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章 受制于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回手抓住白狼的裤腿,把他拉了回来,这个白狼看着就像一个老人一样,不过身手却如同猿猴一般。在半空中回身就扑过来,左手一只匕首明光闪闪,朝着毛日天脸上戳过来。

毛日天手一抖,把白狼扔了出去,白狼再次冲过来的时候,毛日天又用了一次时间控制术。

白狼的身子停在半空,毛日天这一次更加用力,飞起一脚,狠狠踢在白狼下巴上,只见白狼在半空连翻了四五个跟头,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毛日天赶紧回头来给米娜看伤,见她虽然中了一匕首,但那时没有伤到内脏,算是皮肉伤,不是很重,把她用灵气消炎止血,然后撕开衣襟包扎一下。

忽然米娜叫了一声:“小心。”

毛日天听着身后有动静,危机中抓住米娜先前跳出一步,只听“蓬”的一声,一块大石头落在刚才自己蹲着的地方。

白狼紧跟着就有跳了过来,毛日天见他下巴的骨头的被自己踢碎了,牙齿脱落,脸部歪曲,受了这样的伤居然还能攻击人,真让人匪夷所思了!

白狼再一次扑上来的时候,毛日天早已经跳起来迎了过去,和他硬拼,迎着他的拳头击打过去,毛日天听见骨头打断的声音,白狼的手腕断了,毛日天用另一只拳头打过去,打在他眼眶上,白狼的一只眼球顿时被挤出了眼眶。

白狼身子向后飞出,躺在地上,但是仅仅是躺了一下,紧接着就站了起来,举起断了的手腕看看,用剩下一只眼睛又看看毛日天,问道:“你他妈是人么?”

毛日天比他还惊异呢,也同样问道:“你他妈是人么?”

哪有人受了如此严重的伤还和没事儿人一样呀!

米娜看出毛日天占了上风,捂着伤口说:“除恶务尽,杀了他!”

毛日天也有这个想法,抬腿就过去了,白狼回身就跑,速度那叫一个快!

毛日天追了几步,又一次用了一下时间控制术,白狼标准的奔跑姿势,却被暂停了,毛日天追过去对着他后心狠狠一拳。

只见白狼“噗”的一口血吐出去,但是依然没有倒下,而是飞速奔跑,根本看不出受伤的迹象。

毛日天跟在后边紧追不放,跑出二百多米,前边有一处悬崖,白狼根本不停脚步,奔着悬崖就跑过去了。

这他妈是要自杀么?毛日天此时用不出时间控制术,又一时追不上他,眼睁睁看着白狼纵身跳进了悬崖中。

这时候天都黑了,往下看看,一片漆黑,毛日天害怕米娜出事,赶紧回来了。

毛日天和米娜一说白狼跳崖了,俩人都感到无比诧异,没见过这么打架的人,被打的眼珠掉出来还跑的这么快!这跳下悬崖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这时候地上那个手机又响了,这是白狼手下那个大汉的手机,先前用这个给白狼打过电话!

毛日天捡起来一接,那边传来了阴森的声音:“小子,你很厉害呀?把老子吓得都不敢见你的面了!”

毛日天一听,后背都起来一层鸡皮疙瘩,居然就是白狼的声音,这家伙刚从悬崖上跳下去,居然还能打电话给自己?

只听白狼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晚了么?”

“有屁快放!”

“嘿嘿,我去追你的八叔了,就是为了有备无患!”

“我草你妈,你敢动我八叔一根毛,把你那只眼睛也打冒了!”

白狼说:“年轻人,和我斗你还嫩得很呢!今晚十二点,我在海边等你,不把手机送来,你的八叔就去喂王八!”

毛日天气得浑身打颤,但是那边已经关了手机。

米娜问:“怎么办?”

毛日天说:“祸事因为我而起,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得把八叔救回来呀!”

“会不会是骗局,没有听到你八叔的声音?”

“没时间判断了,现在往回走,到海边估计也得十二点了,是不是骗局也得去!”

毛日天抬腿就走,面只好跟着。

走了几步毛日天说:“你把手机视频传给我,然后把你的手机给他做缓兵之计。”

米娜说:“你太天真了,你以为他拿到手机就会放过我们么?他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毛日天说:“要不这样,你传给我,我再把视频传给的我的朋友,让我的朋友把视频交到警方手里!”

米娜说:“其实我现在也可以把视频交到媒体,也会马上公布于众,但是我担心的是万一这样,摩根穷凶极恶,会发动政变。”

毛日天说:“那我可以让我的朋友只是保存起来,不要公布,等我们的消息。”

米娜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毛日天想了一下,狗剩子为人太直,不适合保守秘密,柳小婵没心没肺,也不行,还是传给呆小萌吧。

于是把视频传给了呆小萌,让她妥善保管,先不要和任何人说。

米娜肚子上腿上都有伤,走路走不快,虽然经过毛日天灵气治疗,但是也不能马上就好,所以走路要慢得多。

到了村子里,毛日天看看八叔的皮卡车还扔在家里,于是开上车,穿过小龙湾再直走十几公里,就是海滩了。

临近海滩,毛日天又拨通了白狼的电话,那边接起来说到:“是不是快到了?”

毛日天说了自己的位置,白狼说:“从公路一下来,有一条沿海小路,你们就顺着小路往东走,见到一艘大船,你们就上去!”

毛日天说:“你别以为现在可以控制我们,我们到了海边见不到我八叔,是不会再听你的。现在你最好是让我听听我八叔的声音!”

“小毛呀,别不信了,我不只是我,香秀也被他们抓了,都在大船上呢!”果然是鸡老八的声音。

毛日天说:“八叔你别害怕,我一定救你出来。”

那边的电话已经撂了,毛日天只有照做,把车开下了沿海小路。

往前走了一段路,远远看见一艘破旧的渔船就在海边上停着,甲板上点着灯,一个戴着斗笠,穿着短裤的渔翁站在那里,正在翘首往这边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