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忘记了所有/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爷爷,虽然白石山一直没有回来,但奶奶却始终坚信他还活着。于是,她一次次在木棉花花之际满怀期待。而现在木棉树被烧死了,奶奶的希望没有了,期待消失了,于是她的信念就没有了,就不想活了。如果不把白石山找回来,她……”

爷爷固执打断了杨云帆,“你不要说了,我不同意。”

“爷爷,你和奶奶都老了,奶奶现在危在旦夕,难道你就忍心让她带着遗憾离开吗?”杨云帆苦口婆心。

“那白石山就是个没良心的混蛋,若是让他回来,必须让你奶奶更加受刺激!”爷爷吆喝着。

“你凭什么这么说?”杨云帆问。

“这不明摆着的吗,他没有战死,那么他为什么到了现在,都不回来找你奶奶,这不明摆着他已经变了心,娶了别人了吗?搞不好,他白石山现在已经儿孙满堂……”

“不,白石山终身未娶。”杨云帆打断了。

“终身未娶?”爷爷又是一顿。

“这些年来,白石山一共来找了奶奶六次,但因为在战争之中伤到了脑子,他想不起来当初离开的那个村子了,所以一直没有找着奶奶。最后一次,他想起来了,匆忙之中来寻,却途中遭遇了车祸,脑子再次被伤了,这一次,他把所有记忆都忘记了。所以,就算把他领到奶奶面前,他都认不出奶奶了。”

“你确定没有跟我开玩笑吗?”爷爷沉默了半天才问。

“你要是不相信,等到了地方,你自己看看他的状况就知道了。”杨云帆说。

“我要是发现你是在骗我,我饶不了你。”

爷爷把头别了过去,知道了这么多东西,他需要时间来承受。

车子飞快的朝着X地奔驰,杨云帆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背影,心情也是感慨不已。

都说相濡以沫,白头偕老是最大的幸福。

可奶奶和爷爷过了一辈子了,她幸福吗?

白石山为了信守承诺而终身未娶,是奶奶对不起他,还是爷爷对不起他?

不管怎样,杨云帆都觉得,爷爷和奶奶都欠白石山一个交代。

白石山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哪怕他已经忘记了所有,但这并不代表着不欠他。

X地医院距离一百公里,一个半小时后,车子停在了白石山所在的医院。

“师傅,你先付你一半的钱,你在这里等着,等会我们还要返回。”杨云帆付款说。

“没问题。”司机满口答应。

“爷爷,下车,走吧。”爷爷看着医院大门口,他明显迟疑了。

“小帆子,你确定白石山就在这里面吗?”

爷爷满脸紧张,这一路上的沉默,他已经接受了事实。

这是他欠白石山的,当初是他强迫了白石山的妻子做了自己的妻子。

自己把白石山的妻子占有了一辈子,不能连最后的丁点时光都不给他。

他的生命剩余不多了,哪怕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爷爷也义不容辞。

“爷爷,你不用紧张担心,白石山失去了记忆,他认不出你的。”杨云帆安慰说。

“认不出我不代表着我心里不愧疚啊。”爷爷很惭愧。

“起码奶奶跟了你,你没有欺负她,你很好的照顾了她,你可以问心无愧。”杨云帆道。

“可这毕竟是抢婚啊。”爷爷还是觉得惭愧。

“占有也好,抢婚也罢,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就不提了吧。”

杨云帆翻篇,“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白石山接回去,让他和奶奶……”

“行了,你别说了。”爷爷打断了杨云帆,“我心中虽然一万个不乐意,但我知道我该做什么。”

杨云帆和爷爷来到了白石山的病房,杨云帆要敲门,爷爷阻止了。

爷爷透过病房玻璃看进去,里面躺着一个肚子高高隆起的老头。

老头脸色蜡黄,头发剩了没几根,整个人看上去乐呵呵的,正在看动画片。

这就是白石山了,他的肚子之所以高高隆起,这是因为肝腹水的缘故。

肝脏无法正常工作了,于是流通肝脏的营养水分就泄漏了,流进了肚子。

肚子越来越鼓,腹腔的压力越来越大,对内脏的挤压也越来越大,所以这是白石山生命不多了的原因。

至于白石山为什么看动画片还笑呵呵的,那是因为他忘记了所有,智力返回像个孩子。

或许这样也好,忘记了所有,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忧愁,忘记了牵挂,最后的人生,能笑着度过。

“你待在外面,我进去。”爷爷对杨云帆道。

“嗯,好。”杨云帆点着头,然后爷爷就敲门进去了。

透过门上的玻璃,面对白石山那张茫然的脸,爷爷紧紧握着他的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后,爷爷跟护士说了几句,然后护士便是走了出来,把主治医生找了过来。

“病人现在的状况不好,最好还是留在医院。”医生跟杨云帆讲。

“肝癌是绝症,留在医院和外面,没什么区别。”

杨云帆开口了:“我们现在要去完成病人一个毕生没有完成的心愿,希望你尊重他。你看他忘记了所有,难道不可怜吗?”

医生没有再说什么,痛快帮杨云帆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要吃糖糖。”白石山被接到滴滴车里,他望着医院门口卖棉花糖的小摊子,嚷着要吃。

“我去买。”爷爷下车了。

“肚子好饱呀,明明什么都没有吃,却饱得很。”爷爷下车了,白石山摸着圆鼓鼓的肚子,眉头皱的不轻。

“白爷爷,我说个名字,你看你能不能想起什么来,好不好?”

杨云帆压下心中的心酸,现在的白石山,他像个贪嘴的孩子,除了吃,别的什么都忘记了。

“想起来有吃的吗?”白石山天真看着杨云帆。

“有,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杨云帆点头。

“好,那我要吃小龙虾,我要吃螃蟹,我要吃海鲜……”白石山嚷嚷起来。

“没问题,我全答应你。”杨云帆再次压下心中的惆怅,开始不断念叨奶奶的名字:“方庆丽,方庆丽,方庆丽……”

“你好奇怪哦,刚才那老头也是不断在我面前念叨这个名字。”白石山狐疑看着杨云帆。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杨云帆黯然。

“想不起来有龙虾吃吗,有海鲜吃吗?”白石山期盼说。

“有!”

杨云帆扭过头去,偷偷拭泪。

白石山是抗日英雄啊,是信守承偌的爷们啊,命运对他太不公平。

“好耶,好耶,有海鲜吃咯。”白石山拍着手,高兴的像个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