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4章 愤怒的毛日天/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见吊塔上的人还看着这边,干脆向他招招手,指了指箱子里的钱。

那个人在吊塔上用电话和人讲话,接着,就听汽车的声音,从集装箱的空隙中,接连窜出四五辆轿车,把毛日天的车围在当在当中,从车上下来了二十几个年轻人,多数穿着短袖汗衫,身上带着纹身,就好像小流氓一样,正面一辆车上慢吞吞下来一个中年人,琳达认识,对毛日天说:“那个就是天狼帮的帮主,他叫郎天南。”

毛日天看看这个看着精瘦,却又黝黑结实的人,面貌中就带着凶狠,一双眼珠白多黑少,倒像是野兽的眼珠。

看到郎天南毛日天倒不吃惊,但是在他身后下来一个大个子,毛日天却吓了一跳,一下子想了起来,那天开着大卡车撞向自己的人,就是这个大个子,那天看着眼熟,因为时间太快,距离又远,没有认出来,这一回看清了,这不是雷豹么?

什么情况,难道这个天狼帮也是戴一龙一伙的?难道这个郎天南的本事也和戴一龙一样,想到这儿毛日天不由起了一身冷汗,自己大言不惭说要帮琳达救回老公,如果这个天狼帮的帮主和戴一龙本事一样,那么自己能不能打得过他都是未知数,更别说救人了,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退缩了,对郎天南说:“钱我是带来了,人呢?”

郎天南冷笑一声,一挥手,两个手下从一辆车后备箱里抬出一个袋子,扔在了毛日天跟前,毛日天不用打开袋子,用透视眼扫了一下,就知道里边装的就是金兆基。

琳达迫不及待,过去解开口袋,露出金兆基的头,却发现他脖子上被勒了一道绳子,深深勒紧肉中,脸色紫青,已经断气了!

琳达抱着金兆基的尸体放声大哭,毛日天虽然生气,但是面对强敌,不敢稍有大意,问道:“你们求财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害命?”

郎天南哈哈干笑一下,说:“上次这个老家伙当众羞辱我,我就想要他的命了,不过我还需要一笔钱,所以就先绑架他,今天收了钱,不管够不够两千万,我都要杀了他……还有你们俩!”

毛日天见琳达伤心得站不起来,就故意拖延时间,问道:“我想知道你怎么知道的钱不够?”

郎天南说:“你都已经要死了,知道那么多有什么用,不过为了让你死的明白点,就告诉你吧!”段天南拍了一下手,从他的车里又下来一个人,毛日天一看,这才知道,奸细并不是财务经理和金氏副总,原来从车里下来的这个人,正是金兆基的大管家!

琳达气得咬牙切齿,问道:“狗东西,我们夫妻俩对你不薄,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大管家说:“人为财死,郎帮主给我的钱在你们家十年也赚不到,我自然会帮他!”

郎天南呵呵一笑,说:“不过你好像没有命来花!”

大管家一愣,回头问郎天南:“郎帮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郎天南笑到:“我的公司资金已经都转移出境了,本来要在金老头拿再多拿一些,金老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拿着钱,就要离开澳门了,留你们何用?”说着忽然伸手,抓住大管家的脑袋,用力一扭,大管家身子转体三百六十度,“啪叽”摔在地上,脖子已经断了。

毛日天看明白了,这个帮主就是个过河拆桥的小人,利用完了大管家,现在来杀人灭口!刚才看他出手的那一下,果然是迅猛有力,是个劲敌,本想要擒贼先擒王的办法怕是行不通,万一失手,琳达就会很危险,那就只有先把琳达送出去,然后再说!

毛日天暗叫一声时间静止,忽然抓起琳达,跳上汽车,在他发动汽车的时候,天狼帮的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亮出家伙,包围过来。

毛日天开着车横冲直撞,这些人来不及上车,竟然被他撞出一条血路,从集装箱的空隙跑了出去。

就在这时,忽然“蓬”的一声,挡风玻璃碎了,毛日天一看,吊塔上的那个人居然拿着狙击步在对着自己瞄准。毛日天赶紧打方向,尽量找集装箱来挡住自己的车,车子划着S形来回躲闪着跑。

车一出码头,上了公路,对面忽然有一辆车和自己晃了一下,两辆车差一点撞在一起,毛日天打舵撞在路障上,刚要倒车,对面的车里伸出一个头来大骂:“小子,没长眼睛开车呀?”

毛日天一看就乐了,不是别人,正是日落帮的陶三姐。

这次毛日天来赌钱本来不想惊动陶三姐了,却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陶三姐此时也看见毛日天了,笑到:“小子,原来是你,这么猖狂是不是偷了人家老婆?”

毛日天从车里把琳达扯出来。到了陶三姐车前,打开车门把琳达塞进去,对陶三姐说:“三姐,把这个女孩先帮我保护起来,天狼帮的人要杀我们!”

陶三姐一听,一皱眉头:“郎天南那小子没人性,又不讲道义,你怎么惹上他了?”

毛日天说:“没有时间细说,你就帮我救人就行了,我回去找他,必须给我朋友报仇!”

毛日天说着回到车里,调头就回去了。

本来毛日天并没有把金兆基当做是朋友,但是突然间就这么被杀了,毛日天心里豪气上涌,心说你个小小越南帮会,跑到这里绑架杀人,目无王法不说,居然敢耍我?不收拾你们一定以为我这个村医就是个村医了!

毛日天火气一上来,那也是天不怕地不怕,打完了再说的脾气。

他把油门踩到了底,迎着天狼帮追来的车就撞了过去,就在两车即将相撞的时候,毛日天打开车门跳了出去,两辆车相撞,发出“呼咙”一声巨响,对面车里的人就好像愤怒小鸟一样飞出来,落到地上都起不来了。

毛日天脚步不停,从车上飞越过去奔第二辆车,郎天南不在第二辆车,他就在第二辆车上跑过去,直奔第三辆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