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5章 血溅商场/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边的子弹又打过来,毛日天赶紧蜷缩在车座位上,把吞龙斩横着伸到柳小婵的脑后,说:“我保护你,快跑!”

柳小婵狠踩油门,车子往前飞奔,忽然“叮”的一声,一颗子弹真的打在了吞龙斩上,这要不是刀身横在这里,柳小婵的后脑勺就要吃枪子了。

柳小婵吓得赶紧打舵,车子拐进巷子,没跑多远就踩刹车了,前边是一条死路。

俩人不用多说,赶紧跳下来,后边的悍马已经也拐进来了,车上的几个人“嗷嗷”怪叫,车门上又伸出两支枪来。

毛日天和柳小婵在他们开枪之前,同时奔着一扇玻璃门跑过去,来不及开门,飞身护住头脸,一起撞碎了玻璃摔了进去。

这是一个商店的后门,进去以后是一截短短的走廊,然后就是一楼鞋帽大厅了。

两人在货架子中间穿过,到了一个精品屋里,一起躲在了一个桌子后边。

毛日天呲呲地笑,柳小婵打了他一下,说:“有什么好笑,被人追的和耗子一样!”

毛日天说:“我就是看我们俩还真的是心有灵犀,逃命都不用交流,路线很一致。”

柳小婵“呸”了一声,眼睛盯向外边。

只见手电筒晃动,外边进来了四个人,有一个人阴阳怪气地唱着歌:“妹妹等等我,哥哥有话对你说,羞答答的为什么,别把哥冷漠。

十沟九道坡,大雁高飞头上过,山沟里的黄花花,给妹戴一朵……”

旁边一个沙哑嗓子的人说:“二乐子,你是不是看花眼了,这时候哪来的妹子,一定是俩男人,妹子哪能跑这么快,比耗子还贼!”

唱歌的人说:“我敢用我的老二担保,如果我看错了让我老二这辈子都没地方插了!”

有一个细声细味,听说话声音就猥琐的人说:“别吵了,这俩人本事不小,大宝二宝被他们瞬间就给扔下车,一定不是普通人,说不定是部队的人呢!”

哑嗓子的那个说:“部队早就撤离了,搜救队被我们铁男哥打散了。”

唱歌的说:“我断定这俩人弄不好是搜救队的,女的一定是个护士,嘿嘿,我最喜欢穿白大褂的了,我二十来岁的时候,遇上漂亮护士我没有病都得要求打个屁股针!”

这几个人肆无忌惮地端着枪在商场里边搜索,越是这样,毛日天越是断定,这几个一定是穷凶极恶之人,谈笑间杀人越货,就算没有天下大乱,他们不是悍匪,也是流氓。

几个人越走越近,柳小婵问:“怎么办?”

“杀无赦!”毛日天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柳小婵“滋溜”一下就溜出去了。

毛日天本来想自己打头阵了个,让柳小婵掩护呢,没想到她快了一步出去了,于是就蹲在一边偷窥着,等着接应柳小婵。

只听细声细味的那个又说话了:“我说二乐子,要是真的是个妞,你抓到了是在这里就霸王硬上弓呢,还是带回去送给老大享用呀?”

唱歌的那个叫二乐子,怒道:“草,你说这个啥意思,拿老大压我是不是?”

细声细味的人说:“我哪有那个意思,不过老大不是说过么,男人见到可以随便杀,要是漂亮女人就给他带回去!”

二乐子虽然生气这小子这时候提到老大的话,不过显然是对他们的老大很是忌惮,说到:“如果真抓到了,看看漂不漂亮,要是不够漂亮,那我们就先玩一下,然后弄死,谁也不要和老大说,也不算是对不起老大。”

那个细声细味的就等着这句话,听了笑道:“嘿嘿嘿,好说,兄弟我想干第一炮行不行,你们也知道,我这个人有洁癖的!”

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粗声粗气的说:“草泥马,你小子总想占便宜,我们都损失两个人了,要是不带回去凶手,老大问起大宝二宝,我们怎么回答,还不得挨揍么!”

细声细味的那个又是猥琐地笑笑,说:“你们知道我平时离不开女人的,我这不也是让我的小老弟憋的么……啊……哎呀,我的小老弟!”

他一声惊叫,其余三个人赶紧把手电照了过去,只见那个细声细味的小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裤裆,也用手电照着。

他的裤子中间开了一条口子,鲜血顺着裤子滴滴答答往出溜。

别看粗声粗气的那个刚才训斥他,其实和他关系最好,赶紧跑过去问:“怎么回事儿?”

这小子颤抖着手伸进裤子,手拿出来的时候,竟然拿出一串东西,惊叫道:“操他妈的,掉了,我的老二掉了!”

这时候就听“咣当”一声,哑嗓子的步枪和手电掉在地上,双手捂着脖子跌跌撞撞的,撞倒了一排鞋架子。

二乐子和粗声粗气的那个人手电又不约而同照了过去,只见血从哑嗓子的手指缝像喷泉一样喷出来,这个小子来回跌撞几步,就一个跟头摔倒了。

二乐子大惊,拿着手电来回照,大声喝问:“你在哪,出来!”

说话粗声粗气的那个端起步枪就开始转着圈的扫射。

一梭子子弹打尽了,商场里边恢复了平静,忽然,一个角落“啪嗒”一声,这两人的手电同时照过去,只见地上不知道谁扔了一只鞋。

与此同时,一条黑影一闪,已经到了粗声粗气的男人背后,手在他脖子上一划拉,这小子也像哑嗓子一样,手电和枪都扔了,双手捂着脖子狂奔,一头撞在墙上摔倒,滚动几下,喊都没喊一声就死了。

二乐子赶紧端枪,手腕子却挨了一脚,手里的枪飞出老远。

一道寒光直奔他的脖子而来,这时候就听旁边精品屋中有人喊:“留一个活的。”

那道寒光退了回去,借着窗外的月光,二乐子看见一个纤细的身影,长发飘飘,站在他身前,不由一股寒意袭来,大叫一声:“鬼呀!”回身就要跑!

柳小婵一脚把他踢倒,用脚踩住后背骂道:“你妈的什么眼神,我长得这么漂亮你说是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