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章 给我孩子踩生/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说,毛豆就一边往公厕那边走,有两个好信的就跟着,打赌的那个说:“要不这样,你不用泡她了,你要是敢当众调戏她,让她尖叫出来,我那一千块就不要了,晚上我还请你吃饭!”

毛豆本来也看出云娟不可能让自己亲了,这小子这么一说,正好下台阶,说:“这个容易,不就是让她叫么,说妥了!”

云娟在公厕里小了个便,想要出来的时候听见毛豆他们吵吵嚷嚷过来了,就站住了,想等他们过去再出来,可是没想到这几个人在女厕门口站住不走了。

等了半天不见于娟出来,毛豆就喊:“妹子,你完事儿没有,哥哥有话和你说!”

云娟听了吓的更不敢出去了,想给毛日天打电话,但是手机在车上的包里还没带,不由着急。

毛豆叫了几声见里边不回答,回头看见一个傻小子在玩老鼠,这个傻子他认识,十五六岁,家就在附近,最大乐趣除了玩老鼠就是追着女孩子往人家身上吐痰。

毛豆招呼小傻子:“过来,把你老鼠给我,我给你五块钱买糖吃,你脱了衣服进这个厕所里边去。”

小傻子一看五块钱,乐得赶紧把手里的大老鼠递给毛豆,毛豆用手拎着老鼠尾巴,老鼠四个爪子一个劲儿蹬打。

小傻子身上本来就一个大背心子和一条大短裤,一抖落就都脱了,捏着五块钱就跑进女厕了。

云娟在里边都听着呢,一看忽然跳进来一个光着腚的小傻子,吓得尖叫一声就跑出来了,小傻子在后边追着吐痰。

云娟赶紧快跑,几步就冲出来,迎面毛豆拎着老鼠迎上来,说:“送你个礼物!”

本想要吓得云娟尖声大叫,没想到云娟这时候火气上来了,一脚踢在毛豆那条好腿上,毛豆措不及防,一下坐倒了,那只大老鼠一口要在他的大腿根,毛豆疼的赶紧扔了老鼠,云娟气愤地对着他“呸”的一口,然后回身就跑。

小傻子跟在后边跑出来,一看云娟吐了毛豆一口,乐得也跟着学,过来一口浓痰就吐到毛豆鼻梁子上了。

毛豆气得一脚把小傻子踹倒了,爬起来就追云娟,云娟跑的比他快,等他一瘸一拐追过来,云卷已经钻进车里去了,气得毛豆围着车转,非要收拾云娟不可。

云娟被他吓得来回躲,伸手抓了挎包过来,刚要给毛日天打电话,毛日天已经到了。

毛日天一拉毛豆:“你干啥呢?”

毛豆回头一看是毛日天,一扒拉他的手说:“放开,我今天就收拾她!”

毛豆使足了力气,竟然没有甩开毛日天的手,毛日天说:“和一个女孩子发飙,你很有本事呀!”

毛日天抓着毛豆衣领的手越来越紧,毛豆都有些透不过气了,俩手抓着毛日天手腕子,用力扭,想用一招金丝缠腕把毛日天的手脖子扣过来,但是毛日天的手就好像一只大号的老虎钳子一样,根本掰不开。

旁边的人过来都劝,虽然和毛豆关系都不错,但是知道毛日天是姚七月姐的朋友,说话也不能得罪,都过来好言相劝。

毛日天一抖手腕子,毛豆凌空飞起,来一个空翻,“啪叽”趴在地上了。

毛日天说:“你要不是七哥的徒弟,你今天那条好腿都保不住了!”

这时候姚七和月姐也挤了进来,赶紧问咋回事儿,毛豆捂着脖子站起来,指着毛日天对姚七说:“师父,这小子打我!”

多少年来,姚七对毛豆像亲弟弟一样照顾,就因为毛豆的一句“师父,他打我!”姚七曾经打趴下过多少人,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面对的是毛日天,姚七不能发火,一巴掌打在毛豆脸上:“混蛋!小毛是我哥们儿,你惹他就是看不起我!”

毛豆一看师父发这么大的火,赶紧退开了。毛日天却看得出来,姚七的火,不完全是对着毛豆发的。

毛日天和姚七再说了一声再见,就上车了,在众人注视下,开车离开了。

这一路上毛日天不太开心,也没问云娟毛豆为啥追她,云娟很懂事,也不开口,默默地坐在一边,时不时地偷眼看看毛日天。

过了水岭镇的时候,毛日天忽然一笑,说:“我的坏心情都抛开了,回家了,我又回到了自己的生活!”

把云娟吓了一跳,看看毛日天,确定他是真的不再生气了,这才说:“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

毛日天笑道:“我心大,再不开心的事也能抛开,你也要学我呦,来,唱首歌听听。”

云娟被他逗得“噗嗤”一笑,真的就哼了起来。

看了一眼抛在脑后的水岭镇,毛日天想到了丁梅,当初陪她去要账的时候俩人在车上也是这么唱歌,不过丁梅可没有云娟这么大方,唱开头就停不下来。

明日星小学落成了,典礼这天镇长周正都来了,梅市长也打来了贺电,此时梅萍已经由代理市长升为市长了,工作忙得很,要不是有一个重要的会,她也会来亲自祝贺的。

毛日天这一天被大家的马屁拍的晕晕乎乎的,谁见了他都要拍几句,时间久了有点腻了,就出来走走,在学校门口遇上杨二虎,就问:“二虎叔过来看热闹呀,没带着玉兰婶子么?将来有孩子就送这里上学吧!”

杨二虎乐呵呵地说:“一定一定,我还在想孩子出生了认你做干爹,后来一想,差辈,等孩子出生的时候,我找你过来帮着踩生你可别躲呀!”

毛日天笑道:“踩生的是事先不知道的情况下第一个进屋的才准,你找的不算。要不然等玉兰婶子要生的那几天我就天天去你家溜达,说不定哪天孩子落地,就是我踩生的。”

“好说好说,咋地都行。”杨二虎咧着大嘴乐,自从玉兰怀上孩子以后,他的大嘴就没有闭上过。

踩生是这地方的风俗,婴儿落地时,谁正巧无意中跨进门槛,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啼哭,谁就是这个孩子的踩生人。踩生,即为听见刚出生,这样孩子将来长大了。智力性格方面就会很像给他踩生的这个人,毛日天现在是个风云人物,杨二虎当然希望孩子将来能有毛日天这样的本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