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强拆/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爷爷不知道奶奶爱上这棵木棉树的真正原因,但在爷爷的眼里,这棵树就是奶奶的命根子。

爷爷说的没错,损失的钱可以让谭国九补回来,但爷爷对老房子的感情,奶奶的希望,这些东西却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小帆子,你让你那几个朋友要钱的时候,一定要多给谭国九这个混蛋一点教训,让他为他的行为终身后悔!”爷爷补充说。

“这个自然。”杨云帆点着头,“放心吧,这些活儿,我那几个朋友轻车熟路。”

“嗯,那就好……”爷爷点着头,随即就苦恼起来:“树没了,你奶奶可怎么办啊……”

“要不咱们重新补一棵?”杨云帆说。

“那能一样吗?”

“咱们也不可能把那棵烧死的树复活啊。”

“罢了,罢了,这个还是等你奶奶醒了之后再说吧,先办正事。”爷爷联系其他欠债人去了。

杨云帆到医院看了奶奶的情况,心跳血压都还稳定,就是人还没有醒来。

给家人的体检之中,剩下父亲一个了。

杨云帆把目光对准父亲,心中默念:“圣眼开启!”

“杨永健,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在XX工地做水泥工三年,老板没有拖欠工资,但经常被工头欺负,挨脚踢,挨耳光……”

“……杨永波因为帮杨永健出气,遭到工头挟私报复,腿被打断了一根,现正躺在医院,杨永海在照顾,三人均隐瞒没敢告诉家人……”

“……心愿之一,渴望能攒够钱,给儿子杨云帆买结婚房,希望儿子杨云帆早日成家抱上孙子。心愿之二,渴望能带着糟糠之妻梁淑华住在海边,每天看潮起潮落……”

……

通过圣眼,杨云帆气着了,二伯杨永波居然因为帮自己的父亲出气,遭到工头报复被打断了腿。

难怪杨云栋和刘丽丽的事儿,二伯和三伯杨永海都没有回来,原来是这么一个原因。

深呼吸两次,杨云帆压下心中的愤怒。

等眼前处理好了谭国九和奶奶的事情,再弄那工头不迟。

都说父爱如山,父亲渴望能攒足够的钱给儿子娶媳妇,然后才是带着糟糠之妻想要去海边。

杨云帆心中压下悸动,今年,一定要给父亲买一栋海景别墅。

让他和母亲能每日看潮起潮落,再也不用为生活劳累奔波,再也不用受欺负。

圣眼看出来,父亲的身体很健壮,杨云帆放心的退了出来。

然后杨云帆再次在心中默念:“圣眼开启,目标谭国九!”

眼前的虚拟光幕上,弹出了谭国九目前的讯息:

“谭国九,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依靠借来一百二十余万资金为本钱放高利贷,短短数年之内迅速积累财富达三百余万。然后转而炒房,遇着房市大涨,身家暴涨十数倍,资产达到四千余万元,连本带息欠人一百七十余万元债务,被逼迫还了二十五万元,其余一分未还……”

“……目前谭国九正在差人强拆某地皮上的钉子户房,双方正在激烈冲突之中……”

“……明日下午两点钟,谭国九将会和任老板,徐老板再次商谈引资事宜,地点在XX俱乐部XX雅间……”

……

通过圣眼,杨云帆知道了,谭国九今日必须搞定钉子户,明日的引资事宜才能谈得下去。

杨云帆眼前对谭国九已经不仅仅是要钱那么简单,还得让这混蛋身败名裂,抱憾终身。

杨云帆打了出租车,来到了谭国九看中的这块地皮。

地皮倒是不大,但位置不错,很有开发价值。

谭国九并没有亲自露面,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开着挖掘机强行推房,和钉子户打了起来。

好几个钉子户被打伤了,房子都被推平了,警察到达之前,这些闲散人员逃了个干干净净。

“这遭天杀的世道啊,还让不让人活了!”一个满头是血的老头跪在地上哭天抢地。

“大爷,虽然你们的房子被推平了,但我有个办法可以让谭国九无法把你们从这片土地强行赶走。”杨云帆走到这老头面前,直接开门见山。

“你是谁?”老头一顿。

“这样跟你说吧,谭国九刚刚雇人烧了我爷爷的房子。”杨云帆回答道。

“什么办法,你快说!”老头闻言,立刻就把杨云帆当成了自己人。

“是这样的,我得到消息,谭国九之所以今天要强行拆你们的房子,是因为他已经答应了两个外商老板。今日拆了你们的房子,明日他就会和那两个外商老板商谈开发土地的事宜。只要你们到时候去搅黄了谭国九的局,最好让那两个外商老板再受点惊吓,他们不再敢支持谭国九的话,那么谭国九开发你们这土地的事儿就算黄了。”杨云帆说道。

“你确定吗?”老头将信将疑。

“我跟你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帮你,这是因为谭国九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杨云帆一本正经。

“过来,你们都过来。”老头连忙招手,把那些没有受伤的钉子户都叫了过来。

“这孩子说他能帮咱们保住家园。”老头的话音一落,一干人就诉苦起来。

“孩子,这谭国九真不是人啊,我们的房子,他只肯给十万元拆迁费。你说这十万元能干嘛啊,不说一线城市,就咱们这县城,顶多也只能买一个卧室。”

“这混蛋,明明只肯给我们十万元,他却对外造谣说我们坐地起价,要他上百万元的拆迁费。我们去上访说不要钱,让他补套房子就行,他又不露面了。”

“孩子,你究竟怎么帮我们保住家园?”

……

一干老弱妇孺哭诉着,他们现在就是漩涡里面的溺水者,杨云帆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大家都不要着急,这样吧,你们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等我电话,好吧?”杨云帆安慰了他们数句,然后道。

“我叫黄大厦,咱们把电话号码呼唤一下吧。”那老头连忙跟杨云帆互换了号码。

“孩子,这一切就全靠你了啊。”黄大厦紧紧抓住杨云帆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