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白石山吐血/桃运圣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哟,你这运走的真厉害啊。”苏亚菲美目含笑。

“也许吧,这人走运了,挡都挡不住。”

“得了吧,你这故事编得也太假了些,我才不相信呢。”

苏亚菲表情严肃起来,“老实交代,你究竟哪来的底气买机票?”

“我真是意外帮警方抓了个通缉犯啊。”

杨云帆当然也知道这事情说出来,一般人不会相信。

“哼,你就编吧。”

见杨云帆这副态度,苏亚菲的小嘴撅了起来,甚是好看。

“你要是不相信,你去问我家对门那个女警,人是她亲手抓住的。”杨云帆不厌其烦的解释。

“你家对门的女警?”苏亚菲一愣。

“是啊,那女警可厉害了,用一小瓶乙醚神不知鬼不觉就降服了那凶徒,我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似的。”杨云帆点头。

“那女警结婚了吗,或者有男朋友了吗?”苏亚菲却问。

“你问这个干嘛?”杨云帆有点奇怪,她不是应该问抓人的细节吗?

“没干嘛,就是随便问问。”

“没有,都没有,人家刚从警校毕业不久,还单着呢。”杨云帆摇着头。

“杨云帆,你对你现在的工作满意吗?”苏亚菲突然话锋又转。

“苏亚菲,我说你这话题飙的也太快了点吧?”杨云帆有点搞不懂,都说女人心,海底针。

就算再复杂,也不可能扯的这么偏吧?

“你想那么多干嘛,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就是了呗。”苏亚菲作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当然不满意,工资低,天天加班累成狗,初八那天,我准备去辞职。”杨云帆一提起这茬就没好气。

很多公司都是过了元宵,最快也是初十才复工。

这公司初八就要复工,简直没人性。

“其实不瞒你说啊,我妈给我弄了一家公司,现在正缺人呢。你要是有兴趣,过来试试怎样?”苏亚菲突然说。

“你家公司做什么的?”

杨云帆更加觉得诧异,这才刚和苏亚菲聊了没多久,她居然就要把自己拉到她公司去,莫非,她想见的人,真是自己?

“物业。”

“物业我没做过啊,不会啊。”杨云帆摇着头。

“不会可以学啊,反正你去了,有人带你的。”

“那行吧,我先把手头的工作辞了,到时候过来看看再说吧。”杨云帆也没有一口回绝。

“对了,你那公司开在哪里的?”杨云帆问。

“南城。”

“南城?”杨云帆一愣,这不是钱大拿让自己去报到的那个城市吗?

“嗯,没错,现在南城正在建设新城区,市场前景很广阔,所以这物业正好进军。”

“行吧,到时候我来找你,以后可得多多关照啊。”杨云帆先答应下来。

接下来,杨云帆和苏亚菲聊了一些高中时候的事情,最后一起下机出了机场。

杨云帆终究还是没有对苏亚菲动用圣眼资格。

黄多燕开了车来接苏亚菲,顺便也把杨云帆给接上了。

“杨云帆,你怎么跟苏亚菲一块了?”黄多燕好奇问。

“多燕,你别乱说,我们就是在飞机上偶然遇着了而已。”苏亚菲忙解释。

“哦,是这样啊。”

黄多燕释然,“我就纳闷呢,你高高在上的苏亚菲,居然会和杨云帆在一起?”

“多燕,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样了?”苏亚菲却问。

“我还在考虑,主要是小宝他外公外婆不舍得外孙子,我想要让他们多待段时间……”黄多燕回答。

“不着急,等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了,再跟我说不迟。”苏亚菲不强求。

“哎,你们两人说的什么事情啊?”杨云帆好奇问。

“我们女生之间的话题,你男生就别插进来了。”苏亚菲说了杨云帆一句,杨云帆也就干脆闭目养神了。

女人之间的话题,咱一个大男人还真别搀和了。

什么化妆品啊,孩子啊,衣服啊,真扯进去,咱也不感兴趣啊。

杨云帆眯眼了一会,车子停了,黄多燕叫醒了杨云帆:“杨云帆,到你家楼下了。”

“哦哦哦,谢谢你送我回来啊。”杨云帆一边下车,一边感谢。

“路上小心。”杨云帆目送他们离开。

“小帆子,那送你回来的两闺女是谁啊?”

爷爷突然从杨云帆身后冒了出来,吓的杨云帆差点没摔了。

“爷爷,这么晚了,你怎么在楼下啊?”杨云帆狐疑。

“心情不好,睡不着,出来走走。”爷爷叹气。

“是奶奶那边的事儿吧?”杨云帆问。

“嗯,听你爸讲,白石山今天吐血了,医生说他活不到天亮了。”爷爷点着头。

“这么快啊?”杨云帆一惊,这也太快了点吧。

“医生说主要是肝腹水导致腹腔压力越来越大,一旦吐血,那就意味内脏器官的致命损害,现在人躺在医院已经昏迷不醒了。”爷爷解释道。

“可惜,白石山还是没能想起你奶奶来。”爷爷补充了一句。

“爷爷,我觉得吧,你心中再难受,你也应该和奶奶一块陪着白石山,送走他。”杨云帆心情沉重,白石山真是太可怜了。

“你替我去吧。”爷爷摆着手,仍然不肯。

“我爸妈呢,在家里,还是医院?”

“除了我外,所有人都在医院。”爷爷说。

“爷爷,你还是跟我一块去吧。”

杨云帆坚持道,“我知道你觉得自己对不起白石山,但你替他把奶奶照顾的很好,若是他有幸回光返照想起来,肯定不会怪你,还会感激你啊。”

“真的吗?”爷爷神色动摇了一分。

“是啊,如果不是你,那么这么多年来,奶奶肯定和他一样孤苦伶仃,不会享受到当母亲的快乐,不会感觉到抱孙子的幸福……”杨云帆诉说。

“你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爷爷犹豫了。

“走吧,一起去吧,爷爷,你一个人待在这里,若是白石山真走了,或许你会后悔的。”杨云帆拉着他说。

“我就待在病房外面,我不进去。”爷爷终于点头了。

“行。”

杨云帆和爷爷一块坐着出租车,前往医院。

虽然车内开了暖气,窗外万家灯火,但杨云帆还是觉得这个夜晚特别的黑,特别的冷,感受不到一点点的温暖。

白石山要走了,他要带着一辈子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送别他的人,全是他不是认识的人,包括他挚爱的女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