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章 我可没有奶/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听柳小婵起这么重的誓言,赶紧隔着车问道:“小婵,啥情况?”

柳小婵说:“你过来评评理,我说她的伤是被咬的,她不承认!”

毛日天抬腿就要往过走,赵疤瘌一把扯住了,说:“别过去,让我老婆她们先穿上衣服!”

杨大虎啥也没说,俩手也死死抓着毛日天的胳膊。

毛日天知道这俩人是害怕自己趁机把他们老婆看光光,就说:“她的伤在哪里?”

柳小婵说:“在肩头。”

毛日天又说:“那就把别地方的衣服穿好了,我过去看看。”

直到柳小婵说:“过来吧!”赵疤瘌和杨大虎才松手。

毛日天和杨大虎赵疤瘌一起走到车另一边,王艺潇手抓着毛日天的后衣襟,紧紧跟着他。到了车另一边,只见几个女人都围着王欣欣看。

毛日天一看王欣欣上衣褪下一截,露出肩头,肩膀上豁然两排牙印,清晰得很,血迹斑斑,果然就是人咬的。毛日天拍拍柳小婵说:“你说得对,你的嘴不是用来拉屎的,这的确是咬出来的伤痕。”

王欣欣一听蒙混不过去了,顿时就哭了,说:“你们不要丢下我不管呀,我这伤口用盐水洗过了,我不会被传染的!”

赵疤瘌过去搂住王欣欣说:“老婆不用害怕,要是不让你进去我就也不进去了,死活陪你在一起!”

柳小婵一挑大拇指说:“赵疤瘌,我一直以为你们夫妻是一对狗男女,今天一看,你竟然是条汉子,患难与共,难得难得!”

赵疤瘌说:“你的嘴不是拉屎的,是吃屎的,没有好话!”

毛日天说:“这样吧疤瘌叔,你把婶子送到海老头住的那座房去,等我休息一下,恢复一下体力,就过去帮她看看能不能压制一下病毒!”

赵疤瘌也没有办法,说:“好吧,希望你能救得了她!”

毛日天又小声说:“你也提放一点,要是我来不及救她,你……小心别被感染了!”

赵疤瘌苦笑一下,说:“无所谓了!”

毛日天回手叫到:“大家准备进去,让疤瘌叔开车过海老头的宿舍那边去。”

这时候王欣欣指着王艺潇说:“不公平,这个丫头咋不脱衣服检查呢?”

王艺潇说:“脱就脱,谁怕谁!”一下又把裤腰带解开了,要不是毛日天手快,粉内裤又露出来了。

毛日天说:“她我检查过了,没有事的,不会危及到大家。”

实际毛日天说这句话心里也没有底,他也不确定自己就肯定已经把王艺潇身上的病毒克制住了,她现在已经是神志不清了,会不会进一步咬人传播,根本就是未知数,不过要是让他把王艺潇留在外边,却是做不到。

毛日天此时说话绝对有权威性,就是显示出一点私心,这些村民就是有不满意也不敢说什么,大家都听毛日天的号令,准备进院子。

上边的呆小萌按动遥控器,吊桥缓缓下落。王欣欣看着这些人都走了进去,又要撒泼,被赵疤瘌扯住了,拉着她上了汽车。

毛日天带着大家进了院子,让海老头带着大家去屋里,要不然这些人在呆小萌的绿树迷宫里都得转蒙圈了。

大家进去以后,只有杨二虎拎着斧子还站在大门口,再就是王艺潇抓着毛日天的衣襟不放手。

毛日天问墙头上的呆小萌:“你说你,现在灾难来临,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以为这是打游戏呀?还带着安全帽?下来,我一会儿出去找人带着你,让你感受一下灾难是多么无情!”

呆小萌冷眼看着毛日天身后的王艺潇,说:“你还是带着你的尾巴去吧,我可不跟你去!”

毛日天说:“好吧,我这就把她送进去,我休息一下,吃口饭,马上就回来出去找人!”

毛日天看看还站在一边的杨二虎,说:“二虎叔,别心急,大家都吃一口饭我再陪你一起去找玉兰婶子,还有很多乡亲没有音信,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

杨二虎让毛日天劝着,跟着毛日天进去别墅。

现在别墅里乱成一锅粥,海嫂带着小莲忙着做饭给大家吃,男人们有不少没来过毛日天的家,看着豪华的大厅羡慕不已,王迷瞪更是没正事儿,死了老婆女儿伤心一阵,这时候抱着蛋蛋楼上楼下的溜达,一个劲儿对房间评头论足。

毛日天对一边喝酸奶的柳小婵说:“你在家维持点秩序,别让他们乱动东西。”

柳小婵说:“知道,我已经把我自己的房间锁死了。”

“靠,能不能不那么自私,我的也锁上呀!”毛日天低声说。

柳小婵白了他一眼,说:“你不是毛大侠么,救人的时候性命都不顾了,还顾及这点身外之物?我已经准备把你的房间倒给女人们住了,然后男人睡大厅。”

“那我睡哪?”

“你出去救人吧。”柳小婵说着,就要上楼。

毛日天赶紧笑呵呵地说:“小婵呀,你听话,帮我维持秩序,我出去找人时候到超市去弄点熟食回来给你吃。”

柳小婵一拍大腿说:“我就说我刚才忘记点什么么,超市这时候肯定没人看着了,我咋不先去弄点好吃的回来呢!”

“别后悔,”毛日天说,“我回来一定给你带回来,不过你要帮我看好家,安顿好了这些人就去外边墙头守着,有来避难的就放进来。”

“一言为定,不过你要是拿不回来好吃的我可不放你进来。”柳小婵说着站到了沙发上,嚷道:“大家来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知道么?”

大家都知道柳小婵现在是毛日天的跟班,她说话就等于毛日天说话,何况毛日天就站在跟前,大家都抬头看着柳小婵,等着她说话。

柳小婵说:“一会儿毛日天出去弄好吃的,谁也不许和我抢,由我来分配……”

她还没说完就被毛日天一脚从沙发上踹下去了,毛日天骂了一句:“你个吃货,就不能说点正经的。”然后他站上沙发,说:“老少爷们们,现在灾难当头……”

“哇哇……”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又把他说话打断了,王迷瞪愁眉苦脸地说:“蛋蛋要吃奶了,咋办呀?”

毛日天回头看看柳小婵,柳小婵一捂胸说:“我可没有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