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章 将军的朋友/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在水里一露头,被一支枪管顶在头上,原来草丛里边有哨兵在隐蔽着,估计自己在那边下水就被人家发现了。

拿着手电的一个还叨咕呢:“这小子水性不错呀,居然一口气闷过来了!”

拿枪的说:“别动啊,就在水里趴着,要是敢动一动我就让你在水里长眠。”

毛日天说:“两位兄弟,我是从疯子堆里死里逃生冲出来的,你们就这么对待老百姓么?”

拿枪的笑了:“你说的好像你是个英雄似的,你有多大本事呀,还从疯子堆里冲出来?那些人一疯了比平时要厉害得多,老头老太太比小伙子都有力气,你能冲出来我信,但是你有没有被感染谁知道!你就在这趴着,我都已经让人去报告长官了,等着吧,我领导来了你再上来。”

毛日天这个气呀,这士兵也太不近人情了。于是默念一声静止了时间,从水里上来,把这个当兵的一脚踹水里去了,回头躲到大树后。

三秒一过,拿手电的大吃一惊,赶紧召唤:“大明子,大明子,你哪去了,那小子要逃跑!”

水里的当兵的扑腾半天招呼到:“我在这儿呢,快拉我上去!”

拿手电的士兵赶紧去拉拿枪的,问道:“你咋还掉水里了,我以为是那个小子要往回游呢,对了,那小子跑哪去了?”

拿枪的说:“我也没看见,就试着眼前一花,我就进水里了。”

拿手电的说:“快上来,我们搜查一下。”

大明子哭丧着脸说:“搜个屁呀,我的枪都没了,好像是掉水里了,估计沉了!”

“卧草,这可不行,丢枪是个大事儿。”

这时候堤坝上又来了两道手电,一个人问道:“大明子,人抓到了么?”

“报告班长……”大明子一看班长来了,不敢隐瞒,赶紧如实汇报,毛日天在草丛里蹑足潜踪,悄悄绕开这几个人,上了堤坝。

他上了公路,仔细打量一下碉堡后边,只见五十米开外的路边还有两间大板房是临时搭建的,应该是作为指挥部的,于是跑了过去。

他绕到后窗户下,屋里点着灯,他用透视眼透过窗帘看见里边有几个穿军服的人正在吃饭,最大的军衔是个上尉。

毛日天正考虑怎么和这个上尉说,才能让他放自己和栾兰她们过去,这时候公路上亮起车灯,两辆军车又开了过来。

毛日天赶紧隐蔽到了墙角,军车在大板房门口停下,前边车上下来两个人,直接进了屋子,后边车上下来几个当兵的,手里端枪,在门外警戒。

毛日天有用透视眼看进去,只见一个中年人穿的是少校军衔的服装,走进了房间,后边跟着的那个没有他的军衔高。

屋里吃饭的三个军官看见少校进来,马上站起来立正,招呼到:“张队长!”

毛日天本来看着这个少校军官就眼熟,听他们这么一招呼,顿时就想起来了,当初自己在云海市黑水街里,给那个刺杀杨咪老爸杨跃飞的刺客的妹妹治病的时候,和流氓打起来了,就是刘副官带着这个张队长领着士兵给自己解的围。

听屋里的人说话,知道张队长属于这次对万山市封锁的副总指挥,万山市属于云海市下属的一个县级市,属于云海地区,所以下边出事,云海市的武警大队自然就负责起了警戒的任务。张队长是副总指挥,自然担负着各个封锁线的巡查工作,到这里是来巡查的。

毛日天一看是张队长,他就有谱了,当初刘副官曾经给自己引荐过,老熟人好说话,至少自己也是杨跃飞将军的好朋友么!

毛日天绕到前边就要进屋,门口两个士兵端着枪拦住:“干什么的,哪来的?”

毛日天笑呵呵说:“我是你们张队长的朋友。”

站岗的士兵上下打量一下毛日天,只见他从头到脚都在淌水,头发上还顶着几根水草,样子狼狈得很,哪里肯信他是队长的朋友,看样子像个偷渡客。

两个士兵把枪口都对准他了,说:“立正站好,手放在头上。”

这时候身后响起脚步声,一个人说话:“大明子,到了中队长那里可不能胡说了,把事情经过要一五一十汇报!”

大明子声音:“我没胡说,我真的眼睛一花我就进水里了,那个人就不见了!”

毛日天一听,知道看守江边的士兵来汇报来了,可是和他们纠缠不起,念了一声时间静止,从两个看门士兵的中间挤了过去,开门进屋,回手关门了。

外边的两个士兵顿时惊呼:“哪去了?人呢?”

毛日天进了屋,屋里的五个人都看着他愣了,张队长问:“这位是……是你们手下的么?”

原来屋里的那个上尉指着毛日天问:“你是谁?”

这时候外边就有人敲门:“报告中队长,哨兵有事汇报!”

“进来!”中队长就是那个上尉,虽然疑惑,不过来不及细问,先让敲门的人进来了。

门一开,浑身湿啦啦的哨兵大明子走了进来,屋里的几个军官更加惊异了,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大明子敬礼汇报,说:“报告大队长,中队长,刚才在江边抓到一个偷渡过来的人,但是……”一眼看见身边的毛日天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不由一抖,惊异地问:“刚在在水里是你么?”

毛日天笑道:“你说呢?”

大明子一步跳出老远,开门招呼在外边等着他的班长:“班长,那小子在屋里呢!”

外边的人一听,赶紧端着枪冲了进来。

张队长怒道:“别胡闹,说说怎么回事儿?”

毛日天说:“还是让我来说吧。张队长,你认识我不?”

张队长摇摇头:“你谁呀?”

“毛日天呀,忘了?上次在黑水街你给我解的围!我和杨跃飞将军是朋友!”虽然毛日天不是想狗仗人势,但是这个时候必须要拉一拉关系,人家才能有耐心听你讲话。

张队长想了想,忽然想起来了:“哦,对对,我说你咋这么眼熟,毛神医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