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章 厨房艳事/乡村小邪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防范是应该的,现在我们人手多了,像小萌说的那样,分成几班,轮流在四面墙上值班放哨,刘铁男一类的土流氓倒是不可怕,最主要的是别让杨明有机可乘。”

狗剩子还是不相信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越过墙头,过了迷宫到别墅厨房里边去,坚持说是有内鬼,因为以他的智商,走了十几遍了,还是记不住迷宫的道路,根本就不相信世上有智商那么高的人,能黑灯瞎火就过了防线。

不管他信不信,毛日天还是安排了人手轮班守住院墙,他不怕别人,要是杨明乘虚而入,直接进厨房,那可是一件恐怖的事儿,随便在食物里下点毒,这院子的人就都疯了!

呆小萌说:“我今晚就不睡了,非要在厨房里边守着,看看是谁来偷吃。”

毛日天说:“你守着有什么用,要是杨明来了你也打不过,猩仔来了你也抓不住,睡觉去吧,让小婵守前半夜,我守后半夜。”

“柳小婵早就睡觉去了,你不用瞧不起我,我一定把这个案子破了,免的有些人说我危言耸听!”说着呆小萌瞪了狗剩子一眼。

毛日天笑道:“好,那你守着前半夜,后半夜我来替你。”

安排好了,毛日天就回到楼上去睡觉了,一觉睡到午夜,起来下楼去厨房替换呆小萌,这厨房可是军事重地,要是被人入侵了就坏了,所以不能不重视。

毛日天提着吞龙斩,在客厅穿过,从一个个搭着地铺的村民身上迈过去,看着他们一个个睡的香甜,不由心中欣慰,这么大的灾难,至少自己保护了一部分乡亲没有受到侵害。

到达厨房,轻轻推门进去,只见里边摆了一张椅子,呆小萌反坐在椅子上,头趴在椅子背上,睡的一条口水流下来,被月光照的晶莹发亮。

毛日天欣赏一会儿呆小萌的睡姿,不由笑道:“笨丫头,指着你守夜,这要是来了坏人把你偷走都不知道!”

呆小萌忽然惊觉,一跃而起,手里碧龙刺一摆:“什么人?”

还没看清来人,碧龙刺已经被毛日天抢过去了。毛日天有意逗她,急速绕到她身后,把碧龙刺逼住她的脖子,勒着嗓子说:“别动。”

呆小萌大吃一惊,后悔自己大意睡觉,赶紧说:“你别乱来,我们这屋里几十个人,吵醒了每人一脚就把你踢扁了!”

毛日天忍住笑,怕她听出声音,也不说话,只是紧紧抱着她,把她温软的小身子搂在怀里,感觉很是舒服。

呆小萌继续说道:“你是谁?快放开我,你要是吃什么东西随便你吃,不在厨房拉屎就行!”

毛日天不说话,把脸贴在她头上,闻着她的发香。

呆小萌更加吃惊了,赶紧挣扎,说:“你别非礼我,我会叫的!”

毛日天双臂一紧,呆小萌根本就动不了了,又挣了几下,呆小萌忽然叫道:“毛日天,赶紧松手,你弄疼我了!”

毛日天惊奇不已,赶紧松手,问道:“你后脑勺有眼睛么?怎么知道是我?”

呆小萌回头一脚踢过来:“我不用眼睛还有鼻子呢,我闻到你的味了!”

毛日天赶紧抬起手臂闻了一闻:“我有味儿么?睡觉前我洗了澡了。”

“怎么洗也洗不掉你的骚味,我就是能闻到!”呆小萌一把夺回碧龙刺,冲着毛日天一比划,毛日天吓得一跳,躲了过去。

毛日天说:“你说谁有骚味,你这小狐狸精才有骚味。”

呆小萌气得又拿着碧龙刺扎了几下,但是毛日天身手敏捷,根本碰不到他。

毛日天赶紧讨饶:“算了算了,别拿这玩意比划人,扎到不是闹着玩的,我可没有天蚕背心。”

“那你还敢不敢戏耍我了?”

“我这不就是开个玩笑么,别人要我抱我都不抱呢。”毛日天笑嘻嘻说。

“那你说你自己是不是很骚?”

毛日天说:“小姑娘家家,不要老把骚字挂在嘴上,我不再说你骚还不行么?”

呆小萌又是两下没扎到毛日天,说:“那你说你自己是个骚神,要不然没完!”

这时候门口伸进一个脑袋,伸手开了灯,问道:“小毛,厨房有吃的么,我饿了。”

毛日天回头一看,是玉兰婶子。

呆小萌趁着毛日天回头和玉兰说话,狠狠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毛日天却根本没当回事儿,说:“别闹了,给玉兰婶子找点吃的。”

“你自己找,我又不是你的佣人!我睡觉去了。”呆小萌说着,就出了厨房,回楼上睡觉去了。

毛日天对玉兰说:“婶子你进来吧,我帮你弄点吃的。”

玉兰小心翼翼进来,关上门,来到毛日天跟前,眼神中带了几分怜爱的神情,看着毛日天:“小毛,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走了,这几天我可想你了。”

坏了,这玉兰婶子被王艺潇打了几拳,不管自己叫老公了,还以为她好利索了,可是她依旧混混沌沌的,这功夫这神情咋好像是喜欢上自己了一样?

毛日天连忙躲开玉兰炙热的眼神,说:“我给你弄点吃的。”回头在厨房里边翻动。

弄回来的吃的基本都摆在厨房一角了,找了一些火腿和方便面,毛日天说:“我给你煮点面,吃点热乎的,好不好?”

“好,”玉兰点头,含情脉脉看着毛日天,“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毛日天被她的眼神电的打了个冷战,赶紧回身打开煤气灶子煮面,忽然一对白如莲藕的手臂从背后伸过来,抱住了毛日天的腰,玉兰把脸贴在毛日天的后背上,说:“小毛,你要是我的老公该有多好!”

毛日天吓得整条火腿都掉进锅里了,咋个意思?这玉兰婶子的神经一错乱,和以前真是判若两人,咋这么大胆直接了呢?

毛日天忙说:“婶子,你放开我,烫到我了。”

玉兰赶紧松开手,拉着毛日天转过来,问道:“烫到哪里了?快,让我看看。”说着,抓住毛日天手上下翻看。

毛日天无可奈何地说:“婶子,你不要……”

玉兰伸手捂住了毛日天的嘴,说:“嘘,不要叫我婶子,叫我玉兰就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