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章 死人复活/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混蛋!”陈锋骂了一句,点燃一支烟,但是被毛日天抢去了,只好自己又点了一支,“我昨晚刚要睡觉,接到报刑队长电话,说有人在酒吧打起来了,死了一个人,我当时还骂他,说酒吧打死人你们出警不就得了,给我打电话干嘛。

邢队长那边说话声音都颤抖了,说酒吧死的那个人是白天送进停尸房的牛老球子,我当时都吓了一跳,赶紧去了酒吧,一看牛老球子躺在地上,我当时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如果不是这小子头上的伤口和停尸房的那个伤口一致,我都会认为是牛老球子的双胞胎兄弟。

之后我们一起到的停尸房,停尸房的尸体不见了,看门的老头喝醉了睡的死死地,叫起来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查了监控,才知道是你把牛老球子弄走了。

然后我们又查了附近的监控,看见你带着牛老球子出来,在街口你把事先放在绿化带里的包裹拿出来,你俩穿上衣服,然后一起打车到了出事的酒吧,之后酒吧的监控显示,你坐在一边喝酒,牛老球子就站在你身后,再后来他走过去摸了一个女孩的屁股,被女孩打了一个嘴巴,接着女孩的男朋友过来把他推开,但是一推之间,牛老球子就摔倒在地,再没有起来。

警察出警把牛老子球子送到医院,发现虽然浑身的伤都没有愈合,不过又他的的确确没有死,只不过他不回答任何人问题。医生正在对他进行检的时候,这小子忽然起来跳楼了。也就是说,走出去摸女孩的屁股的牛老球子是个活人,而他到了医院以后,从十一楼跳下去,双成了肉饼,这个事儿你怎么解释?”

毛日天故作惊讶地说:“你们不是说杨二虎杀了牛老球子么,怎么还会出来非礼女生?死人复活了?你们警方就这么和外界释解释么?牛老球子非礼人家的时候我也在场,他可是生龙活虎的,不单单你们有视频,我自己也录了视频,这可是证据,昨天晚上牛老球子非礼人家的时候,杨二虎可是在监狱里边呆着呢,你可不能说他是杀人犯了吧?”

陈锋冷笑一声:“我一想就是你捣的鬼,你把牛老球子带出来,就是为了给杨二虎洗脱罪名是不是?我告诉你小毛,你这么做我顶多说你是操纵尸体帮助凶手脱罪,不会救得了杨二虎的!”

毛日天眼珠子一瞪,坐起来到:“你别管我做了什么,你有我犯法证据就抓我,要是没有,我就要请律师帮杨二虎打官司了,我有昨天晚上牛老球子出来逛酒吧的视频,到时候你有本事在法庭上说那是一个死人!”

陈锋一见毛日天发火,他也怒了:“小毛你这么做不地道了,我当你是朋友,你把我当猴耍,不和我说实话不说,还想让我们警方出丑么?”

毛日天说:“你要是当我是朋友就不会这个态度了,你们这些混官场的最不厚道,为了利益翻脸不认人的事儿我听得多了,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出污泥而不染的好人,想升官发财就把我抓起来!”

陈锋坐下了,叹口气说:“小毛你就作人吧,真是给我添乱。”虽然这么说,态度明显缓和了。

陈锋实际也不愿意和毛日天翻脸,只不过昨天毛日天的做法他感觉受了愚弄,所以很是气愤,这时候见毛日天发火,他反倒冷静下来,说:“小毛,我知道你是有大本事的人,不过你要是这么做是犯法的!”

毛日天说:“你说你不能徇私枉法,那么我们就从公的角度来看,依着刑警队出具的证据来办这个案子,别拿封建迷信的那一套说法。如果我上庭的话,我会说我去停尸房看我的朋友牛老球子,发现他并没有死,我就带他出来了,或者说他就跟着我出来了。监控里你也看见了,是他自己走出来的,从始至终我没有碰他一下子。”

“你到底对对那具尸体做了什么?”陈锋始终想解开心头的谜团。

“什么也没做,我就是想进去看看这个人渣倒地死利索没有。”

“所以你就光着屁股进去了?”陈锋根本不信。

“你还想告我一条奸尸是怎么着?那你可得有证据!”

两人四目相对,相互看了一会儿,陈峰说:“那你就请律师吧,这个官司我陪你打了,我不为别的,就为了弄个水落石出!”

毛日天也生气:“我白白和你交往一回,到最后是你想咬死我!邢队长都没有你这么狠!”

陈锋说:“好吧,你这么说我就暂时不插手,看看邢队长能不能轻易让你蒙混过关。”

两人不欢而散,毛日天带了玉兰吃过早饭以后就接到电话,问明毛日天所在,邢队长直接开车就上来了。

毛日天支走了玉兰,单独喝邢队长聊天,几乎和陈锋的开场白一样,最后,邢队长说,如果你拒不交代,我们是可以告你妨碍公务的。

毛日天说:“你告我什么我不在乎,我会请最好的律师给杨二虎打官司,到时候法庭上我要是说出你的糗事,恐怕你的证词可信度都不高了。”

邢队长怒道:“你这是威胁警务人员,罪加一等。”

毛日天说:“你别管我什么罪,你自己赌不赌得起?我只不过是想救个人而已,你要是豁出来了,我就陪你玩到底!”

邢队长也是怒气冲冲离开了,毛日天胸有成竹,别看陈锋生气,不过是生气自己不和他事先说明而已,不会真的和自己作对的。别看邢队长生气,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职位来赌一个和他无关紧要的案子。

果然,毛日天带了玉兰回来第三天,杨二虎就放回来了,理由是证据不足。当天的打斗杨二虎和牛老球子各有损伤,牛老球子后来的死亡定性不清,不能归罪与杨二虎,牛老球子没有家人,有几个远亲也不会因为他来得罪杨二虎和毛日天的,所以这个案子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杨二虎出来的第二天在家里摆下酒宴说是吃个喜儿,杨家哥俩,还有两个媳妇都在,特地请来毛日天,感谢他搭救自己。本来要杨雪也来,但是杨雪心情不咋好,也不愿意在家人面前和毛日天同桌吃饭,避免尴尬,杨雪没有来。

喝上酒一后,杨二虎一再要求毛日天说说是怎么救自己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