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9章 特异的本事/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笑了:“大小姐,就你这一身打扮,像个兵马俑一样,你认为哪个司机会拉你,就算是拉上你,恐怕也不知道给你拉到哪去了。”

栾兰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的泥浆已经干了,像个泥塑的一样,果然不宜单身行动,再说自己身上也没有钱打车。

毛日天开车上了一环路,往南开了下去。

到了南一环附近栾兰的房子那个小区,开到楼下停车,栾兰下车后又犯愁了,没带钥匙!

毛日天说:“我就送佛送到西了,我上去帮你开门,顺便在你家洗个澡可以么?”

“当然可以,正好你们也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忙,我家冰箱里有很多泡面和肉类罐头。”

一提到吃,柳小婵的肚子顿时“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说:“言之有理!”

这是一座多层建筑,一共六层,栾兰的房子在四层,并不大,只有两室一厅,是栾兰买来闲置的,预备着到云海办事时候住的,比住酒店清净。

毛日天到了门口,用透视眼看着屋里,用手按在门锁上,然后用灵气转动门锁,但是用了几下力气,还差最后一道不好控制,打不开,门锁的太复杂。

毛日天回头看看柳小婵和栾兰,说:“你俩到下一层等我,我打开门叫你们。”

“为啥?”柳小婵和栾兰同事问道。

毛日天说:“因为我要发功,怕伤到你们。”

“瞎扯,你哪有那么大的威力!”柳小婵说。

毛日天一瞪眼:“你就说你着不着急吃饭吧?”

“着急。我都听见兰姐家冰箱里的罐头在呼唤我了。”

“那就听话。”

“好好,兰姐快走,还在这看什么,别被他发功崩到你!”柳小婵赶紧拉着栾兰下了一层楼梯。

毛日天看她俩散开了,默念穿墙咒,身子在门上一挤,一身脏衣服落在门外,他的身子就进了屋里了,点开灯,屋里装修得温馨典雅,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房间,不知道是不是栾兰用来约会情人用的地方。

毛日天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赶紧回头打开门锁,要把衣服拿进来,一拉开门,只见柳小婵一下从楼梯跳出来,后边还跟着栾兰。

柳小婵大叫一声:“看我抓到你没有,在搞什么……花样……妈呀,你脱光了干嘛呀?”

柳小婵生性顽皮,哪能轻易听毛日天调遣,感觉他把自己打发走,一定有阴谋,就隐藏在楼道转角,一听门锁响动,就拉着栾兰上来偷看,门一开,她顿时跳了出来,但是眼前白光一闪,她才看见,毛日天啥也没穿!

毛日天被柳小婵吓了一跳,猫着腰撅着腚,抓着衣服愣了两秒钟,骂道:“臭丫头,知不知道羞臊!”

“哎呀,你不穿衣服还说我不知道羞臊,讲不讲道理了?兰姐你来评评理!”柳小婵一回头,栾兰早就背转过身子了。

毛日天赶紧倒退着进了屋里,都不敢直起腰版,怕十八厘米再次曝光。

毛日天进了屋直接奔洗手间,在里边把门一插,也不用穿衣服了,直接开始洗澡。

柳小婵进来奔冰箱,栾兰进来就瘫坐在沙发上,不想再动了。

柳小婵打开冰箱,把里边的牛肉罐头,鱼肉罐头,火腿鸡蛋,康师傅,金三福,一股脑搬出来到厨房,烧水煮面,用菜刀开罐头,忙得不亦乐乎。

毛日天围着浴巾从洗手间走出来问道:“兰姐,你这里有男人衣服么?”

栾兰脸一红:“你胡说什么,我这里是我的临时住所,哪会有男人衣服。”

毛日天说:“那不行呀,我要是洗了衣服再弄干,这得多久呀,我着急走呀!”

柳小婵端着泡面在厨房里边出来说:“要不然你就穿着兰姐的衣服走,你不说话没人知道你是男人!”

“靠!我长得哪有那么不清晰。”

栾兰说:“我柜子里有现金,我拿给你,一会儿你们出去的时候在街口就有男装店。小婵就穿我衣服就行,我看你比我也矮不了多少。”

“但是我比你瘦!”柳小婵说。

“我也不胖,咱俩差不多少。”

“我的腰才一尺八多一点。”

“我的……”

毛日天赶紧打断:“行了行了,现在不是你俩比身材的时候,小婵你别那么自私,快多弄点吃的,我们吃饱了就走!”

他们三个围着茶几,端着泡面吃着罐头,听着外边不时响起的警车声音,谁也不出声,屋里只有“踢里秃噜”的吃面声音。

吃饱饭以后,柳小婵也去浴室洗了个澡,让栾兰盯着毛日天,不让他过去浴室门口那边。

“为什么?”毛日天问道。

柳小婵说:“谁不知道你有透视眼,趁我洗澡的时候你偷看怎么办?”

毛日天嘿嘿一笑:“知道我有透视眼,难道我非要你洗澡的时候才可以看你么?”说着,眼睛冲着柳小婵的胸脯扫了一下,吓得柳小婵跳起来就跑,到了浴室“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傻丫头!”毛日天笑着回头看看栾兰,栾兰赶紧下意识地双手抱在胸前,弯着腰坐在沙发上,尽量护住自己的要紧部位。

毛日天赶紧安慰说到:“兰姐,你别听那个丫头胡说,我就算是有透视眼,也要沐浴更衣,烧香拜天,念咒集中精神,然后才能透视的。”

栾兰说:“刚才你开门的时候,我看见你瞪着眼,侧着脸往门里看,我还不明白你为什么那样,现在来看,你是在透视门板对不对?再一个,你是怎么瞬间就脱了衣服进来的?我知道你有特异的本事,也知道你不是坏人,但是你一定要尊重我们,不许轻薄!”

毛日天赶紧点头:“不敢不敢,兰姐你是我最尊重的人,令我望而生畏,或者说望而生敬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你,另一个是万山市的梅萍市长,我对你们都是很尊重的。”

“那就好,从现在开始,你不要正眼看我!”栾兰还是不放心,手搂着胸口两个宝贝不敢放开,也不敢站起来。

毛日天说:“好,我转过去,不看你总行了吧。”他一回头,柳小婵围着浴巾走出来,毛日天不由自主瞪起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