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木棉树的秘密/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之不要说就是。”

母亲梁淑华神色严肃,大伯母只好闭嘴了。

杨云帆见着奶奶这神色,她能够体谅出奶奶心中的悲痛。

听爷爷说,他当年亲眼看见奶奶种下了这棵木棉树。

这棵木棉树种下之后,奶奶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这棵木棉树。

奶奶给树施肥,给树捉虫,慢慢的,树越长越高,越长越壮。

经过了长达十余年的追求,爷爷也终于拿下了奶奶,两人结婚了,并在这棵树旁边修了房子。

每当木棉花开的时候,奶奶就会搭个小凳子坐在树下,望着那灿烂的木棉花,表情幸福的像个刚披上婚纱的新娘子。

爷爷每每对此都非常不理解,他总说,你个疯女人,你对一棵树笑什么啊,你干脆跟树过一辈子得了。

但奶奶依然如故,爷爷也就懒的管了。

既然老太婆爱上她的树,那就由她折腾去吧。

而现在,奶奶爱的树烧死了,她就好像失去了心爱的知己,如何不心疼啊。

爷爷没有顾得上去安慰奶奶,他捶胸顿足,冲着废墟痛哭流涕:“我存了半年的稿子啊,就这么没有了,我的稿子啊……”

大伯父和父亲两人一言不发,他们也想要抢回电脑,但来的时候,房子已经烧成框架了,什么就抢不出来。

“起火的原因查出来了吗?”杨云帆问一个警察。

“是有人故意纵火。”警察回答说。

“什么,有人故意纵火?”杨云帆一愣,“抓到人了吗?”

“老王头,你过来一下。”经常把老王头叫了过来。

“我亲眼看见有个人从墙头翻了出来,我正纳闷是不是小偷的时候,屋里就起大火了。我没能追上那人,他跑的实在太快了。”老王头说。

“一定是谭国九找人干的?”

杨云帆的脑海,立刻就浮现出了这个猜测。

白天的时候,自己掐着他的弱点问他要钱,然后他就找人趁着爷爷奶奶不在家纵火报复。

只要马上用圣眼看一下谭国九,就能够确定。

杨云帆正要使用圣眼资格,奶奶却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奶奶可是有心脏病,杨云帆哪里还顾得上用圣眼看谭国九,他连忙就对着奶奶使用了今日剩下来的最后一次圣眼资格:圣眼开启。

“方庆丽,女,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左耳听力功能丧失一半,右眼轻微白内障,十年心脏病龄……”

“……方庆丽目前因为失望过度而昏迷……”

……

杨云帆通过圣眼看出来奶奶不是心脏病犯了,而是因为失望过度而昏迷,这让杨云帆看不懂了。

奶奶爱上了树,她不应该是悲伤过度而昏迷吗,怎么是失望过度?

莫非,这棵树还给她留了什么希望?

杨云帆继续往下看着信息,整个人顿住了。

杨云帆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奶奶会爱上这棵树,为什么爷爷那么不理解,奶奶依然如故。

为什么树烧死了,奶奶的希望就被烧没了,她才会昏死过去。

原来,这不仅仅是一棵树啊。

原来奶奶从小有个青梅竹马,对方叫白石山。

两人从小感情就非常的好,最后成了亲。

可就在成亲的那天晚上,吃了败仗急需补充兵员的蒋军士兵进村抓壮丁,把白石山抓走了。

奶奶哭喊着追了上去,白石山远远的冲奶奶喊:别担心,等着我,你亲手种一棵木棉。木棉花开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于是,奶奶就种了这棵木棉,她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着这棵木棉树。

木棉树长大了,开花了,红艳艳的,非常漂亮,像一朵朵燃烧的火焰。

奶奶搭着凳子在树下看花,其实她看的不是花,而是看的希望啊。

她无时不刻的盼望着白石山回来,哪怕她已经和爷爷结婚了,但她就是想要等他回来。

奶奶种下来的木棉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几十年过去了,那朝思暮想的人却没有回来。

奶奶却固执的一年年等待下去,她相信白石山不会骗她。

今年的木棉花开他没有回来,那么明年他就肯定会回来的。

然而现在,木棉花被烧死了,花再也不会开了,希望没有了。

承受不住打击,奶奶才昏死了过去。

杨云帆忍不住想要马上通过圣眼寻找白石山,了却奶奶的心愿,可今日的圣眼资格已经用完了。

“系统,圣眼资格能赊吗?”杨云帆在脑海里面问。

“不能!”

“我去,为什么不能,只要到了凌晨,我不就能签到翻牌了吗,到时候还就是了啊。”杨云帆说。

“不能。”系统依然冷冰冰回复。

罢了,只要奶奶暂时没事,那就好。

杨云帆只好压下念头,反正现在距离凌晨只有一个小时了。

奶奶被救护车运走了,母亲和大伯母去照顾了。

看着这情景,杨云帆突然又想到。

要是白石山战死了,奶奶知道了这个消息,受到的打击肯定更大啊。

这么多年了,白石山都没有回来,估计多半战死了。

如果他没有战死,那为什么不回来?

台岛和大陆早就往来了,他为什么不回来?

如果他已经变了心,就算找回来了,又有什么用,不是更加刺激奶奶吗?

杨云帆想要利用圣眼寻找白石山的念头慢慢就不那么强烈了,不能把白石山的死讯告诉她,又不能让奶奶知道他变心了。

而且,要是真把白石山找回来了,爷爷多半接受不了。

所以,杨云帆最好还是不要动用圣眼。

可木棉树已经烧毁了,奶奶的希望不复存在了啊。

就算奶奶出院了,她又该何去何从,整天望着树桩发呆?

或者,重新移植一棵新的成年木棉树来,让奶奶的希望重新建立起来?

罢了,一切还是等奶奶醒来了,情况稳定了再说吧。

大伯父和父亲杨永健在废墟里面翻找了,基本上没能找着有用的东西。

爷爷那台电脑,已经烧成了一团。

“爸,稿子没有了,你可以再写。妈都已经不反对你了啊。”大伯父安慰说。

“爸,你重新写一次,说不定能比之前写的更好呢,对不?”父亲杨永健如此安慰。

“一定要把纵火的混蛋抓起来,我要把他碎尸万段!”爷爷杨立国依然怒不可竭。

【作者题外话】:书荒的看客们,可以去看浪涛的另外本都市书《山村小神医》,不是开挂的种田文,和其他种田文不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