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章 小肉蛋/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笑道:“还真的是巧了,你要去哪呀?”

“我在三山市上学么,回去学校,你不会和我同路吧?”刁玉抢过毛日天手里的票,笑道:“果然是同路,还是同一节车厢呢,我们换换铺,还能挨着!”

毛日天一想也好,旅途寂寞,有个肉蛋陪着也不错。

俩人上车,和别人调换了一下铺位,换成了对铺。刁玉说:“咱俩到了三山市以后,先去卡拉OK玩一会儿我再回学校!”

“好呀,要不就开个房,等明天再去上学也行!”毛日天心说,这次老子上完你,一定让你老爸刁一德知道,气死他个老混蛋。

上次毛日天忽悠刁玉自己是特工,又说姓马,刁玉也没怎么信,这次也不多问了,像她这种女人就是抱着只要今天开心就好的心情来交友的。车开以后,刁玉就坐过来到了毛日天的铺上,顺手在他大腿上掐了一把。

“卧了个槽”臭丫头竟敢调戏老子,两人就开始搞上小动作了。到后来毛日天伸手干脆把刁玉搂过来了,手在她衣服里边一顿揉搓,这丫头居然很配和地哼哼上了,搞得上铺的人一个劲儿往下偷瞄,毛日天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推刁玉:“回你自己铺位上去!”

刁玉坐回去,短暂的小动作,弄得刁玉裤子里又湿又粘的,于是起来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刁玉拎着手拎包往洗手间走,想要去整理一下,但是刚到了洗手间门口,从对面车箱过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长得挺俊美,但是左脸上有一道很吓人的伤疤,像是刚拆了线,像一只红色大蜈蚣趴在脸上一样。

这女人来的很快,和刁玉撞了一下,刁玉不由退后一步,那个女人抢在刁玉前边一步跨进了洗手间,插上了门。刁玉骂道:“你拉裤子了怎么的,抢什么抢?”

这时候对面车箱随后就过来两个大汉,都身高体壮,一把推开刁玉,就开始敲洗手间的门,有一个低声对着门缝说:“米娜,你跑不了了,快出来,要不然我们开枪了。”

那个大汉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一支枪来,上边带着消音器,他对着门锁就是一枪,门锁顿时就脱落了,吓得刁玉赶紧往后退。

这时候门一开,那个叫米娜的女人出来了,冷冷地说:“我跟你们回去!”

大汉把枪口放低,伸手来拉米娜,米娜忽然膝盖猛抬,撞在大汉的小腹上,回手抓住他的手腕,就要夺枪,旁边的大汉伸手也很快,过去就抓住了她的衣领,但是米娜灵活的像一只猴子,低头一绕,就把外套脱了下来,头一仰,用头在这个大汉下巴上狠狠一撞,然后抓住刁玉,塞进这个大汉的怀里,回身就跑。

两个大汉把刁玉像推球一样推来推去,然后挤过去,又去追那个女人了。

刁玉这个气呀,骂了好几句,看看这几个人跑没了,这才进了洗手间。

整理了一下裤裆,换了一个卫生帖,忽然发现自己的拎包里边多了点东西,竟然是一部手机,而自己的车票却不见了!

什么情况?刁玉拿起手机还解不开锁,只好拿回来,和毛日天说了刚才的情况。

毛日天拿过手机看看,也解不开锁,说:“会不会是那个女人扔进来了?”

“素不相识的,她怎么会把手机扔进我的包里?”刁玉疑惑地说!

毛日天说:“我看见刚才那个被追的跑的和兔子一样的女人了,她一定是偷了人家的手机,被人家追的急了,所以把赃物扔给你了!”

刁玉说:“那她可是惹到厉害人物了,那两个人有枪!”想了一想忽然说:“不对呀,那两个男人认识她呀,还叫她的名字呢,这女人好像叫……米娜!”

毛日天说:“那就麻烦一些了,说不定是黑帮之间的斗争,这手机或许是个祸害,你还是……不能扔了,等到谁找你要的时候你就给谁就行了!”

刁玉一听感到生气,他妈的臭娘们是不是想栽赃我呀,我老爸可是警察!就说:“我们到了三山市就报警,我把手机交警察,谁想要,就找警察去!”

毛日天笑道:“那倒是个办法!”

俩人继续暧昧,这回刁玉那里垫了垫了,也不怕湿了,倒把毛日天弄得跑了好几趟厕所。

车到三山市,刁玉早就忘了兜子里的手机,拉着毛日天,非要和他一起唱卡拉OK去。

毛日天心里也不着急,反正是出来玩,那就玩一晚上再去八叔那里吧。

俩人在歌厅里边已开始唱歌,后来就喝酒,再后来颠鸾倒凤,毛日天好久没有和女人在一起了,这一夜玩得很是尽兴。由于刁玉很是配合,什么要求什么姿势那是有求必应,来者不拒,把毛日天伺候舒坦了,决定不那么损了,不把自己和她在一起的事儿告诉她老爸了。

将近黎明的时候俩人睡了一觉,天亮的时候刁玉先醒了,趴在毛日天额头上吻了一口,说:“宝贝,我上学校去了,想我了就去找我呦!”

毛日天笑道:“你什么学校呀?”

“三山市艺术大学,我主修美术,辅修音乐,怎么样,我是不是个才女?”刁玉趴在毛日天身上说。

“不错不错,将来的大音乐家,大画家!”

刁玉摇着毛日天手臂说:“你的身材那么好,那么大的胸肌,还有腹肌,二头肌,小鸡肌,画出来一定很雄壮的!”

“好呀,等下一次我再找你玩的时候,我给你当一回模特,你给我画一张写真!”

“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去吧,等我从拉拉屯回来再找你玩一天再走!”说实话毛日天有点没玩够这个皮白肉嫩的小肉蛋。

“好呀,到时候打我电话就行了!”

毛日天没睡够,还想躺一会儿,但是刁玉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先走了。

毛日天又是一大觉,也不知睡到了几点,忽然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坐起来一看,沙发角落里有一只电话在闪烁,赶紧拿起来一接,那边是刁玉的声音:“马大哥,我的手机落在歌厅了,一定是早上穿衣服的时候抖落了,我一会儿就要上课了,你快帮我送过来吧,求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