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3章 欠揍的医生/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一龙刚才被邪魂烧的有些丧失理智,只看小福子媳妇的屁股了,没去想她半夜钻进柜子里干什么。这时候一看手机上的短信,当时就火了,回头要杀人,却被白婧紧紧抱住了。

戴一龙想要摆脱白婧,那只是一用力的事儿,但是这时候邪灵发作,感觉被白婧抱着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一时不想挣脱,眼看着小福子和他媳妇从眼前逃跑了,回头一把抱住白婧。

白婧问:“你要干嘛?”

戴一龙也不知道自己抱住白婧干嘛,只是觉得这时候把白婧抱在怀里很舒服,就是想抱着她。

白婧看戴一龙眼中一流邪气,不由害怕,赶紧挣扎,但是戴一龙的力气并不比毛日天小,凭着白婧的力气根本挣扎不开。

白婧像一只被老鹰抱在怀里的小鸡仔一样,“扑隆扑隆”的,就是跑不出去。

戴一龙如果要是一个普通男子,尝过男女之欢的男人,此刻早就把白婧按在地上“叉叉叉”了,不过戴一龙是一个几百年的奇男子,不但定力极高,而且对男女之间的事儿从来不感兴趣。所以现在抱着白婧,既不非礼,也不放开,傻傻地看着白婧拼命挣扎。

这时候,只听外边喊声连天,外边一大群村民手拿手电,砍刀,已经冲到门口了。

白婧说:“你还不放手,警察来了!”

戴一龙这时候冷静一些了,说:“不要紧,我带你出去!”

戴一龙把白婧扛在肩膀上,推开门出去,顿时十几道光线照过来,同时几条棒子打过来,戴一龙一声怒吼,闪身过去,一只手按在白婧的腰上,把她固定在肩膀上,另一只手连拉带拽,双腿连蹬带踹,先上了的几个村民都飞出去了。

白婧在戴一龙肩头一个劲儿叫喊:“大家让一让,你们打不过他,快闪开,快闪开……哎呀!”正喊着呢,忽然一只棒子打在她脑袋上,白婧头一晕,不再叫了。

戴一龙一时没留神照顾到身后,让白婧挨了一棒子,回头一看白婧晕了,顿时怒火中烧,夺下一只棒子,轮开的打的这些村民骨断筋折,不一会儿就倒下一片,剩下的人远远地用手电照着,谁也不敢过来了。

戴一龙大踏步走出去,看见马廊里边有一匹黑马,牵出来翻身上马,策马而去。

他骑马出了村子,上了公路,这时候天已经亮了,后边有一辆面包车开过来,一看戴一龙扛着一个人,骑着马,不由指着他大笑,问道:“大哥,你穿越来的呀?”

戴一龙一拨马头,就横在前边,面包车司机赶紧刹车,顿时火了,指着戴一龙骂道:“你他妈找死呀!”

戴一龙翻身下马,过来拉车门。里边一共俩人,一看戴一龙拉车门,马上跳下来问道:“你想干啥?”

戴一龙一拳一个,全打倒了,一脚踩在司机头上,司机头疼欲裂,叫到:“大哥,你想干啥呀,你就说就行了,不用动手。”

于是戴一龙上了面包车,这俩小子成了他的司机和佣人。

戴一龙把白婧抱在怀里,见她头在流血,昏昏沉沉,问道:“好点了么?”

白婧说:“头疼的厉害。”

“忍着点,前边有个镇子,我们到那里帮你包扎。”

车开了十几公里,前边果然由一个镇子,直接开到了镇医院,戴一龙下车,放走了面包车,把白婧横抱在怀里,走了进去。

急诊科没人,上了二楼外科有一个中年大夫,正打电话,戴一龙进去把白婧放在他面前,说:“我妹子头破了,帮我包扎一下。”

大夫撩了一下眼皮,继续打电话。

戴一龙又说了一遍:“我妹子流血了,你帮着包扎一下。”

大夫不高兴了,有一只手捂着话筒说:“去去,到急诊科,找护士帮你处理一下!”

戴一龙伸手把他手里的电话夺过来,直接扔垃圾桶了,说:“我说让你帮她包扎一下,别让我再说一遍!”

大夫可是火了,在这个镇子自己可是专家级别的,院长都对自己礼让三分,戴一龙穿着土气的衣服,竟然敢对自己这么无礼,他一拍桌子就站起来了。

戴一龙一伸手,揪住他一个耳朵,用一拉,这个大夫当时就来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耳朵被撕开一半,疼的“嗷嗷”叫唤。

戴一龙说:“如果我不是想让你给我妹包扎,你的两只手我都给你扭断了!起来!”

大夫一边往起爬,一边招喊:“来人呀!”被戴一龙一记耳光,顿时就没有了声息,半张脸就好像没了一样,木木的没有感觉。

白婧叹气说:“大夫,你快找点纱布给我包上吧,然后自己也把耳朵包一包,再被他扯一下就掉了!”

大夫这回害怕了,赶紧哀求着说:“大哥,我这屋真的没有用具,这样吧,我们到处置室去,我亲手给她包扎。”

戴一龙嗯了一声,把白婧扶起来,跟着大夫往出走。

走廊里的护士一看大夫半张脸红肿,另一边耳朵流着血,都赶紧来问,大夫苦着脸谁也不理,带着戴一龙他俩到了处置室,告诉护士:“你们都出去。”

实际上白婧伤得并不重,护士给包扎一下就行了,但是这个大夫害怕戴一龙当着护士门的面揍他,那就太没面子了,平时自己对这些护士呼来喝去的摆足了威风,这功夫被人打得和孙子似的,哪能让她们看见。

他亲手给白婧包扎了一下,说:“伤口不大,愈合就好了。”

戴一龙点头,说:“以后给病人看病痛快点,不然就想一想今天!”这个大夫吓得连连点头,从那天起,这个大夫一见到有患者来,笑脸相迎,马上就站起来迎接,后来被县里评为最有医德的医生。大家都以为他是品德高尚,却不知道他被戴一龙吓破了胆,总以为这个患者是戴一龙派来试探他的,所以有求必应。

戴一龙带着白婧出了镇医院,白婧问:“我们已经出了山了,是不是就应该各走各的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