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章 女村医学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王乡长慷慨激昂的样子,毛日天稍微放了下心,心说,看来这个曾经的恶霸乡长已经彻底改邪归正了,可惜虫婆婆不在了,要不然让她再给胖村长下个蛊,说不定胖村长也能痛改前非。

送走了王乡长,赵铁子一家也过来感谢毛日天,毛日天对赵铁子说:“虽然这个村长现在自身难保,但是难保他不会对你家进行报复,反正赵敏的名声也被你们给败坏够呛,就别在村里呆着了,人挪活,树挪死,赵敏不是要到县城去开个舞蹈学校么,你们就搬去县城吧!”

有了毛日天撑腰,赵铁子不敢再埋怨赵敏了,一家人收拾收拾,把几亩地抵押给邻居了,正好还欠人家两万元,就算是买地的钱了。毛日天给八叔打了个电话,让他找辆车来接自己一趟。

第二天一早,八叔就开着一辆皮卡过来了,说这车是自己买的,又能拉人,又能拉货,很实在!

正好直接把赵铁子一家人也带上,直接奔县城,把赵敏他们一家人送去她大姨家那里,筹备开舞蹈班的事儿去了。

然后八叔开着车,又回了拉拉屯。

这一路上八叔打听呆小萌N次了,毛日天笑道:“你别问了,这丫头不是你的菜,你养活不了!”

八叔怒道:“什么话,你以为我是想泡小萌么?我当她亲妹子一样,我们之间是很纯洁的男女关系!”

毛日天说:“别说没用的,你还是和你的香秀搞男女关系去吧!”

说到这八叔嘴角一扬,说:“这你还真说着啦,现在香秀见了我可热情了,可不像以前那个样子,现在我钱也有了,车也开上了,而且最让香秀夸赞的是,八叔我戒赌了,你要知道咱们拉拉屯赌博成风,戒赌比戒毒还难,这样的环境下,我居然戒了赌,你说我是不是意志坚定呀?”

毛日天说:“哦,可惜了,本来我还想让你带我去李瘸子家玩几场,想不到你戒了,那就算了!”

八叔咽了两口吐沫,一咬牙说:“那我也不去,你不用引诱我,我说戒了就戒了。香秀说了,只要我能戒上一年,她就嫁给我!”

“都发展这样了?那可要恭喜你了!”毛日天真的没想到,八叔居然真的可以泡到村花香秀,这可真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到了八叔的家,爷俩把路上买来的菜一摆,就又开始喝上了!

在八叔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香秀听说毛日天来了,特地过来看看,和毛日天请教了不少中医知识,毛日天以一一解答,

香秀还想要和毛日天学学针灸,但是这个涉及到刺穴位,当着八叔的面没有办法说清楚,他老害怕毛日天占香秀便宜,一个劲儿提醒毛日天管香秀叫八婶。

后来香秀嫌八叔老是打岔,就约毛日天下午到自己诊所去给自己讲解,并且给八叔开了一张单子,让他开车去一趟市里给自己进药。

八叔不敢违抗香秀的旨意,临走又叮嘱毛日天:“谁要是欺负你香秀婶子你就告诉我,八叔拼了老命也要收拾他!”

毛日天笑到:“你不用在这敲山震虎了,我不会打自己八叔老婆的主意的!”

八叔开车走了,香秀就把诊所的门一关,拉着毛日天说:“快来,教我针灸刺穴的本事。”

毛日天拿着香秀的穴位图按着个的考问,香秀对人体穴位还算了解,于是毛日天就逐个穴位讲解,告诉她哪个穴位是治什么病的,虽然没有对这个小八婶起什么邪念,但是也没有像八叔在家的时候那么拘束,有时候扯着香秀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摸穴道的位置还是可以的。

香秀正学的来劲儿,这时候外边有人敲门,一个大婶子风风火火进来,说:“香秀呀,我儿媳妇刚才抻了一下子,估计是要流产,见了红了,你快去看看吧!”

香秀一听,赶紧说:“我马上去!”拿起药箱对毛日天说:“小毛你在家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毛日天问:“用不用我去帮忙?”

那个大婶子怒道:“女人家生孩子,你一个大男人咋那么不知臊得晃,不许去!”

毛日天一笑,就坐在凳子上,说:“那我给你看着诊所,你去吧!”

“安胎也不是啥大事儿,香秀也是轻车熟路,也不用叫上毛日天,自己就去了。”

毛日天坐在诊所等着香秀,边摆弄的穴位图,不由想起在蛇岛自己还有一位小女徒弟,不知道现在医术练得咋样了!

这时候门外又有人敲了几下门,有人问:“医生在么?”

毛日天说:“进来。”

听着声音很清脆,但是进来的竟然是一个老太太,倒让毛日天有些吃惊。注意地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眼神十分奇怪,不像一般的老人家那么浑浊,而是清澈透明,一抬眼之间,灵活轻动,根本就不像是老人的眼珠,不会是像朱老太太一样又是个人精吧?

毛日天又用了一下透视眼,对着她的胸看过去,果然,虽然衣服穿得很宽松,又用一个紧紧的裹胸勒住了那一对,但是在毛日天的透视眼下无处遁形,白皙光滑的皮肤,哪里是老年人所拥有的。

在这乡下怎么还有会有人用易容术来看病?毛日天也不说破,问:“大娘,你要看病么?”

老太太说:“你会看病么?”

毛日天笑道:“我在诊所里,当然就是医生,你来这里不看病,难道是来买东西的?”

老太太说:“我不是来里买东西的,我是来取东西的,你朋友说,她的东西放在你这里了,我找了你一天一夜,才找到这里。”

“什么意思,我拿了你什么了?”

“手机!”

老太太二目放光,看着毛日天。

毛日天一愣,忽然想起来了,说:“你是火车上的那个米娜对不对?”

老太太腰板一挺,一挑大拇指,说到:“小伙子眼力不错,我画成这样,特工的眼睛我都躲过了,你居然能认出我来!你是怎么认出我不是老年人的?”

毛日天可没敢说我透视眼都看见你的两个大咪咪了,只是微微一笑说:“人的脸能伪装,言行举止都可以改变,不过你的窗户没关严实,我自然一眼就认出你的真实年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