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章 接断骨/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婧睁眼一看,眼前竟然是一张野兽的脸,吓得赶紧后退,一跤摔倒,这才看清,眼前竟然是一只豹子,豹子虽然被白婧突然惊叫吓了一跳,退开一点,但是那一张花脸距离白婧不到十步,只要它一纵身就能扑过来。

白婧摔了一跤,身边掉出一样东西,是刚才在地上捡起来的那支手枪,白婧连忙抓在手里,对准豹子,叫到:“不要过来,不然我就开枪了!”

但是豹子哪里听得懂她的话,不过也没有轻易扑过来,来回踱步,看着白婧。

白婧的手直抖,对着豹子就扣动扳机,“呯”的一声,白婧不了解手枪的后坐力,打过一枪,手枪一震,竟然脱手掉在了地上,豹子被枪声吓了一跳,回身跑开几步,白婧一看,也爬起来就跑。

如果这时候白婧有狩猎经验的话,就可以从容不迫捡起枪来,再次射击,豹子就会落荒而逃了,但是她一跑,豹子就来了本事,纵身就追。

人再快也快不过豹子,何况白婧受了伤,根本就跑不快,一回头的功夫,豹子已经到了跟前了,白婧吓得惊叫一声,一个跟头就滚了山坡,这山坡只有十几米远,到了边缘,竟然是一个悬崖,白婧身子飞出悬崖,幸好她手快,一把抓住一根青藤,才没有摔下去,往下一看,悬崖高有百米,下边全是石砬子,连颗树都没有,这要是掉下去,非摔烂了不可。

豹子也在斜坡下来,伸头往下看,伸爪子勾了两下,距离白婧的手有几十公分够不到,就在悬崖边徘徊,好像是在等着白婧上来。

这时候别说上边有一头豹子在守候,就是没有豹子白婧都上不去了,不但肋骨疼的要命,左腿刚才摔倒的时候也扭到了,一点力气使不出来,全凭借右腿蹬住一块石头,双手拉住青藤,才保持着身子不掉下去。

白婧啥招没有了,只好用狗剩子在石室中用的绝招了,大声呼喊:“救命呀!”

这时候就听上边“呯呯”两声枪响,豹子脚一滑,差点摔下来,然后撒腿就跑,瞪得石头子“噼里啪啦”往下掉,打得白婧都不敢睁开眼睛了。

过了一小会儿,上边一个声音:“小丫头,没吓尿裤子吧?”

白婧抬头一看,原来是戴一龙趴在悬崖边。

白婧说:“别说风凉话了,我快坚持不住了,拉我上去!”

戴一龙说:“拉你上来可以,但是不许乱跑了,我们一起出山去。”

“好说,快点吧,我真没力气了。”

戴一龙嘴上说话,手上没闲着,拉住青藤,用力往上拽,他的力气本来是不小,但是身上伤太多了,一用力,伤口的血不住出流,也是疼得厉害。

费了好大的劲儿,把白婧拽上来了,俩人爬上斜坡,但是白婧站不起来了,一是浑身脱力,再者左腿关节错位了。

戴一龙用手捋着白婧的腿,说:“你别动,放松。”

“干嘛?”白婧警惕地问。

“我帮你把关节复位,还能干什么?”戴一龙说,“我数到三,就给你复位,你不要用力反抗。”

白婧也知道要是不复位恐怕自己走不了路,就点点头。

“一……”

“哎呀!”

戴一龙只数了一个数,手上就用力了,“嘎巴”一下,白婧的关节复位了,吓得白婧哎呀一声叫出来:“大哥,你不是说数到三么?”

“这样效果更好,我害怕你紧张,只有出其不意才行!”

“那我帮你接断骨!”白婧说。

“不必了,我已经接完了。”

白婧看看,戴一龙用两根树棍夹着伤腿,用鞋带绑的结结实实。再看看,自己掉地上的手枪在他的腰里掖着呢,想必是他刚才用这把枪打跑了豹子。

戴一龙说:“你躺下别动,我再给你看看肋骨,我捡到两块木板,帮你固定住断骨位置,再把手吊起来不要乱动就好了。”戴一龙说这就来掀白婧的衣服,吓得白婧急忙往起跳,不过关节虽然复位了还是很疼,一跤又跌倒了。

戴一龙伸手扯住她一条腿拉回来,怒道:“臭丫头,你当我什么人,我姓戴的要女人用车都拉不过来,难道会非礼你么?”

“那我也不让你看我身子!”白婧倔强的还要跑。

戴一龙一把扯住她的裤腰,说:“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你个是老老实实让我给你接好断骨,再就是我扒掉你的裤子打你的屁股。”

“不要呀!”白婧吓得连忙俩手抓住裤腰,生怕被戴一龙扒下来。

戴一龙板着脸,白婧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干出来他说的事儿,总之他杀人都不眨一下眼睛,白婧对他很是害怕。

戴一龙见白婧不再挣扎了,伸手撩开她的衣襟,露出肚皮来,用手去摸她的肋骨,查找断骨处。

白婧满脸通红,把眼睛一闭,不敢看戴一龙一眼。

戴一龙一边帮白婧扶正骨位,一边和她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减少痛苦。

“原来那支枪你还带在身边,要不是那声枪响,我还找不到你在哪里。谢谢你没有趁我昏迷的时候一枪打死我。”

白婧哪里听他说话,只是在感受着他的手在碰自己那里,忽然伸手捂住问:“你解开我胸衣干嘛?”

戴一龙说:“别带了,我用来绑住木板,要不然哪来的绳子。”说话间,白婧的胸衣已经被戴一龙挪到了肋巴上,狠狠勒住,打了个死结。

白婧坐起来,感觉断骨处果然不那么疼了,说了一句:“谢谢你了。”

“不用谢,你还得帮我呢。”

“帮你什么?你的肋骨也断了?”白婧问。

“现在不用,等出了山再说,我们得马上走,枪声要是惊动了人,很快就会有人过来。”

两人又相互搀扶着起来,沿着山谷往前走。

饥餐渴饮,吃的是野果,喝的是山泉,两人一直走了一天,天黑的时候上了一个山头,白婧实在走不动了,坐在地上说:“大哥,你知不知道路呀,这样走下去是不是想累死我呀?”

戴一龙说:“今晚不走了,我们就在这大树下休息一晚,明天再走,我虽然不知道路,不过方向不错,一直往西,应该很快就能走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