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章 扛锄头的老农/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把这三个锁进仓库,回头再在度假村的水上餐厅找人,这里的人基本都吓跑了,剩下有几个被咬了,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估计也已经快犯病了!

毛日天没有时间,他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去救所有人,他只是叫了几声二妮儿狗剩子的名字,见找不到,就赶紧往出走,过了度假村,忽听前边闹吵吵的,只见海老头的房前屋后围着十几个人,都张牙舞爪地想要冲进去,但是海老头的房间是加固型的,上次被十一在新婚之夜吓了一跳,海老头找人换了防盗门,又在窗户上焊了大拇指粗细的钢筋,这些人根本就冲不进去,只不过在窗口叫喊着,玻璃已经碎了,不少人把手臂伸进屋里乱抓。

毛日天到了这些人身后,见他们有男有女,有的是来度假村的客人,有的就是度假村的员工,他们一个个脸色苍白,眼珠子通红,嘴上冒着白沫,就像一个个行尸走肉一样,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从狭窄的钢筋缝钻过去,去抓屋里的海老头一家三口。

海老头在屋里拿着一根拐杖,不停地击打这些伸进去的手臂,大叫到:“滚开,都给我滚开,这是我的家,你们都回自己家去!”

这些疯子显然不听他说话,就是硬往钢筋空里边挤,有两个头都挤得变了形,也不知道疼痛,还在嚎叫着往里顶!

海老头在窗户里忽然抬眼看见毛日天站在窗外,赶紧大叫:“小毛,快把他们赶走,老丑子和我老婆都吓坏了!”

毛日天在后边喊了几句,又拍拍手,叫到:“喂,兄弟们,不要吵,听我说几句!”

那些疯子忽然听见拍手声,都有不约而同回过头来,看向毛日天。

毛日天说:“大家都是感染了一种叫做血红的病毒,你们不要急,都静一静,我马上和威尔士教授联系,说不定他有弄了个治好你们的法子!”

这些人看了毛日天一眼,回过头,忽然咆哮着就奔着他追了过来,毛日天吓得回身就跑。

毛日天这一回是奔自己的别墅那边跑,到了护城河跟前,纵越飞身,从三米宽的护城河飞越过去,到了大门口的墙根下。

这些追赶他的疯子有的也跟着跳跃,但是毛日天守在那边,一脚一个,只要能跳过来的,都踹进了护城河里。有的跳不过来,就自己掉了进去。

这时候深三米的护城河里边有一米半深的水,这些疯子落水就上不来了,在水里来回走,仰头看着上边的毛日天。

毛日天赶紧回身敲大门,大声喊:“呆小萌,快开门!”

院墙上出现一个人影,手拿水枪,头戴安全帽,正时呆小萌,对着毛日天大叫:“你是什么人?”

毛日天叫到:“别玩了,什么时候了,还闹,你不看看都疯了多少人了!”

呆小萌说:“我就是知道才要小心一些,说,你有没有被咬到?”

“没有!”

“怎么证明?”

“你要是再不开门等我进去一定往死里收拾你!”毛日天有些急了,这丫头这不是不知轻重缓急么!

呆小萌智商高过正常人,在外边看到两个疯子以后,就知道是咬人传染,被咬以后就会被病毒感染了也跟着变成疯子,所以赶紧回到别墅,城门紧闭,牢守家园。

呆小萌也是看见毛日天已经过了护城河,在这边暂时没有危险,所以故意刁难他,说到:“你把衣服脱了,我看看有没有被咬到的伤口,不然不让你进来!”

毛日天气得骂道:“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说着把上衣脱了,又扯起裤腿给墙上的呆小萌看。

呆小萌见毛日天气急败坏的样子,不敢再闹,赶紧按钮,把大门打开。

毛日天进来,呆小萌也蹲在墙上不敢下来,拿着水枪对着他,说:“不许过来,我这里边装的可是辣椒水!”

毛日天说:“没时间搭理你,我问你,二妮儿他们都在哪?”

“应该是回猪场了,总之我的城堡里就我自己!”

毛日天不再搭理她,回身进去,拿起墙上的吞龙斩,还有针囊,回身又跑出来,对呆小萌说:“开门,我要去找二妮儿他们,你守住家里吧,千万不要让疯子进来!”

“好说,一定一定!”呆小萌不知道事态严重,忽然外边大乱,她倒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觉在历险一样。

毛日天拎着吞龙斩又出了大门,呆小萌放下吊桥,毛日天跑过去,迎面遇上一个人,扛着锄头低着头走路,是村里的老农陈老实,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即便再熟悉的人,走对面不想和他说话,他也不理睬你,直接走过去。

毛日天看见陈老实没事人一样扛着才锄头走路,就叫了一声:“陈老实,见到狗剩子两口子了么?”

陈老实听到毛日天的声音,忽然一抬头,毛日天吓了一跳,陈老实的两只眼睛眼珠通红,布满血丝,瞳孔都变得大了,看着毛日天,忽然扔下锄头,嚎叫着就扑过来。

毛日天明白了,这陈老实也已经疯了,但是不知为啥自己不招呼他他就没有失控,看样子还要去地里铲地一样。

此时毛日天手里拎着吞龙斩,只要手臂一挥,陈老实的人头就会飞出去,不过毛日天不能这么做,陈老实只是疯了,不是死了,他不是僵尸,都是自己的乡亲,小时候还偷吃过陈老实家的豆包呢,后来陈老实发现了,不但没有抓自己,还故意把冻豆包放在窗台上一盘,那时候自己还笑话陈老实傻,后来长大了才理解,陈老实是可怜自己,才故意放豆包在外边的。这样的人,毛日天岂能伤害他!

毛日天回身就跑,他的奔跑速度要比陈老实快得多,不一会儿就把陈老实甩开了,超过五十米左右,回转头再看的时候,陈老实不跑了,慢慢走了,不但慢慢走了,还恢复和以前走路的姿势一样,猫着腰,背着手。这要是没有刚才的经历,离远一看,根本看不出他是个疯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