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火灾/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富贵虽然搅了场子,但也促进大伯母一家子和刘丽丽一家子的商议。

双方达成共识,暂时不结婚,让杨云栋和刘丽丽先交往一段时间。

毕竟,曹富贵这个威胁已经解除了,刘丽丽和杨云栋自然也就不紧张害怕了。

送走了刘丽丽一家人,杨家所有人都高兴的不得了。

虽然这婚没有立刻结成,但却促进了两家人的关系。

更加重要的是杨云帆跟那什么疤哥攀上交情了,这世道有很多事情不是警察能帮忙解决了。

认识这样的人,无异于多了一道保险。

“哎呀,今年咱们杨家真是喜事不断啊。”爷爷杨立国坐在沙发上,满面笑容。

“先是小帆子中奖,永健回家,然后是小帆子帮我把债务要回来了。接着是小栋子确认了和刘丽丽之间的关系,最后又是小帆子认识了社会上的大佬,今年,我们杨家注定红红火火啊!”

“看把你能的!”奶奶故意白了爷爷一眼。

“呵呵,咱孙子有本事,那也是咱的本事啊。”爷爷笑哈哈道,“小帆子,小栋子,咱们来杀几盘棋,如何?”

“来就来,怕你啊。”杨云帆和杨云栋迎战。

母亲,大伯母和奶奶三个女人收拾厨房去了,大伯父和父亲两个男人在客厅聊天。

杨云帆和杨云栋的棋艺都比不上爷爷,于是两人联合起来对付爷爷。

但依然还是输,不过也输的其乐融融。下棋嘛,就下一个气氛,能让爷爷高兴就行。

“小帆子,爷爷我突然想到了一问题啊。”棋下中途,笑容满面的爷爷突然顿住了。

“什么问题,难道是我们这一步又走错了?”杨云帆狐疑问。

“不是,我是突然在想你帮我要债的事儿。”爷爷摇着头。

“25万,连本带利给你要回来了,一分不少,哪里不对了?”杨云帆问。

“我找那谭国九要了很多次债,也接触了不少同样借钱给谭国九的可怜人,我听他们说,债务公司帮忙要债,那都是要抽成的。你那几个朋友帮忙要债,难道没抽成吗?”爷爷质疑。

“哦,你说这个啊……”杨云帆一阵愣神,他还真没有想到这茬。

“我帮了他们几人一个非常大的忙,所以他们是免费无偿的。”杨云帆随口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要不你让你那几个朋友帮其他那些借钱给谭国九的人把钱要回来吧,如何?”爷爷说。

“这个嘛……”杨云帆很犹豫,他已经把谭国九得罪狠了,要是再去,恐怕……

“也不是让你的几个朋友白帮忙,也让他们抽成,只是能不能便宜些。”

爷爷道,“现在那些债务公司帮忙要债,抽成都抽的太狠了,所以那些把钱借给谭国九的人不甘心……”

“这个嘛,我跟我那几个朋友说说看吧,好吧。”

杨云帆并没有一口回绝,因为这又是一个不错的赚钱法子啊。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只要有借条,去要钱就合情合理,占着理。

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就没有要不回来的债,就看方法到不到位。

依靠圣眼戳中老赖的软肋弱点,老赖们不还都不行,想赖都赖不掉。

若是那谭国九想要挟私报复的话,自己不是刚刚认识了董振天吗?

有董振天帮忙,那谭国九难道还敢炸翅?!

“嗯,那行,你现在给你那几个朋友打电话问问吧。”爷爷催促道。

“爷爷,现在的债务公司要债,一般抽成多少?”杨云帆问,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帮人要债的朋友,随口瞎掰的。

“四五成。”爷爷说。

“四五成,这么多啊?”杨云帆一惊。

尼玛,这还真来钱啊。

比如一笔一百万元的款子,帮人要回来了,就能拿到四五十万元,真特么是暴利啊。

难怪,现在有那么多的帮忙讨要债务的公司。

“一般只有要不回来是死债烂债,才会拜托债务公司去帮忙要啊,不然的话,抽成一半,谁不心疼啊?”爷爷无奈道。

“那你估计,其他那些被谭国九欠钱不还的人,能接受几成的抽成?”杨云帆询问。

圣眼看出来谭国九连本带利欠人一百七十余万元,现在除去杨云帆帮爷爷要回来的二十五万元,那么谭国九还欠人一百五十万元左右。

若是自己去帮忙要回来了,从中抽两成,那也是三十万元进账了。

“不瞒你说,我曾经去过债务公司,我的底线是抽两成半。至于其他人,每个人底线都不一样。不过我平均一下的话,应该也跟我差不多了。”爷爷说。

一百五十万元抽两成半,那是三十七万五千元了。

杨云帆心中默念了一下,觉得这茬还行。

“行吧,爷爷,你明天就跟那些借钱给谭国九的人联系一下,我明天也跟我那几个朋友再说说……”杨云帆的话没有说完,爷爷的手机响起来了。

“这老王头打电话过来干嘛呢……”爷爷嘀咕着,拿出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爷爷手机的通话声音调的不小,里面传出了一个焦急的声音:“杨老头,不好了,你家起火了,你抓紧时间回来啊。”

“老王头,这大过年的,你没跟我开玩笑吧?”爷爷不太相信,以前这老王头就跟他开过这样的玩笑。

“你不相信就自己听。”老王头没有说话了,手机里面的火警警笛声音由远而近,还夹杂着不少人的惊呼声音。

爷爷一听,哪里还按捺得住,电话一挂:“永健,永新,我家里起火了。”

“什么,起火了?”杨云帆的父亲杨永健和大伯杨永新一听,纷纷一惊。

厨房里面,奶奶等三个女人也是走了出来。

”永健,永新,你们先走,记住了,千万要把我那台笔记本电脑给我抢出来,那里面还存着我新书的稿子呢。”

爷爷先让两个儿子出发,然后杨云帆等人跟着他跟随后面。

打了车来到爷爷家,火已经扑灭了,老房子已经烧成了一个框架,家具什么的,全部都毁了,火势连院子里面这棵木棉树都烧死了。

“哎哟,我的树啊,我的树啊……”

奶奶的情绪瞬间就崩溃了,抱着被烧的黑漆漆的树杆,哭断肝肠。

“妈,这不就是一棵树嘛,没了再种……”

大伯母话没有说完,杨云帆的母亲梁淑华打断了:“大嫂,你别乱说!”

“怎么,这还不让说吗?”

大伯母非常奇怪,住了一辈子的房子被烧了,奶奶不心疼,她居然心疼她的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