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奶奶危急/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帆子,你现在在哪里呢?”杨云帆跟黄大厦等人确认了一些细节之后,爷爷的电话打了过来。

“爷爷,你是有什么事情吗?”杨云帆寻思着,应该是爷爷和那些债务人谈好了。

“是这样的,我把谭国九的债务人都找齐了,他们想要见见你的那些朋友。”爷爷说。

“爷爷,是这样的,我的那些朋友过年业务繁忙,哪有时间浪费啊。”

杨云帆瞎掰道,“谭国九的那些债务人他们愿意让抽成多少,我可以跟我的几个朋友转达。”

“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他们愿意让抽两成半。”

“那行吧,我现在给我那几个朋友打电话。”杨云帆说完挂了电话。

杨云帆故意磨蹭了几分钟,然后把电话打了过去:“爷爷,我那几个朋友说看在我的面子上,两成半他们答应了。”

“好好好,那你现在过来拿借条吧。”

杨云帆打车来到了谭国九住的别墅,他的债务人,基本上天天都守在别墅这里。

但谭国九不是傻子,他就是躲着不回来。

十几个债务人见着杨云帆一出现,立刻就簇拥了过来。

“孩子,你的那几个朋友真帮你爷爷把二十五万从谭国九那里要回来了?”十几个债务人目光之中充斥着强烈的期待。

“各位,你们不相信我,总应该相信我爷爷吧。”

杨云帆指了指自己的爷爷,道:“他之前跟着你们一起向谭国九要债的。”

“能要回来就好啊,这姓谭的,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就是,当初借钱的时候口口声声说半年就还,这都多久了,这混蛋发家了,都还不还。”

“为了这钱啊,我老婆都跟我离婚了,气人啊。”

……

一干债务人个个骂声滔天。

“各位,都先把借条给我吧,我明天就让我那几个朋友帮你们把钱要回来。”

杨云帆说完扭头对爷爷道:“爷爷,你做一下记录,把每个人的欠条金额都写下来。

“我早就写下来了。”爷爷扬了扬手上的小本子。

“孩子,这可都拜托你了啊。”把借条给到杨云帆手上,债务人眼里满是希望之火。

“大家放心吧,保证不会食言的。”杨云帆收起了借条。

——————————

“什么,人送进了抢救室!”

爷爷和杨云帆跟这些债务人聊了一会,爷爷的手机响了起来,一接电话,他吼了起来。

“爷爷,什么情况?”杨云帆忙问。

“走走走,赶紧去医院,你奶奶的状况不妙,被送进抢救室了。”爷爷六神无主的说。

“什么?”杨云帆一听,连忙跟爷爷告别这些债务人,一块赶往医院。

“我走的时候,这人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赶到医院,看着抢救室门口不断进出的医务人员忙碌的身影,爷爷站不稳了。

“爸,爸,你别担心,妈一定不会有事的,要相信医生!”

“爸,爸,妈是个非常坚强的人,你一定要相信她!”

……

杨云帆的母亲父亲大伯父等人纷纷安慰道。

杨云帆把杨云栋叫到了一边:“云栋哥,具体是什么情况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奶奶本来都好好的,突然人就呼吸不顺畅,脸上没有血色了。”杨云栋苦恼说。

“圣眼开启!”

杨云帆立刻在心中默念,他必须马上弄清楚奶奶的状况。

“方庆丽,女,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左耳听力功能丧失一半,右眼轻微白内障,十年心脏病龄……”

“……目前因为希望丧失,生无可恋,不想活了……”

……

通过圣眼,杨云帆看出来奶奶是因为木棉树被烧死了,她觉得希望没有了,于是就不想活了。

一般情况下,心脏病人出现这般危急情况,能不能救得过来,跟求生的念头是分不开的。

如果奶奶本意不想活了,多半是救不活的。

这时候,杨云帆没有心思去谴责奶奶,她还有爷爷,还有儿子孙子一大帮人,她怎么就舍得离开。

杨云帆知道,奶奶是因为苦苦等了白石山一辈子,最后希望没了,她陷入了魔症。

说的好听点,就是想不开了。

说的不好听点,就是陷入了心魔。

想要让奶奶活过来,那么就必须马上找到白石山这个人。

这时候,杨云帆也顾不上白石山找回来,爷爷能不能挺得住,立刻在心中默念:“圣眼开启,目标白石山!”

“白石山,男,出生于X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民国XX年X月X日,与方庆丽喜结良缘,房未圆,被蒋军X师X团警卫排抓壮丁,被迫与方庆丽分别……”

“……XX年X月X日,白石山在台儿庄战场杀敌七人,被破格提拔为X师X团警卫排排长……”

“……XX年X月X日,白石山为了掩护X师长撤退,带领一个排的兵力阻扰一个小队精锐日军,全排覆灭,白石山重伤昏迷后被救……”

“……XX年X月X日,白石山因为屡建功勋,被提拔为X师X团长,随后日军投降,内战爆发。”

“……XX年X月X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突破长江防线,白石山随着蒋军退守台岛……”

“……XX年X月X日,大陆和台岛开始往来,白石山第一次前往大陆寻觅方庆丽。但因为在战争之中损伤了脑子,他无法想起具体地址,只能模糊寻找,终究未果。”

“……XX年X月X日,白石山第二次前往大陆寻觅方庆丽,未果。”

“……XX年X月X日,白石山第三次前往大陆寻觅方庆丽,未果。”

“……XX年X月X日,白石山第四次前往大陆寻觅方庆丽,未果。”

“……XX年X月X日,白石山第五次前往大陆寻觅方庆丽,同样未果。

“……XX年X月X日,白石山梦中清醒,想起来当年被抓壮丁时候的细节情景,于是第六次前往大陆。但中途遭遇车祸,脑子再次受到震荡,记忆全部丧失,目前在大陆X地休养……”

“……十天前,白石山被查出肝癌晚期,生命剩下不到一个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