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9章 荒岛老宅/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一龙说:“这个郎青是郎天南的侄子,他们叔侄在越南的时候就很霸道,不过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我早有耳闻,今天我一看见郎青的相貌十几年没有多大改变,我就感到奇怪了,他和刀岚一交手,我就更怀疑他不是普通人,到现在我已经确定了,他们叔侄,就是狼精!”

“狼精?”不但雷豹吃惊,刀姐都很吃惊,想不到自己刚才在和一个妖精动手。

戴一龙说:“对,他们叔侄一定是野狼成精的,所以彪悍的很,你一定郎天南的对手,所以不可以单独行动,让刀岚带人在外边策应你,你要找机会,了解他的行踪规律,然后做好筹划,把他抓回来!”

“是!”雷豹答应一声出去了。

刀姐问到:“龙哥,天狼帮在澳门影响很大,你这么和他们对立恐怕会很麻烦的,如果天狼帮告我们绑架,小离岛的产业会被冻结的。”

戴一龙说:“刀岚,你说钱财重要还是生命重要?”

刀姐说:“有钱的时候,生命重要,年轻力壮的时候,手里有大把生命,那就是钱重要了。”

戴一龙笑道:“想不到你不苟言笑,居然还会说笑话。其实,和生命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如果你可以长生不老,金钱地位,垂手可得!所以我们丢失一个别墅算不得什么。”

刀姐有些不解:“抓郎天南和长生不老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么?”

戴一龙说:“长生方的事儿,已经过去了,知道长生方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们的鬼魂无处可寻,所以我就要启动第二方案来延长生命。”

“你是说吸灵么?”刀姐是戴一龙最亲信的人,自然听他说过这种办法。

“对,”戴一龙说,“吸灵,尤其是吸收了日月精华而成精的精灵,吸收他们灵气,就会让生命永恒。等我达到一定境界,会过气给你,让你也修炼吸灵大法,就像郎青这样的精灵,吸了一只,至少能得十几二十年的寿命,他叔叔郎天南的道行一定高过他,就更有利了!”

刀姐说:“是,龙哥,我一定尽力配合雷豹把郎天南抓回来。”

戴一龙说:“这个郎青本事不小,我如果不是偷袭抓他未必这么轻松,郎天南一定要强过他,你和雷豹找准机会就通知我,我们要一举成功,千万不要单独行动,打草惊蛇不说,我害怕你们有危险。”

刀姐答应一声,也出去了。

只听戴一龙那屋撕胶带的声音,接着郎青就说话了:“小子,你痴心妄想吧,我叔叔一定会来救我的。”

戴一龙说:“别废话,否则你会很痛苦,说,你们姓郎的有多少人?”

郎青说:“我家人丁兴旺,成千上百,你就等着倒霉吧!”

戴一龙说:“你说不说都没有关系,我的人一旦混进天狼帮,就什么都清楚了。”

郎青破口大骂,忽然有没有了声音,想必是被戴一龙又封住了嘴。

有过一阵子,有人敲戴一龙的门:“老板,到鬼岛了。”

戴一龙答应一声,敲了敲白婧这边的墙壁,说:“小丫头,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牛姨,你去帮她穿厚实点,这个岛上可是冷的多了。”

门外的牛姨答应一声,进来又把白婧抱了起来,放在轮椅中,然后把被子也盖在了她的身上。

白婧被推出来,迎面一股冷风吹来,打了一个冷战,感觉这个岛上的温度确实要比刚才的小离岛要低得多。

大船靠岸,戴一龙带了四个手下推了车子装着物质下船,被缠成粽子的郎青也被推了下来,牛姨推着白婧,这些人上岸以后,戴一龙挥挥手,雷豹就下令开船走了,岸上只留下他们七个人。

白婧看见大船离去,刀姐就站在船舷,眼睛看着自己,眼神中看不出个喜怒哀乐,不过让白婧感到阵阵发毛。

大家跟着戴一龙往岛上走,过了石头搭建的停靠台子,往里虽然有石板铺成的路,但是看着那么荒凉,路两边的野草比人还高,再往里走上一二里路,前边出现民房,却是很古老破旧的建筑,没有楼房,却都是平顶草房或者是琉璃瓦建成的葡式房屋,有不少都门窗破碎,屋檐下燕雀搭窝,一个个院子里看着那么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一个村子,房屋应该有几百间,戴一龙在其中挑选了一个深宅大院,这是全村看起来最气派的房屋了,相必当年的房主也是村里的大户人家。

这个大院子院墙高大,大门好像是两扇庙门一样,上边带着铜扣,要不是油漆掉了,露着白森森的木头茬,这倒是一个气派的门脸。

大门一推就开,进了院子,牛姨忽然惊呼一声,原来院子里门边躺了两具完整的骷髅,骨头都已经发黄了,戴一龙用脚轻轻一碰,一副骷髅就散架了,骨头都已经酥脆了。

院子里除了通往正房的卵石小路,其余地方都是蒿草。

过了正房,后边一个月亮门,是一个后院,里边有两间正房,两间厢房,戴一龙让手下把车子推进后院,然后告诉他们把后院大扫干净。

四个手下都是练武出身,虽然没干过粗活,不过都有一把力气,在仓房中找出锹镐扫把,开始打扫卫生。

先把两间正房打扫出来,牛姨把白婧推进去,戴一龙也走进来。

只见这屋一客一卧,依稀看得出这是个女子的闺房,桌子上还有着没有绣完的的刺绣。

戴一龙对白婧笑到:“丫头,我们在这里暂时等一段时间,等我把这里的事儿办完,我带你去瀚国,那里也有我的别墅,带你去那里享福。或者你想去欧洲也可以。”

白婧说:“我不想去瀚国,直想早点好起来,这样像个残疾人一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戴一龙摸着她的后脑勺,捋着她的秀发说:“别这么消极,我会治好你的。”

傍晚时候,后院已经打扫干净了,然后又去打扫院子,那四个人中有一个是行军厨子,在前院厨房做了米饭,烧了两道菜,大家一起吃了,戴一龙让牛姨把里边卧铺铺好,让白婧住进去。

白婧和牛姨就住在后院里,戴一龙和那几个男人住在前院。临睡下的时候,戴一龙给白婧又喂了符水,然后把一块玉佩戴在白婧的脖子上,说这个可以辟邪。然后做了几道符,分发给大家,告诉大家,即便是看见奇怪的事儿,也不要管,不要多说话,只管做自己的事儿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