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章 又疯一个/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贺看看玉兰,招呼毛日天:“小毛,别休息呀,快来看看,玉兰婶子没气儿了!”

毛日天“扑隆”一下跳起来,叫到:“不许死,好不容易拉你上来,想死你得先问问我!”

毛日天爬过去,伸手把玉兰的上一解开,最大程度让她呼吸,然后双手快速挤压她的胸口,同时输入灵气,把玉兰喝进去的水逼了出来。

玉兰喷出几口水来,但还是昏迷不醒,毛日天知道一定是呛水了,急忙又用手按住她的后脑,输入灵气,过了半天,玉兰咳嗦几声,又喷出几口水,醒了过来,看了一眼毛日天,一把抱住,哭到:“二虎,不要死呀!”

毛日天赶紧推开玉兰说:“婶子,我是小毛呀,不是杨二虎。”

玉兰搬着毛日天的脸看看,忽然笑了:“二虎,你年轻了,也俊了!”

毛日天说:“我是毛日天,不是杨二虎,你是我婶子!”

玉兰显然是神经错乱了,一听毛日天这么说,忽然哭了,说:“我把孩子弄没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二虎,我对不起你,没有保住孩子,我没有脸再活了!”说着,站起来回身就跑,直接又奔着水井去了!

一边的黄薇吓得连忙一把抱住,对毛日天说:“小毛,玉兰婶子一定是伤心过度疯了,你就假装一下吧,要不然跳进去你还得下去救人!”

毛日天叹口气:“这染了病毒的疯子就够烦了,又出现一个自己疯的,好在这个不咬人!”说着走过去,拍拍玉兰肩膀说:“玉兰,我是杨二虎,我不怪你,你别哭了!”

玉兰回身扑进毛日天怀里,哭着说:“二虎,孩子没有了,咋办呀?”

毛日天说:“没了再要,你还年轻,怕什么!把玉兰搂在怀里,用手拍着他的后背。”

玉兰一听,眼睛一亮,笑到:“对呀,我们都还年轻,再要也来得及,走,我们进屋,现在就要孩子去。”

毛日天一听可吓了一跳:“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很多事儿要做呢,等两天不忙!”

玉兰一听又哭了,说:“二虎,你还是怪我了,要不然咋不和我要孩子了,我还是死了吧!”说完一扭身,又要奔水井,被大贺一把抱住,大贺说:“小毛呀,你就不要刺激她了!”

毛日天一瞪眼:“滚蛋,你的意思我还能真的去和她圆房要孩子呀!”

“说不得你真就得那样安抚一下她,要不然总跳井谁能受得了呀!”

“要去你去,我可不能干那么不是人的事儿。”毛日天脱下上衣,到一边拧水去了。

大贺说:“玉兰婶子,你别跳井了,你看错了,其实我是杨二虎!”

黄薇在身后一巴掌打过来,骂道:“你想什么呢,想乘人之危占便宜呀,眼里还有我么?”

玉兰抬手也是一巴掌,骂道:“你是大贺,想占我便宜呀,以为我不认识你么!”

四个人都惊讶地看着玉兰,异口同声:“你是真疯假疯呀?”

黄薇问:“玉兰婶子,那你认识我么?”

玉兰说:“当然认识你,你不是大贺老婆么,你们结婚我还去喝酒了呢,咋不认识。”

毛日天站起来说:“看来你好了,不会把我当你老公了吧?”

玉兰回头看看毛日天,含着泪说:“二虎,你不是我老公谁是我老公呀,你可不要不要我呀!”

毛日天这个气呀,谁都认识,就不认识我啦?

毛日天说:“好吧,你要非得管我叫老公,我就先暂时答应着,你听我的话不?”

“听!”

“那好,跟我回去,不许再想着寻短见自杀!”

玉兰点点头,双手紧紧抓着毛日天的一只胳膊,那神情和王艺潇差不多,不同的是王艺潇叫毛日天“十八厘米”,玉兰叫他“老公”。

毛日天带着他们几个出了大门,看看四周无人,上了箱货车。

毛日天开车,玉兰就坐在他身边,双手抱着他的胳膊,毛日天说:“婶子……”

“叫我玉兰。”

“好的玉兰,你抓着我的胳膊不松手我没有办法开车的。”

玉兰点头:“好的。”松开毛日天的胳膊,又抱住了毛日天的腰。

毛日天无奈,只好任由她抱着。大贺坐进来,黄薇坐到了他的腿上,呆小萌看看没位置,用脚把大贺往里踹了踹,挤了进来。

车往回走,黄薇对毛日天说:“小毛,你去过牛头村了么?”

毛日天知道她担心自己家人,说:“没有,不过也不用担心,放毒的人是和湖山村人有仇,未必对牛头村下手。”他不过是安慰黄薇,牛头村来的那些村民人数不少,估计也已经沦陷了。

黄薇叹着气说:“不知道金村长怎么样了!”

毛日天心中烦躁,应该帮的人太多了,自己实在感到力不从心了。大魔头佐藤裕还没露面,只一个杨明就已经弄成这样,自己这边已经是溃不成军了,要是佐藤裕再带着什么松井卓一之类的走狗来侵犯,真不知如何对付!

毛日天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家守住,有一个安身之所,然后我回去云海市找威尔士教授,只有他能对付得了这种病毒的。”

汽车开往村后的别墅,一路上是不是遇上零星的疯子,看到汽车有的追过来,有的茫然,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三个人都不说话,心情极其低落。

到了别墅大门口,大门上和围墙上都点着射灯,把门口和院墙外照的通明。

大贺下车去按了一下门铃,门斗上出现一个人,是杨大虎,他和呆小萌他们已经定制了早晚班,呆小萌和柳小婵海老头白天班,杨大虎领着两个后生守夜班。杨大虎本来就睡不着,正好守夜班,坐在墙头后边抽烟呢,见毛日天他们回来,按动电钮,吊桥放下,杨大虎在墙头看着下边,问道:“小毛,你这是找到玉兰啦?二虎呢?”

毛日天也不回答,把车开进了院子里,杨大虎关了大门,也从墙头上下来了,看着毛日天身边紧紧挎着他的玉兰,一脸的狐疑,又问了一遍:“小毛,二虎呢?咋没见他,不会在箱货里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