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2章 裸奔/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听“蓬”的一声,毛日天的脚跺进水里,陶瓷浴缸随之断裂,老鬼子“嗷”的一声惨叫跳起来,双手捂住了肚子,腰都直不起来了,嘴角流出暗紫色的鲜血,这是他第三次被毛日天偷袭成功,并且打吐血了。由此可见,老鬼子虽然厉害,但是肯定厉害不过九煞道人,毛日天顿时信心满满的。

老鬼子骂道:“八嘎,你还真的和幽灵一样……无处不在!”

“只要你留在中国,我就会在你身边整治你!”毛日天说着,吞龙斩使了个虚招,朝着他脑袋一挥,下边一脚就奔着他的膝盖踹过去。

老鬼子顾不得赤身**,向后急闪,在毛日天第二次用出时间控制术的时候,老鬼佐藤裕又消失了,毛日天气得挥刀乱砍,大叫:“出来狗日的!”

门一开,人影一闪,毛日天赶紧追了出去,只见佐藤裕在院子里站着呢,这老小子难道会瞬间转移?刚才明明就在屋里自己眼前,忽然就从门口跑了,要不是瞬间转移,那就是会隐身术。不管会什么,先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再说。

毛日天往前冲,只听佐藤裕呜里哇啦地叫喊几声,旁边的浴室门一开,一帮光着屁股的大汉跳出来,他们听到佐藤裕的呼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除了两个穿着兜裆布的,其余都是裸成相见了!

毛日天被一群光屁股男人围在中间,他把刀一晃,说:“你们的jj要是不想要了就尽管冲过来!”

杨明一听,吓得赶紧后退一步。他害怕但是松井卓一不怕,嚎叫一声,就跳跃过来。

他快毛日天更快,向旁边一绕,绕到他的背后,用肩膀一撞,借力打力,松井卓一收不住脚,扑倒了一个同伴。

这要是平时扑倒倒没什么,这时候俩人都没穿衣服,抱在一起顿时就尴尬了,手忙脚乱地往起爬。

毛日天回头一看老鬼子佐藤裕,已经往大门口跑了。

毛日天的目标就是要打老鬼子,哪能让他跑掉,再用时间控制术,闪身出了包围圈,顺手还用刀在松井卓一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

眼看着追到了佐藤裕,但是佐藤裕又消失了,再次出现,他已经上了墙头。

毛日天明白了,这或许就是日本人的忍术,憋着一口气就可以隐身,不过想要伤敌的时候就必须要显出身来才可以攻击,所以说,用来逃跑是最佳手段,要是攻击的话,照着时间控制术就稍逊一筹了。

毛日天大叫一声:“老鬼子,哪里跑!”

佐藤裕回头看看毛日天追了过来,而此时肚子疼的拧成劲儿,知道受伤不轻,什么都顾不得了,纵身就跳了出去。

他只顾着回头看毛日天追没追来,没留神墙外,一落地忽然后屁股上“噗嗤”一下,疼的佐藤裕惨叫一声,回头一看,柳小婵笑嘻嘻站在墙根,说:“失败,我本来是要捅进你粪门的!”

柳小婵手里碧龙刺拔出来,正要再来一下,佐藤裕的拳头就到了,佐藤裕这时候拼了性命,这一拳使足了力气,柳小婵也是看他光溜溜的轻敌了,没想到老鬼子致命一击速度这么快,被他一拳打中胸口,身子向后靠过去,身子撞在墙上,将近两米的砖墙“轰”的一声裂开一道缝隙。

毛日天这时候正好上了墙,看见柳小婵被打了一拳,顿时急了,吞龙斩搂头就剁下来了。

佐藤裕在毛日天跳下来的瞬间又消失了,紧接着,黄皮子“哎呦”一声被扔出汽车,毛日天的路虎启动,佐藤裕竟然抢了汽车。

毛日天没有追他,先看柳小婵,只见她捂着胸口蹲下去,叫到“这老鬼子,好有力气!”

毛日天问:“你没事儿吧?”

柳小婵掀开衣服,里边的天蚕背心露出来,说:“我试过这件背心,碧龙刺都扎不进去,老鬼子隔着它竟然打得我都快尿出来了,真是厉害!”

毛日天一看她没事,长出一口气,回头再看老黄皮子也爬起来了,就说:“你俩先走,我去追老鬼子!”

毛日天望着汽车逃走的方向就追,老黄皮子还说呢:“穷寇莫追!”

毛日天说:“我的车还得要呢!”

毕竟人力比不上机械,佐藤裕开车跑了,上了大道以后加足马力,毛日天追上大道接连用了两次时间停止,也没有在车流中找到自己车,只好放弃。

回身往回接应柳小婵他们,忽然看见杨明和松井卓一他们都围了一块浴巾追了出来,而竟然老鬼子拉着柳小婵走在他们身后。

毛日天拎着刀迎了过去,这些日本人都站住了,毛日天无视他们存在,直接朝着老鬼子走过去,这些日本人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老鬼子冲着毛日天挤挤眼睛,又朝着那些日本大汉挥挥手,示意他们回去。

毛日天和日本人见老鬼子举止怪异,都没动地方。

老鬼子眼珠子一瞪,指了指松井卓一他们,又指了指大院厂房,然后一挥手。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让他们回去。

这些日本人对佐藤裕敬若神明,虽然心里奇怪老鬼子为啥不说话,但还是不敢违拗,狠狠地看看毛日天,然后朝着厂房院里走去。

他们刚进厂房,老鬼子松了一口气,脸一下子就走了形,说到:“吓死我了,这些人好凶恶。”竟然是老黄皮子的声音。

原来老黄皮子一看毛日天追老黄皮子去了,柳小婵捂着胸口走路都费力,忽然院子里又跑出一帮大汉,吓得急中生智,就照着刚才老鬼子佐藤裕的样子变化出来,但是没听见过佐藤裕的声音,模仿不来他说话,怕声音不像露了,所以就比比划划把这些大汉都骗了回去。

柳小婵这时候也缓过一些了,问毛日天:“跑了么?”

毛日天点头:“没追上,虽然揍了他,但是损失了一辆车,不知道他能给我扔到哪里去!”

三个人一起往回走,上了大路,打了一辆出租车说请老黄皮子喝点酒,车到了一家饭店门口,忽然前边骚乱,有人吵嚷:“前边撞车了,一个路虎把一个垃圾车给撞了,开路虎的竟然扔下车,裸奔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