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章 男人的天堂/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老师已经三十多岁了,是个过来人,知道毛日天第一次当人体模特,看来是控制不了自己了,于是回身拿了一个作画模用的果盘放在他的腿上,替他遮住了窘态,说:“手不要动,不然肌肉组织就会有变化。”

毛日天赶紧把手又放到了两侧。

坚持到了最后一刻,最后一个学生画完举手,女老师说:“好了,可以了。”

旁边的女模赵敏长出一口气,回身说:“可算完事儿了,我今天脚崴了,坚持的很辛苦!”她这一回身不要紧,毛日天正好也一回头,脸一下子就撞到了两座山之间,赵敏吓了一跳,赶紧后退,捂着嘴笑着说:“对不起。”

她只是捂着嘴,别的地方不捂着,都在毛日天眼睛里看着呢,这一回毛日天实在控制不了了,腿上的果盘和搭着的那块白布一起落到了地上……全场哗然!

毛日天穿好衣服以后,无意识一样接过老师的一百块钱,都忘了要找刁玉了,低着头匆匆就跑了出来,感觉从来没这么丢人过,直到刁玉在后边叫他,他才停下,一看这些学生从他身边经过,他又赶紧把脸转向墙的那一边。

刁玉问:“你跑什么,我的手机给我拿来了么?”

毛日天把手里的一百块钱塞给她,说:“给你。”

刁玉笑了:“你看你,好像小女孩被非礼了一样!我要手机,要你一百块干嘛!”

毛日天刚要掏手机,就听身后有两个女生偷偷议论:“他的家伙好大呀!”毛日天吓得都不敢看过去,赶紧又把脸转向墙。

女老师走过来,拍拍他肩膀说:“小伙子,以后想要干的话联系我就行了。”说着还塞给他一张名片,紧接着,那个女模美走过来,也塞给他一张名片,说:“以后有赚钱的活儿相互照应一下子。”

刁玉和赵敏熟悉,就招呼赵敏一起出去吃饭,毛日天也客气几句,这个赵敏还真不见外,就和他们一起走了。

过马路的时候刁玉和赵敏挎着胳膊在前边走,毛日天这才有机会在身后好好打量一下这个裸模的身材,她身材很火辣,穿平底鞋也将近一米七五,就比毛日天稍微矮一点,前凸后翘,果然肉感十足。

找了一家西餐厅,因为有赵敏在,毛日天点了不少的菜,赵敏笑着说:“杨大哥你这是西式菜肴,中式吃法,我们还是自己点自己的吧!”

毛日天笑道:“那样吃不热闹,我们多点一些,放在一起吃!”

赵敏点头:“好,这样吃西餐我还是头一回,要不再让服务生上几双筷子吧,用着方便!”

三个人哈哈笑,回头看看人家都看过来,赶紧捂着嘴,收了声音。

吃西餐用很多规矩是和中国人不相符的,他们这样高声惹得别人一劲儿送来白眼儿,不过赵敏倒是觉得毛日天很有个性。

毛日天把手机还给刁玉,刁玉从包里拿出另一个手机,说:“这个给你吧,你爱扔就扔,爱卖就卖,我估计车上那个女人我这辈子都不会遇上了!”

毛日天顺手接过来放进口袋了,接着和赵敏聊天。赵敏是个开朗的女孩儿,侃侃其谈,说起自己身世,毛日天才知道赵敏到美专做裸模只是一个副业,她主要职业竟然是夜总会走梯台秀,还会跳街舞,白天出来兼职,晚上回夜总会跳舞。

几个人聊的兴起,赵敏就邀请毛日天和刁玉晚上到她前几天新找到的地方去看她表演,刁玉晚上约了同学去不了了,毛日天左右不急,一口答应下来。

毛日天没有在夜总会那种地方混过,据说是男人的天堂,来一回三山市,至少到天堂看看呀!

毛日天的想法总是那么吊儿郎当,开心就好,不想刻意的去做正人君子,不做无耻小人就行了!不想做拼搏上进的社会栋梁,不是朽木就可以了。不想做挥金如土的富豪,别穷着就知足了!反正拿钱回去做生意也不是一朝一夕的着急事儿,先玩一玩再说!

下午五点以后,赵敏带了毛日天到了三山市的豪爵夜总会,他们是从后门直接进去的后台,好几个女模特在坦胸露背的换衣服呢,毛日天刚要说“我进来不方便”忽然看见一旁进来两个男模特,一进来就脱衣服,连内裤都在这里换的,对面前的一帮美女模特毫不避忌,倒是把毛日天弄得很不适应。

赵敏看着毛日天一脸尴尬,笑着说:“干我们这一行必须崇尚艺术,已经脱离世俗了,再加上条件有限,经常在一起换衣服的,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赵敏一边说话,一边把衣服脱了个溜溜光去换演出服。

毛日天一听赵敏说人家都不在乎这些世俗了,自己要是再那么腼腆岂不是被人看低了,索性眼神毫不毕竟,从上到下把赵敏欣赏了个遍,此时毛日天才注意到,可能是由于演出需要,害怕露出毛不好看,赵敏身上光洁无比,连一根汗毛都没有,剃的干干净净。

赵敏换完衣服,指引毛日天去前边找了一个好的位置,又叫了一瓶红酒,她买的单,并且说今晚的消费都算她的。毛日天当然不同意,但是赵敏交代了吧台,说毛日天是她朋友,所有消费记在她的账上,吧台和服务生就都不收毛日天的钱了。

赵敏开始表演了,一开始和她的朋友们走秀T台,各种服装穿在她身上,更彰显了赵敏的青春魅力。

之后她又开始表演街舞,几个人一起跳完,赵敏又来了一独舞,各种高难动作做的淋漓尽致,引来一阵阵掌声。

这时候忽然走过去一个人,身高体壮,手里拎着一瓶子啤酒,到了台前递给赵敏,说:“铁男哥给的,让你干了!”

赵敏接过啤酒,冲着距离毛日天隔了两张桌子的一桌人点点头,说:“谢谢铁男哥。”

毛日天看过去,只见那张桌子坐了有十几个人,有男有女,众星捧月一样捧着一个剃着大光头的男人,这男人三十几岁,相貌凶恶,一个大光头上纹了一只咆哮的虎头,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

再看大光头的这一桌子的人马,几乎都是带着纹身的小流氓,一个个面貌狰狞,没有一个有好人样子,再看跟他们在一起的女人,一个个浓妆艳抹,满脸都是风尘女人的相貌,在毛日天眼里,好像额头上都写着**两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