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章 枪伤乡长/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倪所长就是小泥鳅的老爸,他和小龙湾的村长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吃喝,这时候一看老朋友被毛日天像个玩偶一样抓在手里,还不肯放开,当时就火了,掏出电棍就捅过来:“我叫你放手!”

“酥……”胖村长一声嚎叫,裤子都尿了,骂道:“老倪,你他妈电我干啥?”

倪所长一看,自己刚才竟然捅在了胖村长的身上,不由奇怪,我是电这小子,没想电你呀!

倪所长重新调整一下站位,又要拿着电棍捅过来,毛日天就笑:“来吧,再给这个胖子做做电疗。”

胖村长当时就害怕了,叫到:“算了算了,别拿你那个破玩意乱捅了!”

倪所长见毛日天双手抓着胖村长的咯吱窝,像拎小孩一样拎着他一百八九十斤的身子,不由心里害怕了,这小子是不是人呀,咋这么大力气?他赶紧往后退两步,告诉身后的警察:“往所里打电话,让所有人都过来,包括治安员都来,我就不信制不住这小子!”

这时候看见外边不打了,赵铁子也出来看热闹了,赵敏也挤进人群,见毛日天被围在中间,村长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地被毛日天拎在手里,赶紧问毛日天:“毛哥,你没受伤吧?”

毛日天摇头:“这几头烂蒜伤不了我,只不过是我不想伤他们,都是一些给村长捧臭脚的老百姓而已。”

这个时候二驴子缓过来了,从后边一把搂住赵敏的脖子,在兜里掏出一把刀子来,逼在赵敏的胸前,对毛日天吼道:“放了我爸,要不然我一刀捅死她!”

毛日天对还在一边跃跃欲试的倪所长说:“这回真的有人绑架了,你还不救人?”

倪所长回头对发狂的二驴子说:“大侄子,别冲动,放开这女的。”

二驴子已经发了狂了,这爷俩从来没有吃过这个亏呀,这时候一心想要在乡亲们面前找回面子,哪里肯听倪所长的,拿着刀子乱吼:“我数三个数,你不放人我就杀了她!一……二……”

旁边的倪所长一劲儿着急,大喊:“二驴子,别干傻事儿!”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二驴子的时候,毛日天忽然把村长推向倪所长,自己一个虎扑过来,就这些人的反应能力,毛日天都不用使时间控制术,很轻松就一把就钳住了二驴子的手腕子,二驴子再想要挣开已经不可能了,毛日天的手指像铁钳子一样紧紧抓着他。

毛日天抓住二驴子以后就又退回了大树下,依旧背对着大树,这一回二驴子变当成挡箭牌了。

村长气急败坏,回头就跑,大家都不知道他干啥去了,都在这围着毛日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来打架的都变成看热闹的了,有的拿出烟卷点上,都想看看毛日天倒地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一辆汽车驶进村里街道,在人群后边停下,夹皮沟的王乡长从车上下来了,远远就喊:“是毛日天兄弟么?”

这个王乡长自从被虫婆婆下了虫降,又被毛日天给治好了以后,心性大改,对以前做的事儿痛心疾首,从此只做好事了。毛日天上次走留有他的电话,刚才出来的时候就是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管管他的手下村长的。

王乡长刚往前一凑,这时候胖村长跑回来了,手里边拎着一只双管猎枪!过来对着毛日天就吼叫:“你他妈敢打我,老子崩了你!”

王乡长赶紧厉声喝止:“混蛋,你有什么权利使用枪支!”

村长一听,回头一看,吓了一跳,赶紧把枪放下,说:“王乡长,你啥时候来的?”

胖王村长别看在乡里横行霸道,但是在乡长面前还是懂得分寸的,赶紧把枪放下,恶人先告状,说:“王乡长,这小子是个恐怖分子,刚才把我好一顿打,你看我的脸还肿着呢!”

毛日天一看王乡长来了,就放开了二驴子。

毛日天放开二驴子,本来想乡长都到了,就有人主持公道了,但是没想到这个二驴子上来蛮劲儿了,一把夺过他爹手里的枪,回身对着毛日天就是一枪。

毛日天看见他抬枪,赶紧闪躲,这一枪打在了大树上,当这小子第二枪打过来的时候,旁边倪所长害怕这小子惹大祸,伸手就去夺枪,二驴子手一歪,“蓬”的一枪,散弹击中了王乡长的肩头,十几粒铁珠子打进了王乡长的身子。

王乡长疼的浑身一抖,一屁股坐地上了,指着二驴子说:“臭小子,你死定了,给我抓起来!”

胖村长一看,赶紧一推儿子:“还不快跑!”他爱子心切,有些蒙逼了,都忘了这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的道理了。

二驴子回身就要跑,被毛日天一把抓回来了,送到倪所长跟前,说:“这回能抓了吧?”

倪所长掏出手铐就把二驴子铐起来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还有乡长在这,眼看着乡长和毛日天也熟悉,自己也不能护短了。

毛日天看看肩头全是血迹的王乡长,说:“来吧,我们到屋里去,我给你看看!”

有毛神医在,王乡长虽然挨了一枪,也不害怕,被毛日天扶着,就进了赵敏的家。

那些给村长捧臭脚的村民一看人家毛日天和乡长称兄道弟的,哪敢再帮狗吃食,大都散去了,二驴子被俩警察带到车里,胖村长跟在后边安慰:“孩儿你别怕,爹马上就能救你出来!”

毛日天把王乡长扶进屋里,让他坐好,帮着他脱下上衣,只见左肩肩头和左臂上,有十几个小孔,不住流血。

毛日天让赵敏找来药棉给王乡长擦血,他伸手按在王乡长肩膀上,然后用灵气注入进去,不一会儿,一个铁珠子“吧嗒一声”掉了出来,紧跟着,十几个铁珠子相济被毛日天用灵气逼了出来,这些小孔的流血也渐渐止住。

王乡长不住口地夸赞毛日天的医术,不但把铁珠子弄出来了,而且经过灵气一扫,伤口不那么疼了。

包扎完了以后,毛日天和赵敏跟王乡长说了一下今天事件的起因,王乡长怒道:“本来上边就开会要整治村干部,整顿屯风,这回这个混账东西我拿他当典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