齿吓得“嘎”的一声就抽了。

毛日天一看事不宜迟,赶紧再次动用时间控制术,在所有物体都停顿的情况下飞身过去,吞龙宝刀上下飞舞,三秒一过,十一的六只爪子都掉,就剩下一截在地上滚动的身子不停往外冒血。

海老头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嗖”的一声又回来了,跳到海嫂身边抱住她大叫:“妹子,醒醒!”

海嫂被他摇晃的还真的醒了,睁眼一看是海老头,长出一口气,回头一看地上一截没有腿的怪物,眼睛一翻“嘎”一声,又抽了。

毛日天拿过海老头的被子,过去把十一给卷起来了,狗剩子看看就剩一个脑袋在外边的十一,这场景似曾相识,当初蚊子丑婆婆也是被柳小婵这么祸害的。

但是十一可不像蚊子丑婆婆那么听话,虽然就剩一个脑袋了,但是张着嘴咬来咬去,两排尖牙把被子的棉花都咬露了。

狗剩子过去一铁锹拍在他的嘴上,尖牙打掉了好几颗,狗剩子怒喝:“是不是你把我们的狗给咬死了?”

海老头叫到:“别他妈问没用的了,快点救救我老婆吧!”

毛日天在外屋又找了一条绳子过来,把被子卷上下捆好了,扔在一边,确定十一没有机会逃走了,这才过来,对海老头说:“把海嫂抱到炕上。”

海老头赶紧把海嫂抱上炕,横着躺在炕沿上。

狗剩子说:“你别说,海嫂快四十的人了,身段保持的不错!”

海老头赶紧扯了一条褥子盖在海嫂身上,对狗剩子怒目而视:“谁让你偷看我老婆的身子,出去!”

“看看有啥大不了的,又缺不了一块肉。”狗剩子说着,还掀开褥子又看看,把海老头气得过来就推狗剩子:“出去,回家看你家二妮儿去!你们说给我守个夜,结果把我老婆都给吓迷糊了,窗子也破了,还有点用没有,还有脸偷看!”

海老头连推带搡把狗剩子弄出去了,回头一看,毛日天把海嫂身上的褥子全都掀开了,海嫂白花花的又都全露出来了。

海老头差一点气抽了,叫到:“小毛你还是人么,乘人之危呀?”跳回来就要给海嫂盖上。

毛日天一扒拉他:“你用不用我救你老婆?要是不用我现在就走,要是想你老婆活命就老老实实站在一边!”

海老头一听,不敢造次,松开了推毛日天的手,委屈地说:“就是让你救人,你也不能找我老婆便宜呀,至少让她把裤衩穿上呀!”

毛日天说:“我在找她身上有没有被蜘蛛咬到的地方,如果被咬了一定要及时治疗,他的嘴毒性很大,我上次被他咬的地方,到现在还没完全愈合呢!”

“哦,”海老头点点头,“那是我误会你了!看吧,看仔细点!”

毛日天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没有伤痕,再把海嫂翻过来脊朝上再看一遍,身上光滑,就是沾了一些粪便,那是狗社剩子铁锹上边甩出来了。

海老头看着老婆被毛日天翻来覆去地看,心里很是不舒服,见毛日天看完了,拿着褥子又要盖上,忽然窗台上狗剩子说:“咋不把大腿劈开看看大腿根有没有被咬到?”

海老头一抬头,这才看见狗剩子在窗台上蹲着呢,忘记了窗户都碎了,这里也是出入自如。

海老头气得在地上拾起来十一的被子卷就打出去了,十一在半空看见狗剩子,张嘴就咬,狗剩子吓得一个跟头就摔出了窗台。

海老头跳到炕上,当好了窗帘,就坐在窗台上看着,对毛日天说:“你快点救人,我老婆肉皮子都起鸡皮疙瘩了,一定是冷了。”

毛日天伸手在海嫂额头一拍,灵气输入,瞬间海嫂就清醒了,捂着胸口叫到:“吓死我了!”

毛日天说:“不要紧,我给你开一副压惊的药,让海老头熬了给你喝。”

海嫂刚要坐起来,褥子滑落,胸前一凉,赶紧又躺下了。

海老头问毛日天:“小毛,你说我这窗子都坏了,也不知道这个大蜘蛛有没有同党,我也不敢在这住了咋办?”

毛日天说:“那你想回水里住去呀?”

海老头说:“你别墅不是有闲着的房间么?”

“卧草,你还惦记我的别墅呢?”

海老头说:“你看这样不行么,我和你嫂子住过去,每天让你嫂子给你们做点饭,收拾一下屋子,你每月就随便给她个万八千的,然后就让我俩住在那里不行么?”

毛日天说:“海嫂去行,要不然我也想着要雇一个保姆,不过你去就不合适了。”

海老头马上装可怜:“兄弟呀,你说老哥哥我这大岁数了才说上一房媳妇,你就忍心让我们新婚之夜就分居么?”

其实毛日天也担心他们两口子在这万一有点啥危险,就说:“你过去暂时住两天也行,不过你和海嫂亲热的时候可得小点声,楼上还有两小姑娘呢,注意点影响!”

海嫂脸一红,说:“我们不会出声音的。”

海老头一听毛日天答应了,赶紧跳下地,说:“那走吧,这屋我一会儿都不想呆了。”

毛日天骂道:“别不要脸,回来穿上衣服再去!”

海老头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光这腚呢。

两口子穿好了衣服,跟着毛日天往出走,在外边一看狗剩子正拿十一当球踢呢,一脚踢出挺远,然后再拎回窗户下,问道:“说不说,你还有没有同党?”

十一根本不听他说话,就是晃着脑袋想要咬他。

毛日天回手在窗台上把海老头晾着的一只布鞋拿过来一卷,塞进了十一的大嘴里,说:“别问了,这小子疯了。待会那把他交给南楠他们,送给威尔士教授做研究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