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章 蒙族女老师/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莲低头一看,可不是两条大腿白花花的,裙子啥时候掉脚底下去了,吓得赶紧弯腰提起来,毛日天趁机上了车。

小莲一看毛日天要跑,赶紧伸手抓着倒车镜说:“不许走,给钱!”

毛日天一看她这是气急败坏,穷凶极恶了,不由笑道:“你再给我唱支歌我就给你!带动作的两只老虎!”心想她一松手我就开走。

但是小莲不上当了,说:“你先把学驴叫的钱给了,然后你让我干啥我干啥!”

毛日天休息一下,然后又叫了一声“时间停止”。

所有事物都没有了生息,小莲瞪大眼睛抓着倒车镜一动不动,就连吹动的风都停止了。

毛日天掰开她的手指,就踩油门,可是油门踩下去车也没动。时间一停止,就只有毛日天自己能动,在他力的作用下也能动,但是车的驱动系统已经陷入静止,根本动不了,也就是说现在毛日天在下边推车,车可以动,但是想要指望加油发动机器开车却是不可以的。

三秒转眼就过去,小莲一把又抓住倒车镜了,说:“给钱,不给钱休想走,杨大虎怕你我可不怕!”

毛日天一看这还弄不了这个泼妇了,说:“好吧,我现在给杨大虎打电话,让他回来,我还不信我弄不了你了!”

小莲一听有些害怕了,她不怕毛日天,知道毛日天不能打她,但是要是和杨大虎一说这件事儿,杨大虎不敢得罪毛日天,一定拿自己撒气。

毛日天拿起电话一边查找电话簿,一边叨咕:“大虎是多少号来着,让他过来管管他老婆,非要给我学驴叫唤,还朝我要钱……还想要和我睡觉……还想裸奔……”

小莲手一松:“行了,算我倒霉,你赶紧走吧,少在这磨磨叽叽的!”

毛日天开车就走,回头说:“其实你叫的也挺像的,像发了情的母驴!”

“滚你麻痹!”小莲捡起土块就打,毛日天的车早就跑了。

小莲回到院里,看玉兰还在洗菜,问:“你听没听见我和毛日天吵架?”

玉兰假装说:“没听见呀,我刚才上屋里拿盆去了。”

小莲说:“毛日天真不是人!”

玉兰假装问道:“咋地啦?”

“不咋地,这小子就不是个人!”

毛日天开着车往麻将馆去,到了麻将馆,赵疤瘌在门口坐着呢,一看毛日天赶紧站起来,问道:“小毛来了,玩一会儿呀?”

毛日天说:“不玩了,我找杨二虎。”

杨二虎在屋里听见就出来了:“是不是小毛找我?”

毛日天说:“来吧,上车,我给你算工钱来了。”

杨二虎上了副驾驶,说:“算啥工资,我兜里钱输没了,你给我拿一千块钱就行了,二叔不朝你要钱,算是帮你忙了。”

毛日天说:“那哪行呀,一码归一码,咱俩交情归交情,亲兄弟明算账,我能占你便宜么,别墅竣工的时候就应该给你了,按你们工长的日工算,你就说多少钱就完事儿了。”

杨二虎说:“真不要了,你就给我拿一千意思意思,我拿去打一会儿麻将,回头我还要请你吃饭呢,知道为啥么?”

“为啥呀?”

“你二婶有了,两个多月的事儿了!”

“哎呀我操,这是好事儿呀,那你必须请我,不过工钱你要是不要我就不高兴了,我这人就这样,一码是一码,不是你的要我也不给你,是你的不要也不行!”

毛日天又把包里的钱拿出来,捏了三捆,说:“我也不和你算了,给你三万,哪天有时间你招呼我喝点,不过不用上饭店,就你们家里就行。”

杨二虎又推了半天,最后要拿两万,毛日天说啥不让,倒底把三万元都塞给杨二虎了。

回头开车又往村部去,答应金莎莎五万元捐助,这就送过去。

到了村委会,金莎莎办公室里好几个人,有男有女,都很年轻,在叽叽喳喳说班学校的事儿呢。

金莎莎一看毛日天来了,赶紧给这些年轻人介绍。

金莎莎说:“大家静一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毛先生,给村里捐资建学校的人!他可是远近闻名的企业家!”

回头又给毛日天介绍这几个年轻人,都是没毕业多久的师范大学生,县教育局分配过来教学的老师。

他们一看毛日天岁数和他们差不多,甚至更小,不由都很惊叹,过来握手,一个个自我介绍。

除了一个老教师是镇小学分过来当校长的,其余的都是年轻学生,其中一个叫云娟的蒙古族小老师引起毛日天注意,虽然她年纪不大,但是长得精神,大眼睛毛嘟嘟的,说话声音清脆像唱歌一样,而且很会说话,几句话捧得毛日天晕呼呼的,一问,果然是教语文的,语言表达能力特强。

毛日天赶紧说:“你们忙正事,不用招待我,我的事儿等会说。”

金莎莎说:“都安排完了,大家按着刚才说的去忙吧!”

这些人都跟毛日天道个别出去了,屋里就剩下云娟没有走,金莎莎说:“一会儿黄薇回来,你就和她去万山定教材去。”然后看着毛日天,说:“小毛,那个钱……”

“哦,我就是过来送钱的。”说着在兜子里掏出五万块来。

金莎莎说:“小云你拿着吧,到县里存个卡,然后都办置完了,回头把卡交到村财会那儿做个账就行了。”

毛日天问:“你是说让这位小同志去万山买教材呀?”

“是呀,本来想让她和黄薇一起去,但是大贺没带家里钥匙,黄薇要把钥匙送到大贺那去,回来再去!”

毛日天说:“那还等她干啥,我就带云娟去不就得了,我正好要去万山市一趟!”

“是吗,那再好不过了,正好帮着给点建议。”

毛日天说:“我有啥建议,反正云娟都懂,我就给她当司机就行了!”

云娟听了连忙说:“毛校长真的是谦虚,我还得向你学习呢!”

毛日天从来没听人这么称呼过自己,感觉很新鲜,但是有点别扭,说:“别这么叫我,你就叫我毛大哥就行,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多有文化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