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章 我脱不脱/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子吓得不敢再多言语,跟着赵疤瘌他们去找口袋了。杨二虎进了二姑婆家跑了一圈,出来的时候只拎了几条麻袋,没有找到玉兰的踪影。

毛日天看看半截子车上十几个人装的差不多了,驾驶室里的蛋蛋还一个劲儿地哭,毛日天说:“我们先把人送回去,然后再出来找二婶他们。”

杨二虎虽然着急找老婆,但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不想让车上的女人孩子陪着自己找孩子,就点头答应。

车往回去,出了村子过了度假村,毛日天看着花红柳绿的度假村,叹息道:“马勒戈壁的,老子的度假村投资这么大,刚开业就他妈黄摊子了,没开始就结束了!”

柳小婵说:“如果满世界的人都疯了,钱就已经成了废纸了。”

毛日天看看手机,此时就是一个电子表,没有讯号,根本用不了。毛日天心里暗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柳小婵说的一样,外边的世界已经都疯了。就好像当年小日本侵华一样,几个恶魔同时向世界宣战,把天下搞得一团糊涂!

眼前到了别墅大门前,呆小萌和海老头在大门斗一边一个站在墙里,呆小萌手里还端着她的水枪,海老头手里拿着一根黄瓜在咬着吃,眼睛都盯着杨大虎开来的汽车。

到了大门口的壕沟护城河前停住汽车,杨大虎按了几下喇叭,示意墙头上的人开门放吊桥,但是呆小萌不但无动于衷,从兜里也掏出一根黄瓜来吃,海老头吃完了一根,又拿出一根来吃。

毛日天在车斗上叫到:“小萌,别光吃了,快点开门!”

呆小萌说:“毛日天,你倒卖人口呀?弄这么多人进来,就是只给他们吃黄瓜也坚持不了几天呀!何况我辛辛苦苦种的黄瓜也不是谁都可以吃的,海老头要帮我守城我才让他吃的。”

海老头点点头,默不作声地又在兜里拿出一根冲着毛日天比划一下,然后又举了举另一个手里的半截板砖,示意自己不是白吃的,是在帮助守城呢。

这时候老丑子也从一边冒了出来,头上戴着一个安全帽,俩手一手拿了一块板砖,横眉立目,作势要往下打。海老头拦住说:“别打,听小萌的命令!”

毛日天气得哭笑不得,说:“你们三个傻子听着,第一,我现在不是和你们闹着玩,性命攸关的时候就不要闹了。第二,这他妈好像是我的家,居然把我关在门外,你们喧宾夺主了吧?”

呆小萌想想说:“就你好客!要进来也行,老规矩,脱衣服检查!”

毛日天看看车上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在这脱衣服检查,也不成体统呀!就对呆小萌说:“你先开门,进了院子在检查不迟!”

呆小萌一劲儿摇头:“不行不行,你没看过行尸走肉么?要是有妇人之仁只能连累大家,要是有一个被咬了,疯起来我可打不过,避风港就成了灾区了,必须要保证身上没有牙印才行!”

毛日天想一下也对,自己今天灵气没少用,已经没有力气再用灵气救人了,一会儿自己还要出去再找别人,如果谁要是疯起来咬伤别人那就麻烦了。于是毛日天回头对大家说:“我来检查男人,柳小婵检查女人,男人女人背对背站好,谁也不准偷看!”

这些人现在急于避难,有求于毛日天,不敢违拗他的话,赶紧按着他的吩咐,男人女人背对着背,在车上分开站立。毛日天和柳小婵跳下来,让大家一个一个下来脱衣服检查。

男人还好,没那么多禁忌,下来脱得赤条条就剩一块遮羞布,转个圈,身上没有伤痕就穿上了,女人那边感觉有些难为情,墙头上的海老头和老丑子等着绿豆眼都往下看呢,而且老丑子还在墙头上探出半个身子,估计是害怕看不清,吓得小莲和王欣欣都不敢脱。

柳小婵看看墙头上这爷俩,骂道:“转过去,不然揍你们!”

海老头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还是盯着下边的女人看,老丑子更倔,说:“就不转,现在我们在上边,是你们要进来,不是我们要出去,凭什么听你的?”

柳小婵一叉腰:“信不信我揍你?”

“不信,现在我有砖头你没有,我能打你,你打不到我!”老丑子扬了扬手里的板砖。

柳小婵一笑说:“老丑子,你有本事打我一砖头!”

老丑子还真的不信邪,抖手就是一砖头,准头不错,就奔着柳小婵的面前来了,柳小婵往前上了一步,伸双手就把砖头接住了,顺着砖头的势头转了个圈,“咔吧”一声,一块砖头掰成两半,把半截直接就打回去了,墙头上的海老头惨叫一声,额头顿时起了个包。

海老头被打的直迷糊,捂着额头吼道:“又不是我打的,你打我干嘛?”

柳小婵说:“打你个教子无方!”

“他又不是我亲生的!”

“谁生的都打你,让你带着他偷看!”柳小婵说着把另一半砖头举起来,吓得海老头按着老丑子从墙头上“叽里咕噜”就下去了。

墙头上的眼睛没了,这几个女人才开始脱衣服,这时候前边驾驶室里边的人也都下来了,王艺潇凑到了毛日天跟前,说:“十八厘米,我脱不脱衣服?”

毛日天这一边全都是大男人,好几个脱得就剩一块遮羞布,赵疤瘌为了表示清白,遮羞布都脱了,突然王艺潇一个大美女跳过来,吓得他们连忙往上穿裤子。

王艺潇倒是满不在乎,伸手就解衣服,毛日天说:“你不用脱了,不用了!”赶紧制止,要不是他手快,王艺潇裤子也脱了,连粉内裤都露出来了,大家伙眼珠子瞪溜圆,结果被毛日天及时给遮住了,没看见大白腿。

这时候车那边就听赵疤瘌的老婆王欣欣大叫:“我对天发誓,我这不是咬的,是擦伤的!”

柳小婵也跟着叫到:“你当我是傻子么?我也对天发誓,你这要不是咬的,那我的嘴就是拉屎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