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曹正英的误会/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云帆来到广场,看着两家洗脚城,还是老规矩,心中默念:圣眼开启,目标曹正英!

眼前,曹正英的信息立刻浮现。

“曹正英,男,出生于1977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X年X月X日,曹正英为了保护未婚妻不被醉汉欺负,失手杀死了对方,被判自卫过度获刑五年零六个月……”

“X年X月X日,曹正英刑满释放,未婚妻以及女方所有家人都杳无音信失踪了,他接受不了打击,产生报复社会心里,破坏公众财物被抓,再次入狱……”

“X年X月X日,曹正英和三个重犯一同出狱,四人策划绑架富豪儿子,勒索巨额赎金,被警方抓住,判刑十年,坐牢这十年里,曹正英的父母双亲逐渐离世,他成为了孤儿……”

“X年X月X日,三十八岁的曹正英出狱,为了生计,他伙同几个出狱重犯准备再次作案,阴错阳差遇着了曹富贵正招揽打手,以曹正英为首的数名重犯跟随了曹富贵。由于曹正英等人敢打敢杀,很快帮曹富贵占据了一席之地,势力发展迅猛,助曹富贵成功拿下了广场两家洗脚城。曹富贵为了让曹正英等人死心塌地,于是把洗脚城15%的股份分于曹正英等人……”

“曹富贵消失之后,曹正英坐镇两家洗脚城,谁也不买账……”

……

通过圣眼,杨云帆看了曹正英的信息之后,眉头皱了起来,这事儿不好弄啊。

曹正英是个三进宫的重犯了,基本上没什么软肋。做事情敢打敢杀,是个刺儿头。

曹富贵能从疤哥手里抢了杨素素两家洗脚城的经营权,看来不仅仅是曹富贵给疤哥上贡了钱,多半还是因为曹正英这些得力的手下。

顿了顿,杨云帆也只能从曹正英的未婚妻席思华这里入手了。

曹正英之所以会变坏,是因为他的未婚妻负了他。

换个角度思考一下,一个男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失手杀死了欺负她的人,甘愿背上五六年的牢狱之灾,让人生涂上污点。

可这个男人出狱之后,他的未婚妻连同女方所有家人却消失了,这明摆着是变了心。

这样的情景,谁甘心?谁不愤怒?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

若是杨云帆找到了这个席思华,把她的地址告诉曹正英,搞不好这会酿出一场惨案啊。

毕竟,换了是谁,摊上这种事情,若是有机会找到女方,都会滋生强烈的报复心理。

像曹正英这样几进宫了的人,去灭席思华满门都不奇怪。

但换句话说,这事情明摆着就是女方做的不对。

男方为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她却隐藏了踪迹,什么责任都不用承担,这人品显然令人不齿。

罢了,还是先找到这个席思华再说吧,毕竟,这是曹正英唯一的软肋。

跟什么过不去,都不要跟钱过不去,这可是价值二三百万元的股权啊。

“圣眼开启,目标席思华!”

杨云帆的眼前,很快浮现出席思华的个人讯息。

“席思华,出生于1978年X月X日,XX籍贯,家庭住址XXX,身份证号码XXX……”

“X年X月X日,席思华与曹正英相遇,经过半年的交往,双方确定了关系……”

“X年X月X日,席思华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曹正英,但刚遇着曹正英,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喝醉酒的醉汉上前非礼她,曹正英愤怒一脚踢翻醉汉,醉汉倒地的地方正好有一块尖锐的石头,醉汉的脑袋撞在石头上,当场身亡……”

“曹正英入狱了,家里人逼迫席思华打掉胎儿并为她联系了新的男方,逼迫她去相亲,但席思华宁死不从,最后离家出走……”

“X年X月X日,席思华在XX医院诞下一名男婴,取名为曹想。席思华带着儿子去监狱探视曹正英途中,被家人守株待兔发现,被强迫带回了家。”

“X年X月X日,席思华带着三岁儿子再次离家,她没有再去监狱探视曹正英,怕被家人再次守株待兔。她带着儿子在她和曹正英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住了下来,她等着曹正英出狱来找她,一直等候到今天……”

……

通过圣眼,杨云帆看出来的讯息令他惊住了。

本来他还以为是席思华变了心,是她对不起曹正英,原来她并没有做错。

她为了守护爱情的结晶,决心离家出走,一个人在外面抚养孩子。

是曹正英出狱之后,没有发现席思华,连同席思华的家人也都一块失踪了,于是曹正英就误会了,以为女方变了心。

当然了,换做是谁,坐牢数年出来,遇着这么一个状况,能不误会吗?

至于席思华的家人为什么全部失踪,这茬杨云帆虽然好奇,但并不想浪费圣眼资格去搞清楚。

或许,是席思华的家人害怕曹正英出来找不到席思华,害怕曹正英报复他们,所以才全部迁走了吧。

这下好了,席思华并没有对不起曹正英,而且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若是曹正英知道席思华还等着他,还知道他有一个儿子的话,他一定会欣喜若狂,一定会痛改前非。

杨云帆相信,只要自己用这茬来跟曹正英商议,事情多半会圆满解决。

当然了,为了让曹正英相信,杨云帆还得去拍几张席思华的照片才是。

于是,杨云帆立刻在手机上订了往返席思华所在城市的机票。

席思华待的那地方挺远的,距离五百多公里,坐汽车太慢了。

杨云帆返回来的时间会有点晚,所以必须跟家里人讲一下。

“爷爷,你那被烧的房子的损失,我也从谭国九那里把钱给你要回来了,一共是四十万元。”杨云帆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房子被烧的损失也要回来了?”爷爷一愣。

“那是自然的,咱们的损失也必须让谭国九赔偿。”杨云帆一本正经说道。

“虽然咱们怀疑是谭国九雇人放火,但并没有证据,他谭国九真的赔钱了?”爷爷还是不大相信。

“在我那几个讨债朋友面前,那管什么证据不证据的。”

杨云帆随口瞎掰了一句,然后道:“这钱呢,我就从中拿出三十七万五千元给我那几个朋友了,剩下的两万五千元,算你一并借我的吧。”

谭国九打到爷爷账户里面的钱,分剩下来的三十七万五千元,自然就留给爷爷了。

“行,咱们爷孙俩,这点钱还计较什么。”

爷爷没意见,感慨道,“哎呀,小帆子啊,你可得好好帮忙感谢一下你的那几个要债朋友啊。你是不知道,刘老头他们拿着要回来的钱,个个哭的跟啥似的,真不容易啊。”

“这个必须的。”

杨云帆满口答应,然后道,“爷爷,我这里还有个事儿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就是我要好好招呼我这几个朋友,所以会回来很晚,你跟爸妈说一下啊。”杨云帆没有直接说出要去找席思华的事儿,瞎掰了个理由。

“行行行,没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