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7章 杀人测试/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人的这几个小子是多林市郊专门装车祸抢劫过往车辆的几个劫匪,当初被劫以后丁梅还非要报警抓他们呢,现在这几个人都被感染病毒了,本性依旧是想要作恶,毛日天下了杀心,喝令柳小婵杀人。

柳小婵本来还想和这几个疯子比比速度,但是听见毛日天的命令,虽然感觉意外,不过还是掰开了脖子上挂着的项圈,把银刀拿在手里。

柳小婵面对三个冲过来的疯子,站着不动,等着他们一起扑过来,突然身子一缩,从他们三个中间溜了过去,然后回头伸手,用刀子勾住壮哥的脖子,不用柳小婵怎么用力,壮哥自己向前冲的力气就把脖子割断了。

壮哥的头掉下来一半,收不住脚,直接摔下壕沟里边去了。墩子和结巴扭头回来,又奔着柳小婵扑上来,声势惊人。

柳小婵迎着他们助跑两步,一个空翻从他们两个头顶过去,顺手在墩子的脖子上划拉一下,墩子的咽喉顿时血如泉涌,回过头来,蹒跚几步,也跌倒了。

剩下一个瘸腿的结巴,跑的不快,不过很执着地转回来,又朝着柳小婵冲过来,柳小婵躲开他的一抓,抬腿一脚,踢在他的好腿上,结巴那条假腿活动不便,顿时摔了个跟头,趴在地上,柳小婵一弯腰,很随便地把弯刀放在他的脖子下边,用力向上一拉,结巴的头掉下来一大半,柳小婵赶紧闪身,躲开了喷射如注的污血。

柳小婵甩了甩手里的银刀,对毛日天说:“你看看我的刀好不好,杀了三个人,刀上不沾血迹。”

没听见毛日天回答,抬头看看,只见毛日天一脸的凝重看着自己,就问:“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血么?”

毛日天说:“小婵,你杀人的时候是不是有快感?”

“没有呀,吃饭的时候有。”

“你下手咋这么狠呢?瞬间杀了三个人,你还像开玩笑一样,看来我得给你做个心理测试了,看你是不是心理有不健康因素造成的。”

“我呸,不是你让我杀人的么?现在又假装菩萨,说得好像我是杀人狂似的!我看我应该给你做给心理测试。”柳小婵怒道,愤愤地把银刀入鞘,挂在脖子上。

毛日天说:“杀人可以,该杀的人不能手软,是因为我知道这几个人作恶多端,疯了还在想着作恶,所以不能留着他们。不过你和他们不认不识,抬手取人性命,我看你是不是有些嗜血,所以想问问你心理感受。”

“我的感受就是被你愚弄了,以后你要杀谁就自己动手!”

柳小婵说着抱着肩膀转过身生气,毛日天赶紧过来搂着她的肩头哄到:“小美女,我知道你是想在我面前表现出你的本事,我也知道你的性情是因为吞吃了神龙而改变了,不过你以后想要杀人的时候还是问明白了再杀,即便是我想让你杀,你也要知道原因。”

柳小婵一晃肩膀,甩开毛日天的手:“我以后不听你的了,你让我杀的我也不杀,让我杀只鸡我都不杀了!”

“好好,以后不用你杀人了,说得好像我是个恶魔一样,动不动就让你杀人。”

毛日天拉着柳小婵回到摩托车跟前,说:“你不是总想骑骑摩托车么,给你个机会,你来载我。”

这个柳小婵还是能接受的,她就喜欢鼓捣机动车,在村子里骑过几次杨雪的摩托车,感觉比开车还要好,就是毛日天老不让她骑,说她总是爱开飞车,不安全。

柳小婵跨上摩托车,毛日天坐在她身后,说:“走吧!”

柳小婵一脚踹着火儿,一手捏着离合,油门一拧,车子发出轰鸣声,她身子前倾,压住减震,左手握住离合器手柄,使离合器彻底分离,右手加大油门,使发动机储备足够的能量,当前减震开始向上弹起时,适度放开右手离合器手柄,使发动机储备的能量突然释放,通过机械转换为强大的扭力传递给后轮,后轮在摩擦力、机械惯性的作用下,使前轮突然离开地面,向前方抬起。这一招在摩托车车技中有一个名字,叫做龙抬头。

柳小婵这是用杨雪的车偷着练出来的,好久没骑摩托,就想试试掌控的怎样了,也是有意在毛日天面前显示一下本事,车子抬着前轮先前飞驰二十米,然后前轮落地,正常行驶,柳小婵问:“怎么样?我的车技还行吧?”没人回答,回头看看身后空的,再往远看,毛日天在摩托车起点那里地上坐着呢。

柳小婵猛踩刹车,摩托急速行驶中,轮子突然制动,后轮急速甩到了前边,这一招叫做“神龙摆尾”。

柳小婵骑回来,毛日天抱着双膝坐在地上看着她,说:“你嘚瑟够了没有?”

柳小婵嘻嘻一笑:“够了,上车吧!”

毛日天爬起来,坐在她身后,这一次不敢再大意,双手环抱柳小婵的纤腰,说:“走吧。”

柳小婵一溜尘烟,往前开去。

路过万山市,柳小婵回头问:“老大,还去市里转一圈么?”

毛日天说:“不去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和姚七他们交往了,二赖子和月姐还可以,但是姚七这个人气焰太盛,我看不惯!”

正说着,一辆汽车从市区里飞驰而出,而后边跟着一辆汽车,两车相距不远,后车紧紧咬着前车,时不时还发出一两声枪响。

毛日天惊疑道:“什么情况?这两辆车好像都是七哥他们的。”

这时候只听又一声枪响,前车的轮胎被打爆了,车子偏离了轨道,直接飞过壕沟,钻进了庄稼地。

后车紧急刹车,车轮与公路摩擦,发出了胶皮的糊味。

车门一开,下来三个人,各个手里拿着枪,一个独腿大汉拎着一只九五步枪下来,对着那辆已经翻了的车就是两枪,吼道:“死了没有?没事就给我滚出来!”

车里的人急忙大叫:“不要开枪,我出来了。”一个满脸是血的汉子从车里艰难地爬出来,高举双手,叫到:“别开枪,我投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