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6章 流产/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明把呆小萌扔下车,身子一扭上了驾驶位,用受了伤的脚狠踩油门,车子冲了出去。他此时不但脚疼得受不了,而且头昏脑涨,根本就没办法再打了,只好开车逃走。

毛日天抱着呆小萌,不知道她受伤没有,眼看着大批的疯子冲过来,还要救玉兰,稍一犹豫,已经没有机会阻止杨明逃跑了。

汽车后箱上边始终在观战的大贺和金莎莎黄薇一看杨明开跑了汽车,吓得在车上大叫。

毛日天来不及追赶,喊道:“快跳车!”

大贺抓起黄薇就跳了下来,金莎莎看着下边,紧紧抓着车板,不敢往下跳,连哭带喊:“毛日天,救救我!”

毛日天心急如焚,但是自己不能同时救那么多人,眼看着那些疯子已经把木箱子敲裂了,毛日天把呆小萌放下,说:“带着大贺他们快走。”然后拿着吞龙斩冲回了疯子堆儿里。

这些人都是湖山村的村民,毛日天不忍心下杀手,用刀背抽得他们东倒西歪,冲到了木箱子跟前,又踹倒了两个砸箱子的疯子,伸手打开箱子盖,来不及说话,伸手抓起玉兰扛在肩头,回身就跑。

那些疯子发了狂地追赶,毛日天对呆小萌喊道:“快跑,找个院子先躲起来。”

呆小萌和大贺黄薇在前边跑,毛日天扛着玉兰在后边,边跑边打不断追上来的疯子。

前边有一个大院子,正是杨大虎的家,门虚掩着,呆小萌他们冲了进去,等毛日天一进门,马上推上大门上锁。

门外的疯子们开始疯狂砸门,幸好杨大虎家的铁大门无比结实,虽然砸的“叮当”山响,不过根本砸不开。

疯子们这一点挺好,砸了一会儿们,见不到生人,不受刺激了,就忘记了自己想要干什么了,只是围着大门打转,已经砸的不那么起劲儿了。

毛日天长出一口气,回头对大贺说:“护着女人进屋,我前后看看安不安全。”

大贺点头答应,和黄薇一起扶着几乎走不了路的玉兰进了杨大虎的房间。

毛日天拎着吞龙斩前院看了一下,又往后院去看看,厕所都检查过了,没有人影,再到杨雪的房间去看看。

打开灯,只见里边的摆设是那么的熟悉,勾起了不少的回忆,想想自己有事真的挺不是人的,杨雪离开自己没有再找对象,而自己左一个右一个的女人睡!一想到这儿,他又止不住惦记杨咪了,那个性感尤物是自己的偶像女神,以前是可望不可即的,后来睡了以后感觉也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一个活生生的小女人而已,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差别,虽然穿上衣服气质要比杨雪高一些,不过脱了衣服两人也差不太多。

一切安全,往出走的时候又想起了被杨明拉跑了的金莎莎,不由心中愧疚,把人家从村委会带出来却没有保护好,但是自己现在的确是无能为力了,就好像面对着成百上千的老百姓变成了疯子一样,别说自己的灵气不是万能的,即便是能救,如果要短时间内把这么多人医好,恐怕榨干了自己的精气也是不够的!

刚到前屋门口,就听里边玉兰撕心裂肺的哭声。

毛日天赶紧走进去关好门,说:“婶子,小声一些呀,要是引得那些疯子跳墙就麻烦了!”

玉兰捂着脸痛哭,根本听不见毛日天的话。

大贺看看毛日天,无奈地说:“我们劝过了,玉兰婶子是在哭二虎叔。”

提起杨二虎毛日天也痛心,五大三粗的一个汉子,就这么被人砍了头,还是自己的亲侄子,谁能不痛心。

这时候黄薇一声惊叫,指着玉兰的大腿说:“血!”

毛日天低头一看,坐在一椅子上的玉兰两腿裤子中间渗出血来了,知道不好,伸手拉着玉兰说:“婶子,你别哭了,保住身子要紧,你肚子里还有二虎叔的孩子呢!”

毛日天这么一说,玉兰还真的就不哭了,忍着悲伤说:“对呀,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怎么的也要把二虎的后代抚养成人,二虎最在意的就是这件事了!”

毛日天一看玉兰下边流血不止,赶紧说:“大贺你出去,我要给玉兰婶子检查一下。”

大贺点头,转身出去了,毛日天对黄薇说:“你把玉兰婶子的裤子脱了。”

黄薇照做了,帮毛日天打下手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当着一个男人脱掉女人的裤子,她还是感觉很不适应,脸又变红苹果了。

毛日天伸手给玉兰把脉,然后又用手来探胎位,虽然这样做让玉兰也觉得无地自容,不过毕竟没有别的办法。

毛日天又趴在玉兰肚子上听听,又用透视眼看看胎儿,把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了,说:“婶子,这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玉兰一听,又大哭起来。其实毛日天这么说已经是很保守了,因为他已经测出来了,胎儿已经死了!

孩子保不住了,就要取出死胎,保住大人的性命,毛日天用灵气疏通玉兰的血脉,然后推动死胎,把他从玉兰的肚子里推了出来,虽然有毛日天的灵气帮助,玉兰并没有觉得多痛苦,不过她此时心如死灰,已经不在意身体上的痛苦了。

帮助玉兰生产了死胎,然后让大贺烧水,让黄薇帮着玉兰洗了身子,给她按摩一下穴道,松弛她的神经,让她暂时睡一觉。

毛日天走出来,站在院子里,仰望星空,感叹世间变化无常,真是令人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大贺走出来问:“小毛,我们怎么办?”

毛日天说:“我看杨雪的摩托在院子里,我一会儿骑着摩托去村里找一辆车,到超市取一些必备品,把你们送回去,然后我还要去找找金莎莎,虽然她生还的希望不大,但是总得死马当作活马医,不能不管她呀!”

毛日天骑上杨雪的摩托,让大贺开门,然后冲了出去,大贺随后关门插好。

毛日天记得猎户赖秃子有一辆箱货,不知道在不在家里,就骑车直奔他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