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章 拘留所里的熟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毛日天被送到万山市拘留所里,进去的时候别的犯人都已经睡了,大铺上睡的满满的,连个空都没有。管教看看说:“小毛,局长吩咐我们了,让那个照顾你一点,不过这两天人满为患,你先将就一下,明天你要是不走,我再给你找个舒适点的房间。”

“算了,和大伙一起挺好的,我没那么多娇气毛病。”

管教出去了,毛日天本想在墙边挤个地方躺一会儿,不过刚往墙边一凑,靠着墙的老犯一大脚丫子就踹了过来,要不是毛日天躲得快,就被他蹬在脸上了。

毛日天脸一侧,一股汗脚味飘过,进接着,有一根棍子打了过来。

毛日天这个纳闷呀,这拘留所里咋还能弄出这么长一条棍子呀!

他往后退了一步,一个头朝里睡的汉子坐了起来,接着外边的灯光,屋里也被照的挺亮,毛日天看明白了,原来这小子是个一条腿瘸子,另一条腿上从膝盖以下就是一条木头腿。

再看脸上,毛日天认识,这不是姚七的那个徒弟毛豆么!

毛豆这时候也认出毛日天来了,一脸的不满,骂道:“妈的,是你呀,你不是挺牛鼻的么,咋还抓进来了?”

毛日天也问他:“你咋进来了,残疾人不优待么?”

“草,哪天法律说残疾人优待了,除非是精神病。”毛豆下了地,坐在床铺边沿上,说:“你咋回事儿呀?”

毛日天说:“我把大富豪砸了,你呢,你咋来的?”

毛豆说:“我是替公司去要账,有个小子打赖,被我师父捅了两刀。”

“然后呢?”

“我就进来了,我是自愿替师父顶罪的,到这来对我来说就是串个门!”毛豆自豪地说。

毛日天叹了口气,不愿再对姚七他们一伙的行为再做评价,说:“别吹牛逼了,给我到个地方,我要睡一会。”

毛豆对睡在他旁边的说:“起来,给我师傅的朋友倒个地方!”

看来他在这屋里力度不小,一句话,那个躺着的老犯赶紧爬起来往一边挤,想给毛日天倒出个地方。

毛日天闻着毛豆的臭脚丫子味一皱眉头,说:“算了,我不挨着你,我去另一边睡去。”

毛豆还问呢:“咋地呀?”

“你脚丫子太臭!”

“卧草,爱**哪睡那睡去!”毛豆也躺下了。

毛日天睡在了另一头挨着马桶那一边了,马桶味也比毛豆的脚丫子味道小。

第二天一早,又被送进来一个犯人,看着也就二十出头文静得很,细皮嫩肉的,带着一副眼镜,一进来就露出一脸的惶恐,看来很害怕的样子。

毛豆坐在铺头,斜眼看着这个年轻人,用那根代替腿的木棍捅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大汉,说:“虎子,去,收拾一下,这小子挺有意思!”

毛豆别看腿瘸了,但是那股子不要命的狠劲儿,再加上姚七一伙的威名,进来以后自然就是大哥,那个虎子虽然长得身强体壮,但是也得听他的调遣。

虎子走过去,下马威一样先给了这个新来的小伙子一巴掌,问道:“叫啥名,啥罪进来的?”

“我叫王林,都叫我小林子,犯的是伤害罪。”大家一听他说话,有不少都笑了,声音也挺细的,这样的人犯伤害罪?被人伤害还差不多。

“你把谁给干了”毛豆也想知道是谁这么不幸,被这个娇滴滴的小男孩给收拾了。

“我对象的妈妈。”

此话一出,又是笑声一片。虎子凑过来,扯着小林子的肩膀说:“行啊小子,老丈母娘你也该收拾,说说,咋回事儿”

“我也不想这样做的。”小林子红着脸说,连脖子都红了,“是她阻止我和小玲的婚事,逼死了小玲,所以我才这么做的,她害死小玲,我捅了她三刀,算是报应。”

“小玲是男的女的”虎子问。

“当然是女的啦”小林子瞪了虎子一眼,这要是别的犯人这么瞪虎子他早就急了,可今天他没有,还“嘿嘿”的直笑。

“让他说”毛豆瞅了一眼虎子。

“好,你说你说。”虎子不再打岔。大伙儿也都围了过来。

小林子又轻声细语地讲述起来,他要让别人知道,他并不是多伤天害理的人,而是有原因的:“我和小玲是一个单位的,都是一起进的厂子,我们恋爱已经一年了,开始她家也没人不同意,但是后来厂长的儿子去厂里看见了小玲,就总去纠缠她,小玲也不喜欢他,就不理睬他,每天下班就等着和我一起走,我当然得保护她了”

虎子又忍不住了,在后边用膝盖一拱小林子的腿弯,小林子差点没跪地上。虎子说:“小美人儿,你用什么保护人家呀”

小林子又瞪了虎子一眼,但不敢和他发作,老老实实地对着毛豆继续讲述,看得出他很害怕,声音有点抖:“没想到后来她妈妈竟然不让小玲和我来往了,让她和厂长的儿子处处,原来厂长的儿子找到她家了。她妈妈嫌贫爱富,要棒打鸳鸯”

毛豆说:“她妈还真不是东西”

小林子感激地点点头:“是呀,后来我和小玲见面就得偷偷的见,瞒着他家里了”

虎子又打岔问:“你俩见面都干些啥呀是她摸你还是你摸她呀”

这回小林子不理他了,还是对着毛豆说,可能他以为毛豆是个多好的人呢,“我们见面小玲总是哭,说她妈妈总是硬逼着她和厂长的儿子见面,有时还有意把他俩单独留在房间里,厂长的儿子趁机就动手动脚的。”说到这儿,小林子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了,“我找过她妈妈,可是他妈贪图厂长家的权势,说小玲找了厂长家的少爷就可以转正提干,找我要吃一辈子的苦,我据理力争,可是被她妈妈一顿擀面杖把我打了出来。

“我最后一次见小玲的时候,想要带着她走,远走高飞小玲哭的像个泪人似的,说她不喜欢厂长的儿子,但又没有勇气和我一起离家出走,她哭得我心都碎了,也就没有逼她,可是没想到,那天晚上就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