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5章 偷越封锁线/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一看,果然桥的中间地上明晃晃的铁尖子横在路中间。

柳小婵把车停下,毛日天站出来喊道:“对面的长官,我们是好人,为啥不让过呀?”

对面拿喇叭的长官好像听不见毛日天说话一样,有用喇叭重复:“对面的车听着,赶紧退回桥下去,不要试图越过警戒线,不然我们会开枪的!”

毛日天又问道:“你们长官是谁,我要见你们的长官!”

“呯!”

对面的士兵忽然鸣枪了,大喇叭又喊:“我数到三,如果不退回去,格杀勿论!”

柳小婵跳出车,骂道:“我靠你个奶奶的,我就不信了,你还格杀勿论,我先杀了你们!”说着就要往前冲,毛日天赶紧扯住她,说到:“你不要命了,他们几十支枪对着你,没等你到跟前,你就成了蜂窝了!”

柳小婵低声说:“我要不做做样子他们以为我们害怕他们了,我假装不服气,你拉着我!”

毛日天笑道:“你就别装模作样了,赶紧先退回去,想想主意再说!”

这时候对面的高音喇叭已经开始数数了:“一……二……”

柳小婵“嗖”的一声就回到车里了,没等毛日天上车呢,就开始倒车了。毛日天又气又笑,赶紧快跑几步上了车。

车退回桥下,那边的士兵又都趴在车上隐蔽了身形。

毛日天问栾兰:“还有路能去云海么?”

栾兰说:“有是有,需要绕出很远,不过我看既然军队封锁了这条路,那别的路估计也不会通。”

毛日天看看百米长的大桥,叹气说:“最可气的是他们不和你对话,也没法说服他们让我们过去呀!”

柳小婵说:“用你的时间控制术冲过去,把那个拿喇叭的家伙抓住,不就能过去了么?”

毛日天摇头:“第一,我的时间控制术不能连续使用,这么远的距离,没跑到一半我就现身了,到时候要间隔几秒或者更长才能使用,这段时间对面的士兵是足够时间打死我!第二,我们杀几个坏人流氓可以,至少现在乱世没有证人指控我们,要是我去抓人家部队的当兵的,分分钟我就是国家的敌人了,你这个主意行不通!”

柳小婵摇了两下杨柳腰,扭了两下臀部,说:“用美人计怎么样?你说我就这么走过去,他们会不会不忍心用枪打我?”

毛日天点头:“这个可以试试,就算是他们不吃这套,估计你的天蚕背心也能挡住坦克的大炮!”

柳小婵点点头,走出两步又回来了,一脚踢在毛日天屁股上:“你小子在耍我,我把背心给你穿,你去顶个炮弹试试!”

毛日天笑道:“知道行不通你还问我!”

栾兰是个思维比较正常的人,对毛日天说:“要不然我们绕路试试吧,至少往西几公里的那条路是一条旱路,就算是封锁了,说不定能接近守卫的人,到时候能够交流疏通一下。”

毛日天点头:“好吧,你指路,我开车!”

三人开车沿着大江又往西边走,几公里的路,眨眼就到了。

到了栾兰说的那个路口,毛日天刹住了车,前边一条警戒线挡住了去路,过了警戒线几米有一条二十米宽的壕沟,公路已经被挖开了,沟深五米左右,比毛日天的护城河还要深呢,车根本过不去。

再往沟对面看,距离对面沟边二十米左右,堆砌出了一些碉堡,碉堡的瞭望口一只只枪伸出来,正对着他们呢。

毛日天喊道:“对面的士兵兄弟,我们是好人,想要过去,我能和你们的长官对话么?”

毛日天连喊三句,对面都没有人回应,毛日天说“我跳过去看看,或许对面是空城计呢。”他往前边走几步,到了沟沿,想要跳下去到对面再爬上去,五米深的土沟,还挡不住他。

可是他刚过了警戒线,还没等到沟边,对面“呯呯呯”接连几枪打过来,打在沟边上,打得尘土飞扬,吓得毛日天连窜带蹦往回跑,出了警戒线,那边才不再开枪。

柳小婵气得直骂:“这边人他妈的更不讲理,一句话都不说,扁屁不放一个就开枪!这不是草菅人命,乱杀无辜么,这和那些流氓有什么区别?”

毛日天倒是很淡定,用树枝把跑掉的鞋子够了回来,一边穿鞋一边说:“别激动,别激动,他们也是奉命行事,我们先退回去再从长计议!”

三个人退回来,坐在悍马车后边,研究怎么办,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忽然两道亮光照过来,伸头一看,对面的碉堡上方,架着两根木杆,上边是强力探照灯,把警戒线这边照的亮如白昼!

毛日天说:“看来想要趁着天黑偷袭都不行了!”

毛日天站起来看看左右地形,再往西是一座大山连绵不断,山高岭峻,带着栾兰要翻越估计是很不容易,东边来路有一条几十米宽的大江,自己游过得去,柳小婵或许也行,但是也不能把栾兰扔在这里呀,随时出现一个疯子就要了她的命。

柳小婵看着毛日天发傻,说:“有没有办法呀?你要是没有办法,我倒是有一个。”

“啥办法?”

“回家!”

“滚犊子!”毛日天骂了一句,背着手来回溜达。他倒不是非要逃命,跑到安全地带去,最主要他是想要找威尔士教授研制救人的方法,不能看着那么多乡亲就那么疯掉,在街上行尸走肉一样耗尽心血而死。

最后,毛日天决定了,由柳小婵留下保护栾兰,然后自己渡江过去,冒险去见对方的长官,说服他放行!

毛日天带着柳小婵和栾兰上车,开回一段路,然后停在路边,叮嘱好两人要小心,最好是不要下车,就在车里休息,然后自己下车,顺着小路往回跑,到了江边,“咚”的一声跳进去,意念动处,使用“水遁”咒语,在水里潜行,几十米的江水不在话下,不一会儿潜到了对岸,不过被水流冲的偏离了原来预定的目标,在水里探出头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对面士兵修建的碉堡下边了,刚一露头,一支枪管和一道手电光就顶到脑门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