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章 滴蜡/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看是刑队长在和护士长约会,马上就减速靠边,就在马路对面盯着邢队长他们。

玉兰问:“干嘛,咋停车了?”

毛日天说:“别急,我们要见二虎叔就靠这小子就行,不过得等时机成熟。”

玉兰一听和杨二虎的官司有关,就不言语了,静静地等在那,她是一点主意也没有,杀人偿命,这要是杨二虎落实了真的杀了人,那自己就要变小寡妇了,想想就伤心,自己在一边抹眼泪。

毛日天看着护士长上了邢队长的车,警车开动,毛日天就跟在后边。

过了几条街,邢队长的车再一栋居民楼下停住,和护士长一前一后,下车往楼里走。

毛日天赶紧也把车停住,说:“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

毛日天跟着进了楼道,邢队长已经上了电梯,毛日天没着急着跟,站在电梯门口看着,电梯到了十楼停住,他才叫电梯。

电梯还没下来,玉兰跟进来了,毛日天问:“不是让你等着吗,进来干嘛?”

玉兰说:“我看那个开警车的应该是个当官的,我想求求他,看在我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放二虎回家吧。”

毛日天笑道:“婶子,你糊涂呀,你就是怀着三胞胎人家也不能因为你怀孕就放人呀,这样吧,你跟我去吧,让你看看这当官的什么德行也好,省着你这么天真。”

两人坐电梯上到十楼,一梯两户,不知道邢队长和护士长进了那一间。

玉兰刚要说话,毛日天伸手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低声说:“别说话,让我看看他们在哪!”

毛日天瞪起眼睛,用透视眼挨着个的门看。左边一家屋里好几个人,在喝酒聊天,再往右边一看,邢队长和护士长都已经脱了外衣,邢队长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在播电视,而从门口的角度,看不见护士长在哪,在干嘛。

毛日天回头对玉兰说:“先等等,等他们做好事儿的时候突然进去,就能掌握主动了。”

玉兰不明白毛日天啥意思,见他盯着门板一个劲儿运劲儿,不知道他翻了什么毛病。但是现在希望就在毛日天身上,她也不敢不听毛日天的话,俩人就在走廊里站着。

毛日天时不时地用透视眼观察一下屋里的动静,也很着急,也不知道这俩人今天约会都干些啥,要是只聊聊天就没啥意思了。

过了好一会儿,护士长忽然出现了,头发湿漉漉的,原来是去洗澡了,只见她出来并没有穿浴袍,而是穿着一件护士服,而且看起来是空心的。

有戏了!毛日天低声说,撅着屁股瞪大眼睛看着门板,吓得玉兰都想走了,以为毛日天疯了呢!

毛日天一把拉住玉兰说:“别走,一会请你看好戏!”

这时候邢队长和护士长都不见了,看来是去房间了。

毛日天伸手顶在门锁上,想要利用灵气开门,但是这门锁被反锁了,根本不是转动两下就能开的,步骤比较繁琐。

毛日天一着急,伸手就把衣服脱了,就剩下个短裤。

玉兰惊异地问:“你脱衣服干啥?”不由紧张地双手护住了前胸,有些后悔一点都不怀疑地就跟着毛日天到了这,要是毛日天忽然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自己都不知道往哪跑了。

毛日天说:“别问,把眼睛闭上。”

玉兰吓得都快哭了,说:“小毛,我可是你婶子,我肚子里还带着娃呢,你可不能胡来呀!”

毛日天说:“别说废话,我要想干那事儿也不会在这,快闭眼睛!”

玉兰也不知道毛日天葫芦里边买的什么药,心怀忐忑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偷偷睁眼一看,哇,毛日天消失了,不知去了哪了,地上就剩一条裤衩!

这时候门一开,毛日天居然从屋里出来了,而且啥也没穿。

毛日天趁着玉兰闭眼睛,用穿墙术过了门板,但是他的身体可以分解重组透过门板,裤衩却不行,所以落到了门外。

毛日天出来,一看玉兰拿着自己裤衩在那发傻呢,赶紧一把拿过来,责备说:“不是不让你睁开眼睛么!”

玉兰惊愕地上下打量一下毛日天,赶紧又把眼睛闭上了,而且闭的紧紧的,脸红的像猪肝一样。

毛日天穿上衣服,嬉笑道:“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的?”

“什么?”

“还能有什么?我的十八厘米呀!”玉兰越是害羞,毛日天就越是想要逗她几句。

谁知道玉兰有些火了,说:“咋没见过,我们家的驴配种的时候比你的大得多!”

毛日天自讨了个没趣,自我安慰说:“至少比二虎叔的大得多!”

玉兰狠狠扭了毛日天胳膊一把,说:“你有没有点正经的,我让你救人,你带着我瞎跑,还脱衣服调戏我……”

“嘘……小点声,我就是为了救人才不惜脱衣服的,有本事你脱衣服救人,我看你行不行!”

玉兰不知道毛日天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也不言语了。

毛日天说:“我们进去。”说着,从兜里拿出手机,“别出声,跟在我身后,我这一招屡试不爽,最见成效!”

玉兰跟在毛日天身后,蹑手蹑脚走进了屋里。

穿过大厅,两人到了卧室门口,就听里边“啪,啪”的声音,邢队长“哎呦,哎呦”地叫。

护士长的声音传出来:“别叫,给我闭嘴!”

“是,主人!”邢队长的声音。

毛日天心说,什么情况,这个护士长啥时候成了邢队长的主人了?

毛日天轻轻一推卧室的门,门开了一条缝,毛日天把手机伸进去,从屏幕中看到了邢队长什么都没穿,跪在地上,脖子上带了个狗脖套,而护士长穿着空心护士服,高跟皮鞋,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拿着一根红蜡,再给邢队长背上滴蜡油呢!

卧草,这真的是玩出新高度了!

毛日天拿着手机录视频,身后的玉兰一捅他:“让我看一眼!”

毛日天侧侧身子,玉兰伸头看了一眼,顿时刚刚恢复的一张脸又变成猪肝颜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