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章 看死尸/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对杨二虎说:“不受欺负那就好,我回头关照一下,让管教照顾照顾你,虽然暂时你出不去,不过你也呆不了多久,不论是花钱摆平还是想其他方法,总之不会让你因为我蹲监狱。玉兰婶子你也放心,不会受欺负的,不行就让她搬我家里去住……”

“不去!”玉兰斩钉截铁地说。

毛日天笑道:“不去就不去,好像我不是好人似的,我来就是让你们放个心,不用害怕。”

见完了杨二虎,毛日天带着玉兰出来,坐在车上,玉兰问毛日天:“小毛,你有几分把握救二虎出来?”

毛日天说:“我要是救他一定能救出来,就看我使不使全力!”

玉兰奇怪地问:“咋还不使全力,你有啥顾虑呀?”

毛日天说:“顾虑到没有,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心的想救你老公出来。”

“废话,我还能不想救他,要是不想救他我就找不找你了!”玉兰生气地说。

“那好,”毛日天正色说,“那你是不是为了你老公,什么事儿都肯做?”

玉兰有些不祥的预感,双手又抱在胸前,说:“你要干嘛?”

毛日天说:“我就问你一句,是不是为了救你老公出来,你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老公!”

“那还用说,我当然是真心的了,就是让我死,我都愿意!”玉兰再次斩钉截铁地说。

“那好,现在我要你做一件事儿,你要是答应,我就马上着手救他出来!”毛日天一脸严肃地说。

玉兰想了一下,一咬牙,说:“好,不管什么事儿,我都答应你!”说着放开了护着胸口的手。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知道毛日天外号叫做小邪医,总是没有正经的,为了救自己孩子的爹,就算是现在毛日天说要自己用身子来换,自己也认了!

毛日天看着玉兰那一副正经的样子,强忍着不笑出来,说:“你想好了再答应,别我一说出来你就反悔了!”

“想好了,我答应你!”说着,玉兰为表真心,伸手就解衣服。

“你干嘛?”毛日天瞪大眼睛,“你脱衣服干嘛?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难道不是……你们男人不都是想做那件事儿么?”玉兰停住手,惊异地问,不知道自己除了用身子还有什么能和毛日天做交换的。

“我不是男人……不对,我不是普通的男人,哪能那么下流!”毛日天摇头说。

“那你想让我干嘛?”玉兰问。

“上次我让小翠学驴叫,我看你跃跃欲试的样子,这回你就给我学个驴叫,我就答应你!”毛日天很正经地说出了常人很难理解地一个很不正经的要求。

“别胡闹了,我什么时候跃跃欲试了。小毛,这种时候你就别和婶子闹了,婶子答应你给你买一头驴送你们家去还不行么?”

“不行,我就想看看你们女人对自己老公能付出多少。”

“那也不用学驴叫呀,我都说了,你的任何要求我都答应,只要你肯救你二虎叔出来,婶子的命都是你的!”

“别只是说嘴,还命都是我的,那我就想听驴叫……”

“尔啊……尔啊……”毛日天没说完,玉兰已经开始学驴叫了,眼睛一闭,脸憋得通红,使足了力气。车窗门没关,惹得过路的人都往车里看。

“行了,婶子,你学的比小翠像!”毛日天制止了玉兰,这个平时文文静静的小媳妇,为了救人这是真豁出去了。

毛日天说:“婶子,我就是逗你玩,活跃一下气氛,你学不学我都会救二虎叔的。”

玉兰眼泪又下来了,两手捂着脸,哭到:“毛日天,这个时候你还消遣我,你还是人么!”

毛日天赶紧去安慰:“你看看,我想活跃一下气氛,还把你给活跃哭了,行了,算是我不是人,我也给你学一个……尔啊……尔啊……”

玉兰赶紧四外看看,说:“快走吧,别在这丢人了!”

毛日天开车又去了陈锋的家里,和陈锋说了一下杨二虎的情况,咨询一下如何才能救杨二虎出来。

陈锋想了一下说:“这个案子属于刑事案件,不是用钱就能摆平的,不过要是被害者家属能得到补偿,肯原谅凶手的话,法律上量刑应该会轻很多!”

毛日天问:“那依你看来,最轻的话,杨二虎会判多久?”

陈锋说:“即便是对方家属原谅,恐怕也会在十年左右。因为情节有些恶略,死者头上中了五下,胸口也砍了两锹,都露骨头了。是这属于流血过多死亡,如果杨二虎当时送他去医院,多半不会死亡。这样的情况下,就是故意杀人。所以,量刑不会太轻!”

玉兰一听,又哭了。

毛日天想了一下,说:“你是说我出多少钱,杨二虎都免不了牢狱之灾了是不是?”

陈锋点点头,说:“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不能徇私枉法,就算是梅市长,也不会有权利把杀人凶手赦免。”

毛日天点头:“那我就明白了,我能看看死者的尸体么?”

陈锋问:“干嘛,我知道你是神医,但是那个死了的去牛老球子尸体都硬了,你就是华佗在世,恐怕也没有本事把他救活了!”

毛日天说:“我就是看看有没有最后的希望,你带我看一眼算不算徇私枉法吧?”

“那倒算不上。”陈峰说。

“好,你带我去看看,要是真的救不活,我就死心了!”

陈锋叹气说:“好吧,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不过我认为你这么多是徒劳的。”

陈锋带了毛日天和玉兰到了停尸房,毛日天让玉兰在车里等着,然后跟着陈锋进去了。

停尸房里边阴森寒冷,一个形如枯槁的老头守在那里,喝的浑身酒气。

陈锋带了毛日天进去,和老头说了几句,老头起身领着他们俩,一只走到里边的大冰柜那,扯开一个抽屉,里边的牛老球子用白布单罩着。

毛日天掀开单子,看看死者,脸色铁青,头上的血液已经凝固了,几道口子翻开,露着白森森的头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